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国产 91 巨乳

第二十五章 被这娘们算计了

姜舒梅下了车,四人将她团团围住,越打量越觉得满意。

“妹子你不然就跟了咱吧,保准你以后吃香喝辣,还给你买金戒指。”

六子色眯眯地盯着姜舒梅,像猫捉老鼠似的逗弄着。

这么好看一张脸,过会哭起来肯定也很带劲。

姜舒梅却没哭,她的目光扫过几人,“不是要谈心吗?谁先来?”

这话倒是让人意想不到,半张脸青紫的男人看向六子,脸上带着讨好。

“六哥,您先吃肉,咱们跟着喝汤。”

剩下两人虽然有点不甘心,但也只能点头,显然六子是他们中说了算的那个。

“别着急,都有份,实在不行把人带回去玩嘛。”

六子狞笑着朝姜舒梅靠近,姜舒梅冷不丁地问。

“一个人哪够玩,不一起玩?”

这话倒是把四个人都怔住了,就连车上的人也听得瞠目结舌。

谁家姑娘能这么说话?

老汉偷偷从指缝里打量姜舒梅,分不清她是虚以委蛇还是放荡。

苏明咬紧牙关狠狠啐了口,唾沫上还沾着血。

“怪不得都骂她是破鞋。”

他真是白白为姜舒梅担心了,看来她就是传说中那样不要脸。

倒是六子经历的事多,盯着姜舒梅过分镇定的脸庞,三角眼眯成一条线。

“你别耍什么花枪,一起是不可能一起,免得咱哥几个还没提上裤子就被敲了闷棍。”

“今儿你是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只有这一条路,爽快点咱们都能享受,你要不老实也只能多吃点苦头了。”

说完一番话,六子指示拿猎枪的两个人,“把车上的看牢了,过会你们再来爽。”

那两人也只能强自按捺,“六哥放心。”

范安然咬紧牙关,因为太过用力导致口中一片铁锈味。

他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姜舒梅被欺辱,可黑洞洞的枪管对着一行人,他又能做什么呢?

看着姜舒梅光滑白皙的脸庞,六子舔了舔嘴角朝她狠狠扑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直很“认命”的姜舒梅突然抬脚,朝男人裆部狠狠踹去。

这一下姜舒梅用了全身力气,又准又狠。

六子只觉下面那玩意仿佛磕在锅沿的鸡蛋,立时粉身碎骨。

难以忍受的疼痛直冲天灵盖,他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

在极端疼痛下,男人张着嘴叫都叫不出声,只能嘶嘶吸气。

旁边的几个男人都看着这边,发现不对劲的第一时间开了枪。

姜舒梅早有预料,踢完人后就地一滚,顺着滚到骡子车下。

枪响声划破天际,扑棱棱惊起了路边树林的鸟,却没打中人。

姜舒梅的声音从车下传来,“范叔,夺枪,他们开不出第二枪。”

范安然一直在心里捉摸着那个等字,听到姜舒梅叫声后本能按照她的命令行事。

两个拿着枪的人匆匆忙忙地装子弹,还未来得及就被范安然一人一拳打翻在地。

子弹叮叮当当洒了一地,沾上了从两人脸上落下的血花。

范安然的力气是真的大,这一下含怒出手,直接把他们的鼻血都打了出来,恐怕鼻骨都得折了。

“苏明!你他妈愣着干什么?”

范安然的吼声让苏明如梦初醒,男人双眼血红从车上跳下来,死命踹向两个混混。

“让你们当畜生!让你们欺负人。”

他这才明白,姜舒梅根本不是为了保命苟且偷生,她只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

羞愧感让苏明无地自容,将所有怒气发泄到这两人身上。

剩下那个面部青紫的男人终于意识到他们四人都被那个娘们给耍了。

“臭婊子,栽到你手里了。”

男人怒吼一声,朝刚刚从车底下钻出来的姜舒梅扑去。

“小心,有刀!”

范明看的真切,混子手中的刀刃在阳光下晃过一片白,显然极为锋利。

这一下是朝着姜舒梅脸上捅去,要是落实了最轻也是毁容。

这人怕是恨极了她。

刹那间姜舒梅猛地抬腿,混子冷笑着以为姜舒梅又要故技重施。

他都有防备了还能被这娘们给踢实?

却见姜舒梅狠狠踢向了面前的骡子。

骡子吃痛,受惊之下后蹄扬起,差点把车给掀翻了。

混子的匕首不偏不倚扎到车板上。

“贱货!”青紫脸再用力,匕首却陷在木头缝隙里,拔也拔不出来。

范安然趁此机会绕到混子后面,胳膊肘猛地死命朝前撞去。

混子后颈受到重创,哼也不哼一声地倒在了地上。

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四个无比嚣张的混子都成了软脚虾,只有躺在地上嗷嗷直叫的份。

其中叫的最狠的竟是被姜舒梅给踹了子孙根的六子,他到现在都直不起身,一双眼睛含恨盯着姜舒梅。

姜舒梅从地上捡了块石头,蹲在地上和对方平视。

“不服气?”

六子咬牙,“臭婊子,算我小看了你。”

他妈的真是阴沟里翻船,前两天那个硬茬子没把他们废了,反倒让个娘们给算计了。

六子也看出来了,这几个人里也就那个被姜舒梅叫作范叔的有点用,却也没怎么练过。

要是一对一打,他们几个都未必会输。

可姜舒梅上来就废了他,拿枪的二狗和柱子心慌意乱只想着填子弹,就这点空隙被别人给抓住了。

姜舒梅颠了颠石头,朝着混子微微一笑。

刹那间六子莫名想着,这臭婊子他妈的真好看,不然老子也不至于栽了。

下一秒,脑袋传来剧痛,姜舒梅毫不犹豫地把石头拍了下去。

苏明在旁边眼睁睁看着,姜舒梅半点没留手,恨不得把对方脑袋给砸出个窟窿,让他的心都跟着颤了下。

汩汩鲜血顺着流下来,六子张嘴哀嚎,牙齿上沾满了红色,看着又恶心又吓人。

“不是要和我玩吗?好不好玩?”

姜舒梅收了笑容,面无表情地扔下变红的石头。

“大爷。”

被姜舒梅叫到的赶车人抖了抖,声音带了哭腔。

“姑娘对不住啊,刚才是我该死,我不该想着把你推出去挡灾。”

男人说着往自己脸上抽巴掌,生怕姜舒梅给他脑袋也一起开了瓢。

姜舒梅好气又好笑,“您别想多了,我是麻烦您去县城报警,我们几个在这守着等警察同志过来。”

赶车人这才停下了惶惶不安的手,“哎哎,我……我这就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