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国产 91 巨乳

第七十五章 绿皮火车

三人的声音在小巷子里形成回响,嗡嗡嗡,气氛一时间很尴尬。

姜舒梅先问江烨,“你和徐大爷认识?”

江烨点点头,“你说租在这条街,我还以为是别人家,没想到是他家。”

徐国强黑着脸问姜舒梅,“你和江家小子出门?这不是骗你妈吗?”

“我是为了不让她担心,徐老爷子,善意的谎言您懂吧。”

江烨又问徐国强,“您没欺负她吧。”

徐国强吹胡子瞪眼,“欺负她?她欺负我还差不多。”

江烨点点头,竟然很满意的模样,更是让徐国强气得恨不得把这小子拎起来揍一顿。

要是他年轻三十岁,非得……

算了,这小子从童子功练起的,揍不动。

“走吧,别赶不上火车了,路上再慢慢解释。”

江烨自然而然地提起姜舒梅手中行礼,“老爷子,回见。”

徐国强朝姜舒梅道:“你早点回来,不然我可把实话告诉你妈啊。”

“别啊,这不是缺德嘛,到时候我娘着急上火万一生病了咋办。”

徐国强还想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江烨把姜舒梅带走。

心里莫名有点不舒服。

这臭小子小时候还好,这么些年没见,听说越长大越执拗了,到时候别仗着一张好脸把人小姑娘给骗了。

姜舒梅也是,平常看着挺聪明的,怎么就跟人家说去外地就去外地了呢。

果然还是个小女孩。

徐国强莫名担心,那边李晓秀似是听到什么声音,悄然走了出来。

“徐老,小梅走了吗?”

徐国强生怕两人没走远,急忙挡在院门口。

“走了,早就看不见人影了,你回屋去吧。”

把李晓秀打发走后,徐国强继续皱眉,又在那杞人忧天。

路上走了一会,姜舒梅悄然问江烨,“你认识徐老?”

江烨点点头,“小时候认识,后面我妈去世了,老爷子看不惯生我的那个男人,也就不来往了。”

生江烨的那个男人?姜舒梅反应了一会才明白他说的是他父亲。

听这语气连一声爸都不愿意喊,估计关系不怎么样。

姜舒梅想了想决定把疑惑吞回肚子里,以免不小心揭别人的伤疤。

――

林天乐开着货车在外面接应。

两人上车后,林天乐的目光忍不住往后飘。

他是真没想到江烨竟然会和姜舒梅熟悉起来。

以前在江哥面前提那丫头,江哥可是半点反应也没啊,可见了真人后似乎又不一样了。

不过再一看姜舒梅的长相,同为男人,林天乐倒也能明白。

嗯,算算江烨的年龄总得讨媳妇了,莫非两人是要搞对象。

“江大哥,最近我去市场上转了转,现在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卖猪肉的好像越来越多了,这个口子在慢慢打开。”

“嗯,差不多。”

“现在是贴秋膘的时间,就算市场打开一时间也没这么多存货,价格还得上涨。”

“要看其他几个村子的情况,但至少每斤肉还是上涨将近一角。”

姜舒梅和江烨两人倒是一直在聊天。

可林天乐一听这内容,顿时没了继续八卦的心思。

嘿,这两人要是搞对象,他的名字非得倒过来写不可。

谁家谈恋爱能聊成这样?一点情趣也没有。

不过林天乐今天就是充当司机的,把人送到火车站以后就算完成了任务。

“江哥路上小心点,平安回来啊。”

江烨点点头,“最近市场看着点,现在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老老实实守规矩的还好,就怕有那些不开眼的。”

林天乐双手捏拳,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那刚好,我看看到底是他们的脑袋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说完林天乐又看向姜舒梅,“第一次出远门可别到处乱跑,好好跟着江哥,不然丢了可不好找。”

“您放心,我就是江哥的小尾巴,他走哪我走哪。”

姜舒梅乖乖保证,绝对不会有不该有的好奇心。

以前大家都有手机,走丢了再找个地方碰头就成。

可现在这个年代,两人要是去了外地走丢,说不准就回不来了。

姜舒梅刚进火车站就看到不少鱼龙混杂的人,自然不会乱走。

叮嘱完后也没别的什么事了,江烨轻轻松松一只手便提起了姜舒梅的行李。

“走。”

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出门惯了还是有人接应,只背了一个双肩包,配上那张桀骜的脸,倒有点像年轻气盛的学生。

姜舒梅刚要乖乖跟在后面,突然被江烨另一只空着的手牵住。

男人的掌心微暖,握着时不轻不重,刚好能把姜舒梅的手完全包裹住。

姜舒梅一时间不知所措,江烨回头看她。

“人多,小心被撞散了。”

姜舒梅一想也是。

这地方摩肩擦踵的,还有狂奔着赶趟的旅客,时不时撞到车站的行人。

这种时候手牵着手的确安全一点。

“好。”

姜舒梅被牵着走,江烨眸中含笑。

“乖乖当尾巴。”

江烨尾音拉长,似是这两个字在唇齿间缠绕了一圈,明明只是重复之前的说辞,却让姜舒梅脸颊发烫。

好在她低着头走路,倒也看不太出来。

“让一让啊,别挡着路。”

“同志问一问,13号车厢在哪里?”

“嘿干嘛呢,踩着我的脚了。”

乱七八糟的声音在周围纷杂,姜舒梅一路走去大开眼界。

现在的火车安检措施不怎么严格,和姜舒梅的认知大相径庭。

还有人带着活鸡活鸭上火车,被剪了翅膀拎住脖子的家禽在空中蹬腿,噗嗤一声拉了一坨下来。

这画面落在姜舒梅眼中实在是新鲜,但越往前走面色越是严峻。

现在上一次火车不容易,每个人都提着大包小包,带什么的都有。

好不容易从入口进了车厢,扑面而来的味道简直让人窒息。

汗臭、脚臭还有家禽的臭味混杂在一起,姜舒梅脸色发白。

狭窄的绿皮火车容纳来自四方的旅客,还没有启动,车厢里已经被挤得满满当当。

走廊都几乎挤不过去。

“拽着我的衣服。”

江烨猛地回头叮嘱姜舒梅,姜舒梅正探头往前查看情况。

这一回头,男人的嘴唇差点撞上姜舒梅的额头。

虽然没有撞实了,但温热的触感还是从额头擦过。

酥酥麻麻,姜舒梅的心仿佛被捏在半空。

不上不下的。

在这瞬间江烨也愣了下,嘴角翘起一个笑容,却转瞬即逝。

没让姜舒梅看出来。

“抓紧了吗?”

听到男人再次的催促,姜舒梅这才反应过来,立刻拽住江烨衣服的下摆。

“好了。”

话音落下,江烨双手将行李举过头顶。

“开水小心,让一让啊,别烫着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