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国产 91 巨乳

第三十三章 狗男人带着新欢回村了

张鹏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惊了下。

众人互相对视,都觉得稀罕。

周翠兰二话不说前去开门,她倒想看看张鹏是来干啥的。

前段时间她天天盼着张鹏回来刺激那个小贱人,可张鹏就是不回村。

现在她都忘了有这么一个人了,这人又偏偏出现在家门口。

“你又来找谁?”

周翠兰打开门,忍不住哟了一声。

合着张鹏还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伴着个圆脸大眼睛的小姑娘。

这女孩名叫葛映雪,原本不是村里的人,两年前才突然搬到余晴村。

葛映雪长得虽然不是十分漂亮,但也算清纯大方,让村里不少小伙子都躁动起来。

毕竟姜舒梅再明艳动人也是早早被定下来的,葛映雪即便是清粥小菜,也能管饱不是?

但谁也没想到,葛映雪来了一年多后,张鹏竟然因为她和姜舒梅解除了婚约。

这事要放在以前肯定要被人戳脊梁骨,骂一句陈世美。

可姜舒梅眼高于顶性格孤僻,葛映雪温柔可爱,虽然来的不久,但和村里人关系更好。

最重要的是葛映雪和张鹏一样,是被家里常年供着上学的,两人都是知识分子,成绩又很不错,对比之下姜舒梅再漂亮也成了无知的村姑。

村里年轻人都觉着张鹏不算负心,只能说明他不是个光看外貌的人,要换了他们肯定也会娶更有共同语言又温柔的那个。

姜舒梅又没本事娘家也没助力,姜老太要的彩礼还高,娶回去能帮啥忙?也就只剩下漂亮了,可漂亮又不能当饭吃。

姜家人虽然乐于见姜舒梅栽跟头,但看见葛映雪也没好脸色。

“你们来到底干啥的?”

葛映雪怯生生地低着头,躲在张鹏身后。

张鹏张开手将女孩护在身后,沉声道:“婶子,我和映雪从学校刚回来,我这才知道姜舒梅之前上吊自杀的事……”

这还是葛映雪告诉他的,两人刚到了村口,葛映雪就落眼泪。

张鹏询问缘由才知道,葛映雪在一个多月前收到家里的信,听说姜舒梅上吊自杀了,当时正值期末考试,她也不敢告诉张鹏,怕影响成绩。

可这件事她一直憋着又觉得难受,这次回来才找到机会说。

她又问张鹏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当初不应该因为喜欢他拆散了他们,不然姜舒梅也不会做这种傻事了。

张鹏非但没怪罪葛映雪,反倒心脏揪着疼。

急忙安抚她说喜欢这种事没办法,也没个先来后到,实在不行大不了去给姜舒梅陪个罪,也让她彻底放下执念,知道和自己是不可能的。

张鹏这种直男压根意识不到这种举动是往人家心口上捅刀子,还觉着挺周全的,带着葛映雪就来了。

只可惜却扑了个空。

周翠兰没好气道:“她不在,我们老姜家可容不下这尊大佛。”

张鹏愣了下,“啥?”

姜老太的骂声从身后传来,“把门赶紧关上,别让那些脏东西进来了,多晦气。”

她厌恶姜舒梅,更厌恶出尔反尔没给上高额彩礼的张鹏和那个姓葛的丫头片子。

一股子骚味真当别人看不出呢?她就恶心葛映雪那柔柔弱弱的样子。

葛映雪的眼圈顿时红了,拉一拉张鹏的衣角。

“鹏哥,我们还是走吧。”

张鹏无奈,也只能带着她离开。

姜家的门在身后砰一声撞上,将葛映雪吓得一哆嗦,几乎落泪。

“都是我不好,姜家肯定记恨我,都怪我……”

张鹏急忙拦着,“映雪你再别说这种话,要怪也怪我喜欢你,是我主动追求你的。”

葛映雪叹气,“也不知道小梅姐姐去哪了,怎么会不在家呢?难道……难道嫁人了?”

听到嫁人两个字,张鹏莫名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却没在葛映雪面前表现出来,只低声道。

“现在天也不早了,咱们先回家,等明天早上再问。”张鹏温柔道:“而且这次回来主要也是为了咱们订婚的事,别的倒是无关紧要。”

葛映雪面露羞涩地点点头,“好。”

然而回到家后,两人都收到一个震惊的消息。

“厂长?姜舒梅?”

赵荷看着儿子,随着姜舒梅在村里威信渐涨,他们心中一点都不后悔是不可能的。

可现在覆水难收,他们只能指着儿子和葛映雪明年高考能争口气,从村里跳出去。

张鹏皱眉道:“是不是哪里弄错了?小梅又没读过书,家里也没什么助力,怎么就当了厂长?”

张荣华哼了声,“人家现在可是齐月的干女儿,李广才的干孙女,谁还能说家里没背景?”

张鹏越发不可思议,“姜家怎么可能答应?她奶奶就没趁机要钱?”

他对姜老太的印象就是一个钻到钱眼里的老太太。

“人家早就分出来过了,现在带着她娘,日子过的比一般人家都红火呢,听说经常能吃到肉,也不知道那丫头哪里弄来的。”

赵荷说起这话时还有点酸溜溜的,赵家在村里的条件已经够好了,都没这种生活水平。

实在是肉票不好弄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姜舒梅借着当厂长的便利占得便宜,可偏偏厂子里的人对她言听计从,也从来没人问过。

张鹏坐在凳子上,只觉今天听到的一桩桩一件件,都让他头脑发懵。

爹和娘说到的那个人,真的是自己认识的姜舒梅吗?

他压根不敢相信。

另一边葛映雪更是诧异,还带着愤怒。

“这事怎么早点不写信和我说?”

她的消息还停留在姜舒梅自杀那件事,要早知道对方变化这么大……

葛家父母互相看一眼,竟然看起来都有点畏畏缩缩,仿佛对女儿有些惧怕。

半晌后葛母才开口,“这不是怕耽误你成绩吗?”

这话葛映雪对张鹏说过,可听见女人又用同样的借口,她却冷哼一声。

“你们给我说老实话,姜舒梅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把你们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

葛母在心中叹了口气,从两年前开始,女儿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他们心中有过许多怀疑,可偏偏这事又不能对别人说。

可不管是什么东西上了女儿的身,对方的本事都远比他们想象中大,两人根本不敢招惹葛映雪。

她让搬家就搬家,她要干啥就干啥,他们也只能乖乖听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