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国产 91 巨乳

第九十七章 我是你什么人

就连姜舒梅都没能想到,江烨竟然会答应下来。

李晓秀也不知道对江烨到底是哪来的偏爱,轻轻拍手。

“好啊,听小江唱歌。”

徐国强也意味深长地盯着江烨。

江烨看着姜舒梅,薄唇轻启。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

那是青春吐芳华

整整硬骨绽花开

沥沥鲜血染红它

……

绒花绒花

一路芬芳满山崖

……

这是刚才那位女主持唱过的歌。

对方嗓音嘹亮,让人听着心情激昂。

很符合这首歌的立意。

然而江烨唱歌的时候声音低沉,带着微微的沙哑。

还有那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姜舒梅不知不觉脸红了。

又害怕被看出来什么,强撑着和江烨对视。

直到一曲终了,江烨朝她眨了眨眼。

“好听!”

李晓秀又鼓掌。

徐国强朝她看了眼,心可真大啊,自家白菜都要被猪拱了,还在这拍手叫好呢。

姜舒梅掩饰性地走到桌边,给江烨倒了杯水。

“听你嗓子有点哑,润一润吧。”

春晚结束后,徐老爷子让江烨去搬炮仗。

老一辈人的习俗还在,过年时必须要放炮的。

听着炮仗声噼里啪啦,一年的晦气才能被除掉。

来年也能红红火火。

江烨打算回去,老爷子哼了声。

“就别走了吧,我这还空着间房,别到时候你大半夜走了出什么事,那老头再来找我。”

江烨收拾碗筷,“不会,他估计也不怎么想见你。”

徐国强气的磨牙,“怎么说话呢?我当初不就骂了他几句吗?至于这么记仇?”

姜舒梅在旁边莞尔一笑,徐国强这种臭脾气就得江烨这种人才能治,真是一点也不客气的。

第二天一大早,姜舒梅还没起床,听见外面李晓秀的声音。

“哎呀快放下,你是客人,怎么好做这些。”

“没事,我习惯了。”

李晓秀不好意思的厉害,只得把姜舒梅从床上喊起来,让一起干活。

好像这样心里才能舒坦点。

姜舒梅打着哈切一看,好家伙,江烨把水缸接满,又揉了面做了葱油饼。

也不知道是早上几点钟就醒来了。

和这种别人家的孩子一对比,难怪亲妈都嫌弃自己。

姜舒梅看李晓秀争着干活让江烨休息的模样,恍惚间觉得她似乎恨不得给江烨当娘。

大年初一,有些关系好的开始走动了。

徐老爷子却一大早避出去。

“我可不想看见那些碍眼的玩意。”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徐丽霞和徐浩分别带着一家人找上门来。

姜舒梅懒洋洋道:“走吧,老爷子不在家。”

徐丽霞腮帮子鼓着,对姜舒梅很是看不上。

张嘴就要骂两句难听的,就在这时,江烨推门出来了。

徐丽霞乍一眼看到江烨,竟然像见了鬼般,抱着孩子转身就走。

半个字也没来得及说。

徐浩和江烨对视一眼,也没多耽误,直接离开了。

姜舒梅还以为大过年的就得和人吵一架,没料到竟然这么轻松就解决了。

她不禁看向江烨,“他们认识你?”

“算是吧,记不清了。”

江烨想了想,这两人好像是挺面熟的。

他不确定道:“可能以前我跟着外公住在大院里的时候见过面。”

姜舒梅挑眉,“我猜你在大院里估计没干什么好事。”

“还行,当时我妈过世没多久,有人说话难听,我给了点教训。”

江烨没细说,挽起袖子又去干活了。

姜舒梅摸着下巴,一下子理解了徐丽霞的落荒而逃。

她以前也从赵顺子口中听说过两人相遇的过程。

江烨能因为一句话把人的手腕给折了,估计大院里那些嘴欠的孩子没少挨收拾。

估计给整个大院的人都留下了深刻印象和阴影。

今天徐丽霞和徐浩都拖家带口的,他们哪敢招惹这位大魔王啊?

徐老爷子回来后听说这事,突然领悟了什么。

“哎,江小子,以后你就住我这呗?”

“嗯?”江烨看过来,目光落在徐国强身旁的姜舒梅身上。

“你住这我也不收你房租,平常你爱去哪去哪,等那两人来了以后帮我镇宅就成。”

姜舒梅扑哧一声笑出声。

也不知道徐老爷子这是把江烨当门口的石狮子用,还是当看家护院的大黄使。

江烨却不着恼,“我考虑一下。”

徐国强循循善诱,“甭装了,心里乐开花了吧,我这是让你近水楼台先得月呢,别到时候距离太远被人摘了桃子,到时候你就哭去吧你。”

姜舒梅这下笑不出来了。

如果老爷子把江烨当成看门的使唤,自己不就成了当诱饵的那块肉吗?

嘿,这老头……

江烨却皱着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正说着话,院门被敲响。

“小梅在吗?”

徐国强怒了努嘴,“喏,我刚说什么来着?”

姜舒梅打开门,是住在隔壁的张丹。

女人看着姜舒梅,笑的挺开怀,“过年了,咱们邻居要多走动。”

姜舒梅说了两句吉祥话,张丹招招手,“过来。”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被张丹叫过来。

手里端着一盘点心。

在看到姜舒梅的瞬间,男人眼前一亮。

“您好,姜舒梅对吧,一直听我妈提到你,今天刚好趁着过年来拜访。”

他之前不情不愿的,还以为会见到一个乡下土妞。

不怎么抱希望,只觉得张丹病急乱投医,让他一个城里人去和一个村里来的小姑娘套近乎。

可见了真人后又被镇住了。

真没想到姜舒梅长得这么漂亮。

要是早知道,他也不会拖这么久才过来。

江烨看见这一幕,眉头越皱越深。

徐老爷子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轻哼。

“向新文,三十岁了还没成家,之前谈的女朋友不是被张丹给搅和了,就是谈崩了,我看是要打起姜舒梅的主意喔。”

话音刚落,就将江烨走上前去。

停在姜舒梅身边,很自然地将手轻轻搭在姜舒梅肩膀上。

“有客人吗?怎么不让进来坐一会。”

姜舒梅还是第一次听到江烨用这种口吻说话,简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和蔼可亲了。

可这一幕落在张丹母子眼中,则有了另一层意味。

张丹盯着江烨那只手,声音拔高几度。

“你是什么人?徐大爷的亲戚?”

江烨笑了声,低下头问姜舒梅。

“听见没?别人问,我是你什么人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