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国产 91 巨乳

第十三章 姜凤儿的想法

村里没什么秘密可言,尤其在齐月娘家刻意宣传的情况下,姜舒梅用肥皂当作谢礼的事情很快人尽皆知了。

正如齐月所料,那些临时反悔的人肠子都要悔青了。

尤其是被媳妇念叨着辞工的,更是窝了一肚子火。

“我当初就说清清白白干啥要避嫌?那个姜老太蛮不讲理早就是出了名的,你非让我回来,现在好了吧,出几天力就能有的这种好事也被你给搅黄了。”

“这可是肥皂啊,之前你托你娘家嫂子买的时候可是送了好些鸡蛋呢,现在白占的便宜也占不上了,啥也不是!”

要是原本没帮忙也就算了,可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了,心里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还有人托李大贵再打听打听,看那边还有没有什么活要干,他们保准尽心尽力。

李大贵哼了声,“现在知道后悔了,早干嘛去了?我当初就说不要听风就是雨,说了非不听。”

看着一群人眼巴巴地认错,李大贵缓了缓。

“不过这事也不是不能商量,后面等消息吧。”

“啥消息啊?”

李大贵卖了个关子,“就等着呗,这个月准能有信。”

他说的消息自然是姜舒梅打算在村里开厂的事。

现在成品出来了,李家父子心中也有了底气。

这丫头看着还真能成事。

村里人从被李大贵神秘莫测的“消息”吊着,一个二个抓心挠肺的,有些就怪起了姜家。

“要不是那两个娘们在里面搅和,咱也不至于捞不到肥皂。”

对很多人而言,便宜占不到就是吃亏,何况还是这么大的便宜,一肚子怨气自然得找个发泄的地方。

周翠兰出门受了不少婶子、媳妇子的白眼,去河边洗衣服都得选个没人的地方。

她男人姜长河也没少在田间被说,话里话外都是姜家苛待人家孤儿寡母。

在实实在在的利益面前,姜舒梅的坏名声倒是不算什么了。

反倒有不少人觉得姜老太挺不是东西的。

哪有这么抹黑亲孙女的?

饶是姜老太这样的厚脸皮也受不了旁人指指点点。

她的命根子姜小宝还回来告状。

村里好几个小孩都不乐意和他玩,说他奶和他娘心眼坏,爱骂人。

“奶,你帮我出气,打死赔钱货。”

看着姜小宝撅着嘴老大不乐意的模样,姜老太难受得紧。

“小宝乖,奶给你煮鸡蛋,咱别搭理扫把星,小心染了晦气。”

她又何尝不想收拾姜舒梅和李晓秀,可一想到当天李晓秀双眼血红举着菜刀的模样,姜老太又怂了。

那疯女人可是真的敢砍人。

周翠兰闷闷不乐地敲边鼓,“那小丫头怎么就会做肥皂呢?真的假的?以前看她不显山不露水的倒是没这个本事啊。”

姜长河恶毒地猜测,“说不定勾搭上了哪个姘头,人家把绝活教给她了。”

他那侄女别的不说,一张脸生的是真好。

要不是李晓秀向来老实巴交,他都怀疑姜舒梅是不是老姜家的种了,长的比城里姑娘都精致漂亮多了。

姜长河夫妻两一唱一和,弄得姜老太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这小贱人离开姜家倒是长本事了,也太能造孽了,这么好的东西拿来卖钱多好,竟然就这么浪费了?

在姜老太心中简直就像亏了她的钱般。

她越想越难受,把姜凤儿叫过来。

“你和小贱人关系不赖,想办法打听一下她是找谁学了这门手艺,要是能把方子弄到手……”

姜老太咬了咬牙,允诺道,“以后也让你跟小宝一起吃鸡蛋。”

姜凤儿咕咚一声咽着口水,立刻点了头。

“瞧你这没出息的馋样。”姜老太哼了声,再仔细打量姜凤儿,越发觉得不满意。

都是赔钱货,可姜凤儿长的远不如姜舒梅水灵,以后就算嫁人都卖不上价。

姜凤儿似是从姜老太的眼神中感受到什么,畏惧地缩了缩脖子,又去干活了。

第二天,姜舒梅正在清理屋前杂草时,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姜凤儿。

姜凤儿弯着腰走来,唯唯诺诺地喊了声堂姐。

姜舒梅直起身拍了拍手上的土。

在姜家,姜凤儿的地位和原主差距不大。

姜舒梅顶着扫把星的名头没少挨打挨骂,姜凤儿在姜老太眼中也是另一个赔钱货。

两人虽然说不上同命相怜,但平常也是井水不犯河水,没什么交集。

周翠兰在外笑面虎,在家尖酸刻薄,也不让姜凤儿和她们母女来往,两边说是堂姊妹,实际不过是住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

“奶奶让你来的吧?”

听到姜舒梅的询问,姜凤儿咬着下唇不知道怎么回应。

这个堂姐和记忆中已完全不同。

曾经的她性子孤傲看不起人,就算被打被骂也要护着自个的脸,从喉咙里发出咒骂。

可现在的姜舒梅看着落落大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格外透亮,唇角微微上扬带着柔软的弧度,让人看一眼都觉得温暖。

难道这就是分家的威力吗?

“凤儿,你叫我一声堂姐,那我给你说点姐妹间的话,姜家不把咱们女孩当人,但咱们自己要把自己当人,她让你干坏事,你自己心里也要掂量掂量不要走了岔路。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别让自己陷在泥潭里。”

姜凤儿听着姜舒梅温和的声音,一时间脑袋里乱糟糟的。

“你在说啥?我听不懂。”

姜舒梅走的更近了点,拍了拍姜凤儿的背,迫使她弯下的腰挺直了点。

“你才十四岁,找个机会离开姜家,不要以后被奶奶像个物件似的随便卖了。”

姜凤儿还是第一次听到姜舒梅用这么温柔的口吻说话,一时间鼻腔有点酸涩,可又莫名不服气。

“你说的轻松,我咋离开?你现在不知道跟谁学会做肥皂了,可我啥也不懂,啥也不会,离开就要饿死,我娘心里只有小宝,从来没管过我,我能咋办?”

姜凤儿口气很冲,仿佛在发泄某种不满。

姜舒梅也不生气,“机会很快会有的,全看你能不能把握住。”

回去的路上,姜凤儿还觉得晕晕乎乎,差点被路上的石头绊地摔一跤。

一方面知道无功而返回去后肯定会被姜老太臭骂一顿,另一方面又忍不住地想姜舒梅口中的机会到底是啥。

她,也能离开姜家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