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国产 91 巨乳

第一百零一章 看见了那个人

当然县一中的学生大都是有素质的人。

心里这样想,面上却不会表现出来。

李晓秀演讲结束,大家都为这位坚韧的母亲鼓掌。

邱校长接着在台上勉励学生。

“姜舒梅同学幼时坎坷,一路走来颇为不易,因为家境原因只能止步于初中,但她不曾放弃,而是投入了千百倍的努力,终于取得了傲人的成绩。”

“我知道很多学生,尤其是高三的同学,发现成绩不理想后大都会产生厌学情绪,总觉得日子混过一天算一天,但今天你们眼前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姜舒梅的经历正是说明了一句话,皇天不负有心人。只要不放弃,终究有达到终点的可能,希望同学们共勉。”

邱校长的话总算将学生们的思路拉回正轨。

不少人想到李晓秀演讲稿里的话,也陷入沉思。

的确,最近学校里因为所谓的预言,弄得人心惶惶。

甚至有人在被葛映雪断定考不上大学后自暴自弃。

但谁知道那些话的真假呢?

何况就算是真的又如何,不是还有逆天改命四个字吗?

就连在村里上完初中后就没有上学的姜舒梅,都能拿下全校第一的宝座。

他们难道就天生比别人差吗?

看着下面同学们的表情,邱至欣慰不已。

最近这段时间他也感受到了校园里的浮躁氛围,这才专程说了这样一番话。

好在目前看来,也是有点效果的。

李晓秀从台上下来后紧张不已,只觉心脏砰砰直跳。

她还是第一次站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讲话呢。

“妮儿,我刚才咋样?”李晓秀捂着心口,满脸不自信。

姜舒梅特意在后面等着她。

“好得很,我听着都要感动哭了。”

李晓秀似是开朗许多,轻轻捏了一下姜舒梅的胳膊。

“你就作怪。”

“真的,特别好,没听到大家的掌声吗?”

李晓秀不好意思,“我说话的时候啥也听不着,耳朵里都是嗡嗡的,不是你教我的吗?说如果紧张就把台下的人都当土豆,我上去一看这么多土豆呢。”

姜舒梅噗嗤笑出声。

“走吧,我送您回去。”

今天不是姜舒梅来上课的日子,她专门负责把母亲送到学校,再接回去。

李晓秀坐在摩托车后面,心情特别好。

前半辈子的庸庸碌碌,让李晓秀总觉得眼前像挡着一层雾气,什么也看不真切。

只能过一天算一天。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那些雾越来越薄。

到现在,她的视野豁然开朗,一下子明亮起来。

“妈,你抓稳我。”

仿佛感受到李晓秀激昂的心情,姜舒梅故意将速度提起来了点。

李晓秀笑的越发开怀。

然而就在这时,她突然看到路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尽管只是匆匆一瞥,但李晓秀的心还是跟着颤了下。

本能地收紧手掌,身体摆了下。

姜舒梅腰间一痛,又感觉到身后李晓秀重心的偏倚,急忙将车速慢了下来,而后刹车。

“是不是我开得太快了?您晕车了?”

姜舒梅很是自责。

“不、不是。”李晓秀转过脑袋,胡乱地朝着身后看去,“我刚刚好像见到……不对,不可能……”

听到这些语无伦次的话,姜舒梅越发担忧。

“咱们去县医院。”

“别去!”李晓秀抬高声音,在触及到女儿的目光后,她的音调降下来。

“没事,肯定是我看错了,先回家。”

她紧紧抓住姜舒梅的手。

“快走。”

姜舒梅感觉到母亲的手冰冷一片,似是恐惧。

“上车。”

为了不刺激到李晓秀,姜舒梅决定先回家。

脑海中也闪过许多猜测。

莫名其妙想到范进中举那篇文章。

母亲不会也是太过开心,导致受了刺激吧。

虽然这种可能信很低,但姜舒梅还是不得不往这上面猜。

不然真的很难解释李晓秀的异常。

回到家后,姜舒梅先倒了杯水。

徐大爷不知道又去哪里转悠了,江烨估计也在外面忙。

诺大的院子里只剩下她们两个。

“妈,先喝口热水暖一暖,有什么事慢慢说。”

刚从暖瓶里倒出来的,姜舒梅吹了吹,递了过去。

李晓秀也顾不得烫,直接喝了一口。

从嗓子到胃部,都一下子暖和起来。

李晓秀这时候才重新学会说话般。

“妮儿,我刚才好像看到你爹了。”

姜舒梅愣了下,“姜青山?”

这个名字无论对她还是对原主而言都太过陌生。

在姜舒梅小时候,那人已经死了。

只存在于姜老太的口中。

每次提到也都是你们两个扫把星,害死了我的好儿子。

久而久之,原主对这个名字也十分厌烦。

因为跟在后面的必定是一顿毒打。

“他不是死了吗?”

李晓秀又喝了口水,“是我看错了,可能只是长得像,世界上像的人这么多,怎么可能是他。”

她颠三倒四地重复着,却更像在说服自己。

姜舒梅沉默了。

这个世界上往往最了解你的人不是父母,也不是儿女。

而是同床共枕的那个人。

如果其他人乍一眼还能看错,那么曾经作为妻子的李晓秀,很难认错自己的丈夫。

即便只是匆匆一眼。

按理说人死不能复生,可姜舒梅因为自己的例子,不得不多了几分慎重。

“他不是已经埋了吗?怎么会呢?”

大概是因为原主的记忆,导致姜舒梅十分排斥喊出爹这个字。

李晓秀喃喃自语。

“没有埋,坟里是他平常穿的衣服,当时他是被洪水冲走了,死不见尸。”

姜舒梅挑眉,立刻意识到,“所以……他其实有可能还活着?”

虽然十分狗血,但不得不说,在没有看到尸体的情况下,这也是有概率发生的。

李晓秀捧着搪瓷杯,热水让杯子的底部很是烫手。

她却不愿意松开,仿佛要靠这种方式汲取热量。

“不,他肯定死了,不然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回村?为什么也不来看看咱们娘俩,世界上会有这么狠心的人吗?”

现在日子一天天好了,但李晓秀还是经常会从噩梦中惊醒。

梦里她总是会被姜老太骂扫把星,自己和女儿也被村子里的人指指点点。

说她们克夫、克父。

如果那人还活着,怎么会让她们陷入这种境地呢?

他是妮儿的爹,是自己的男人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