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国产 91 巨乳

第六十三章 落水,救命!

姜舒梅想了想,“张姨,您这院子的确是哪哪都不错,不过我们的钱有点不趁手,今天回去再看看能不能问别人借到,如果能借到再来厚着脸皮找您。”

张丹挑眉,“行啊,知道你们村里人的情况,那你再去问问吧,反正我这边你也看了,租金贵有贵的道理。”

姜舒梅笑着点了点头,三人从院子里撤出来。

李晓秀满脸不解地看向女儿。

这钱要是放在几个月前,对她们绝对是一笔巨款。

可现在李晓秀对自家的家底也有一定了解,每个月别说七八元,就算翻个倍也不在话下啊。

这院子够宽敞,距离学校也近,李晓秀是舍得花这个钱的。

倒是马兰花见多识广,猜出姜舒梅只是寻个借口。

她压低了声音,“这家女主人的确嘴巴厉害不饶人,不过别的倒也还好,主要是很难再找到这么合适的环境了。”

姜舒梅点点头,“我也是想着再看看,这边保个底,实在不行也就这家了。”

“行,你心里有数就好,那咱们再换个地方?”

姜舒梅看马兰花带着她们跑了一上午,脖子上都沁出了一圈汗,将衣服打得半湿,心里也有点不好意思。

“让马婶累了一上午了,咱们先去下馆子吃点东西吧,休息一阵等下午再看。”

马兰花摆了摆手,“你带你娘去就成,我中午还得回去给家里做饭呢,那咱们下午在我家巷子口碰头?”

姜舒梅又劝了几句,但马兰花还是摇头。

她做这一行也有自己的操守,既然拿了姜舒梅的粮票,就不好再去蹭人家的饭。

下馆子可不便宜呢。

当然主要也是因为姜舒梅是邱校长介绍的,这年头还没有生人坑一半熟人大满贯的说法,相互之间还是很注意口碑的。

马兰花匆匆离开,李晓秀这才开口劝女儿。

“我看刚才那家不错了,咱们早点定下来吧。”

今天这一趟跟着过来,她总算知道县城距离村里到底有多远,路上又鲜少能碰到人,李晓秀想想都觉得害怕。

恨不得今天就把房子订了搬过来,根本不敢让女儿再一个人来回奔波。

至于张丹那种眼高于顶的傲气,压根没在李晓秀的考虑范围里。

毕竟姜老太那么蛮横一个人,李晓秀都能忍耐相处,她的容忍度显然远超一般人。

“没事,多看看嘛,说不准还有更合适的。”姜舒梅拍了拍摩托车后座,“走,带您下馆子去。”

“别太贵,咱们还得留着钱租房呢。”

李晓秀的话姜舒梅就当没听着,毕竟赚钱不花那还赚钱干嘛。

她没和娘顶嘴,只打算用实际行动让她知道花钱的快乐。

摩托车载着李晓秀停在上次姜舒梅和江烨一起来的国营饭店门口。

内里霸道的香味一如既往勾人,李晓秀拒绝的话卡在嗓子里,咕嘟一声,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姜舒梅熟门熟路地进去,看着黑板上的菜单。

“红烧牛筋,栗子鸡,小炒黄牛肉,再来份鲫鱼汤。”

李晓秀在旁边连忙道:“够了够了,太多了……”

阻止的话还未说完,姜舒梅已手脚麻利地交了钱和粮票。

国营饭店都是先给钱和票,然后才把菜单递到后厨去,最大限度防止吃霸王餐。

毕竟这年头馋极了的人宁可挨一顿打也想吃点有油水的,得防着。

“娘您多吃点,这边可不给退钱。”

姜舒梅笑靥如花,李晓秀责怪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只能应了声。

屁股上有刺似的坐得不安稳,左看右看。

“这边卖的咋都这么贵呢,娘也能做,等回去做给你吃。”

李晓秀不认字,但她认识黑板菜单后面的数字啊,用红色粉笔写的价格简直让她不敢多看,实在心疼极了。

服务员小姑娘在旁边听着,忍不住撇嘴。

做饭人人都会做,可饭店大师傅的手艺不是人人能有的。

上次看那个女孩和那个长得特别好看的男人一起来,还以为两个都是城里人呢,没想到今天一看她娘,原来是乡下来的。

这年头城里和乡下的界限就是这么泾渭分明,姜舒梅就算看到对方的表情也不会在意。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谁能想到等几十年后,除非大城市,否则一般的小城市户口根本算不了什么,农村户口才值钱呢。

等菜上来了,李晓秀也顾不得多说,只能筷子不停地夹菜。

软糯入味的牛筋格外弹牙,口感分外奇妙。

栗子鸡中的鸡肉嫩滑可口,栗子也绵软的很,倒像是比肉还好吃。

小炒黄牛肉中的青红辣椒色泽鲜亮,牛肉切得不薄不厚很是入味。

最后的鲫鱼汤泛着奶白色,一口下去半点腥味也无,只剩满满的鲜。

李晓秀平常饭量不算大,今天却吃了一碗米饭不够,又加了个馒头。

姜舒梅原本点的菜也偏多,两人出门都没带饭盒,李晓秀只能拼了命地往肚子里塞,半点都不肯浪费。

姜舒梅也吃了不少。

到最后盘子都吃的锃亮,是李晓秀用馒头蘸着汤汁吃完的。

服务员看到这一幕嘀咕两句,李晓秀才不在意呢。

每一分钱都是女儿辛辛苦苦赚来的,她撑死也得吃下去。

吃完后两人又缓了好一阵,李晓秀终于能站起来了。

姜舒梅哭笑不得,“娘,我们散会步消消食吧。”

今天只想着让娘多吃几道菜,可没想让她撑成这幅模样啊。

“咱们走慢点,不然肯定不舒服。”姜舒梅推着摩托车,“要是走不动咱们就歇一会。”

李晓秀打了个嗝,有些不好意思。

“娘的手艺是比不上厨子。”

“那不一样,娘的手艺在我心里是顶好的,等咱们租了合适的房子,我天天吃娘做的菜。”

姜舒梅三两句话哄的李晓秀心花怒放,早就将花了钱的心疼抛之脑后了。

两人慢吞吞地走了没多久,李晓秀突然定住了。

“妮儿,你听,哪来的声音?”

姜舒梅屏息侧耳,模模糊糊终于听到了。

“救命啊!快来人,有人落水了,快来人救命啊。”

李晓秀指着不远处,“在河边!有人掉进水里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