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国产 91 巨乳

第三十五章厂里人的维护

厂里的人对姜舒梅称得上忠心耿耿,提到那一对也没什么好脸色。

姜舒梅挑了挑眉,却觉得挺有意思。

“没事,我出去见见。”

她又不是原主,听到这两个名字自然无波无澜。

姜舒梅反倒觉得挺好奇,原主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值得她要死要活的?

还有那个姓葛的小丫头,以前不是村里的人,原主记忆中没多少她的记忆,只觉得她好像特别招人烦。

看着柔柔弱弱的,三言两语却能让她和张鹏吵起来。

以前的姜舒梅恨死这两个人了,现在的姜舒梅却挺想见见他们到底什么道行。

见姜舒梅没听劝,报信的人跺了跺脚,满心无奈。

厂长这是还没放下啊,这么贸贸然出去了还不得受欺负?

那个姓葛的外村女孩别看外表文静,能拆散张鹏和姜舒梅的感情,能是什么简单货色?

别到时候打起来了,那张鹏这个没良心的还不得帮着新欢啊。

眼见姜舒梅到了门口,这人也忍不住了。

“大家都先停一停,咱们厂长要受欺负了。”

众人一听都惊了,“还有人能欺负厂长?”

“那不得给个一板砖啊?”这事被村里人口口相传,几乎成了厂里一个梗了。

“没和你们开玩笑,张鹏那小子带着对象来找厂长耀武扬威了。”这人说话间浑然没觉着自己添油加醋。

她也是女人,代入想想自家那个死鬼丈夫哪天带着另一个女人来找她,非得气死不可。

一听到张鹏这两个字,厂里立刻变成一级战备状态,大家暂时放下手里的活,蹑手蹑脚也朝着门口走去。

姜舒梅还不知道厂子里的异动,她来到门口,见到了两个人。

这一碰面,姜舒梅失望极了。

虽然记忆中知道张鹏到底长什么样,但姜舒梅一直觉得能把原主迷成那样,对方肯定也有点特殊气质。

可站在厂外的那个男人实在有点普通,个子不矮,五官也端正,可也就这样了。

这也是姜舒梅的眼光被后世的明星给惯坏了,电视上什么样的类型没有?

每年选秀一茬接着一茬,恨不得把人类高质量帅哥从民间都给拔干净了,更别提短视频上在滤镜加持下又唱又跳的奶狗们。

其实在这个年代,五官端正的张鹏已经是余晴村拔尖的了。

这年头又爱干净又能把自己捯饬好的男人实在不多,大部分都奔波在地里田间,身上带着泥巴点子,怎么能和张鹏这种在学校上学的比?

因此张鹏不明白姜舒梅见到他后的意兴阑珊从何而来,让他莫名其妙地抹了把脸,确保脸上没沾上什么脏东西。

和姜舒梅相反,第一眼见到她的张鹏有点难受了。

他没想到离开村子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姜舒梅的变化竟然这么大。

以前的她自然也是很美的,那种漂亮却像死物一样,透着股腐朽的感觉。

一双眼睛大而不亮,让人想到鱼眼珠子,再美的容貌也要减去几分。

可现在的姜舒梅充满不可思议的活力,眼睛如清泉一般水汪汪的,随意在身上搭一眼都让人觉得舒坦,仿佛在温泉里泡过般。

仿佛有蚂蚁在心头啃噬,张鹏感觉很难受,即便他反复告诉自己,姜舒梅再厉害也不过是个村姑,可已然改变不了身体本能的不舒服。

葛映雪也看着姜舒梅,浑身汗毛都几乎要竖起来。

姜舒梅的确和以前大变样了,只是不知道她的变化到底是因为从姜家离开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再一瞥张鹏微微颤抖的手,葛映雪更觉得不爽。

但她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分毫,还是泛着笑,“小梅姐姐,咱们好久不见了,恭喜你当了厂长。”

听到厂长两个字,张鹏一下子想起来自己的目的。

刚才的悔恨心思立刻消除大半,他皱着眉道:“你为什么要这么作践自己?”

姜舒梅被他说的莫名其妙,“啥玩意?有病早点去卫生所,来我这可治不了。”

她出来纯粹是为了满足好奇心,现在见到人又觉得失望,自然没什么别的兴趣。

转身就准备离开。

张鹏一下子急了,声音抬高几分,“姜舒梅,我们好歹曾经也在一起过,我想告诫你一句,女人要懂得自尊自爱。”

这句话成功让姜舒梅回头,目光冷淡地在张鹏身上转了圈。

“你用什么立场来和我说教?张鹏,那我也回你一句,不但女人要自尊自爱,男人也是一样,可别朝三暮四这头定了亲,那边又和其他女人勾搭上了。”

葛映雪的眼圈一下子红了,“小梅姐姐,我就知道你还怪我。”

她的眼泪俨然是张鹏的死穴。

张鹏恼了,“你朝映雪凶什么?是我先喜欢她的,你要怪就怪我吧。”

姜舒梅哼笑了声,啧,原主输的不冤枉啊,看来茶这玩意是不分时代的。

就在姜舒梅要开口时,身后冲出来一群人。

“张鹏你还要脸不要?厂长说啥了你就在这大小声,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就是,葛映雪你哭什么哭,有人打你还是有人骂你了,吊丧着脸给谁看呢?”

“你们两个拉拉扯扯干什么玩意,小心我举报你们乱搞男女关系。”

乱搞男女关系在这个时代可是大事,弄不好要被说流氓罪的。

张鹏脸色煞白地后退两步,“你们别乱说,我这次回来就是和映雪订婚的,我们不算乱搞男女关系。”

有婶子看不过眼,“订婚就订婚呗,来找咱厂长干嘛,想让她给你这个前未婚夫随份子啊?咋这么大脸呢。”

葛映雪鼻头通红,哑着嗓子道:“你们别骂鹏哥,要骂就骂我吧,我们来只是想劝小梅姐姐别做错事。”

上了年纪的大娘冷笑道:“呸,搁这贼喊捉贼呢,做错事的是哪对狗男女,自己心里应该清楚,咱厂长清清白白的需要你来劝?你算什么东西。”

葛映雪有些招架不住,她的手段在年轻一代很是吃得开,可在这些上了年纪的婶子和大娘中就走不通了。

这些人说话荤素不忌,她说一句对方能顶十句过来。

也不知道这些人为啥一门心思就偏帮姜舒梅,不就是因为对方是齐月的干闺女,是靠着关系得来了厂长吗?

呸,一群趋炎附势的贱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