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国产 91 巨乳

第一百零三章 是一本书?

前面还好端端的,但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姜舒梅又忍不住想笑。

但气氛都到这一步了,她只能绷住。

“谁打你,我还怕弄疼了自己的手呢。”

情绪发泄完了,她终于想起来现在院子里不仅仅只有她和江烨两个人。

立刻把江烨推开。

做贼心虚般去看李晓秀。

李晓秀咳嗽一声,仿佛没注意到刚才的事。

“徐老,地震好像停了。”

徐国强也饶有兴致地和她聊,“现在看着停了,说不准还有余震,安心等着吧。”

姜舒梅却觉得越发尴尬,咳嗽一声坐下,余光看着江烨。

江烨眸光流转,径直坐在姜舒梅身边。

姜舒梅咬了咬牙,越发感觉到刚才情绪失控后的窘迫。

现在离开也不是,坐着好像也有点怪异。

这么久以来,姜舒梅还是第一次这么不知所措。

夜一点点过去。

好在有江烨拿出来的毯子和被子,四个人在院子里不至于被冻得受不了。

饶是如此,大家在院子里坐了一个晚上,只觉身体像冰雕般被冻硬了。

这时候江烨又出马了。

不知道从哪里找来铜盆,又从厨房弄了点木柴。

这次去之前不忘问姜舒梅,“可以吗?”

姜舒梅被他这副请示领导的姿态弄得面红耳赤,伸手推了一下。

“要去就去,问我干嘛?”

徐国强意味深长,“那不是怕你继续哭呗。”

姜舒梅真是被徐老这张嘴说的无可奈何,只能装作没听到。

不过经过这么久也没见有余震,姜舒梅觉得应该还算安全。

等木柴烧起来,几个人烤着火,身上终于慢慢恢复温暖。

太阳渐渐出来了。

虽然冬天的阳光聊胜于无,但心理上的慰藉更多一些。

外面传来大喇叭的声音。

“各位居民注意了,现在统一来街道口登记,各家汇报有无伤亡,伤者统一送到县医院的临时救助点。”

“在没有得到切实消息之前,不要贸然进入房屋,以免发生意外。”

几句话重复了好几遍,一会远一会近。

确保街道里的每一家都能听到。

姜舒梅松了口气。

人总是这样,当政府出面后,心里的大石头才算终于落定了。

悉悉索索的声响传出,每家每户都按照要求登机名单。

姜舒梅去了以后问了问情况,得知这次地震的确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

房屋基本没有倒塌的情况,只有一家搭建围墙的砖块松了,差点砸伤人。

根据现在登记的情况,也没有造成死亡,倒是有几个受伤的。

大都是逃跑过程中摔伤,或者年龄较大没站稳摔倒的,

街道已经派了公家的车,统一送到了医院。

得知这些后,姜舒梅松了口气。

回去的路上又听到几户人家在吵架。

“地震时候就顾着自己逃命,叫也没叫我一声,你是不是盼着我早点死啊?你好去娶年轻漂亮的!”

“我这不是慌了吗?”

“放屁,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还有几个孩子的争吵。

“妈,你偏心眼,为什么救哥哥不救我!”

“以前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你都给他,这就算了,可地震的时候明明我和你睡一张床,你管也不管我,只把他背着跑出来,我还是不是你的孩子?”

而后就是母亲的争辩。

姜舒梅听到这些,实在是荒诞又好笑。

但在此刻都成了劫后余生的庆幸。

不管怎么样,幸亏大家都活着啊。

按照要求,几乎所有人家都没有回屋,而是在院子搭了临时的棚子。

保证危险再次来临时可以及时逃出去。

这时候物资又成了重要的事。

李晓秀悄悄告诉姜舒梅,“粮油店里简直抢疯了,米面都没了,我看好多人在门口吵架。”

姜舒梅可以想象到。

面对灾难时囤积物资几乎是人类的本能。

李晓秀不无庆幸道:“幸亏我听你的,都提早准备好了。”

这又让姜舒梅想到葛映雪。

私底下她和江烨讨论。

“这种事情很难做假,你说她真的有预言能力吗?”

江烨点点头,“多半是,如果是暴雨之类或许还能通过气象和节气进行预测,但地震不可能。”

当然难,即便在姜舒梅所在的年代,依旧是一个世界难题。

但姜舒梅却又觉得不对劲,“但我听说葛映雪不是给所有人都算命的,或许可以理解为,她的预言能力很有限,只能针对一部分的人和事。”

江烨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和你一样?”

“我?”姜舒梅讶然。

江烨笑了笑,“或许是我的猜测吧,我感觉你也知道很多事。”

比如姜舒梅似乎很笃定,世道会变得越来越好,华夏的发展也会渐渐走向国际,甚至和外国接轨。

而这些放在几年前都是不可想象的事。

看见姜舒梅骤然警惕的神色,江烨失笑。

“别紧张,我只是随口一提。或许是我异想天开,毕竟你和她不一样,你所能看到的是大势所趋,也可能是因为你的眼光比一般人要长远得多。”

姜舒梅眯起眼。

江烨这人有点过分聪明了。

姜舒梅向来很谨慎,说话很少会说关于未来的事。

江烨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察觉到了呢?

是因为“原主”明明不可能去过羊城和鹏城,但自己在某些时候却露出了破绽吗?

还是别的什么?

不过江烨既然能坦诚地说出来,姜舒梅相信对方不会存着什么别的心思。

这样想着,她很快释然了。

“算了,还是说回她吧。”

姜舒梅猛地想到刚才江烨提过,葛映雪和她或许有某种共通之处。

不,姜舒梅所能知道的只是未来的一些政策和变化。

而葛映雪却知道一些具体的事件。

从这一点来看,两者又有很大的区别。

姜舒梅这样想着,突然闪过一个猜想。

假如葛映雪其实经历过这些事呢?

不,不对,如果她经历过,那么对身边人的命运,应该更清楚才对。

学校里让她算命的问题无非就是那么几个。

男女说不出口的情愫,和到底能不能考上大学。

倘若葛映雪经历过这些,对这些问题应该很清楚才是。

不会只能看到极个别的人。

而且她之前从来没说过什么寡妇命,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这么说了呢?

姜舒梅产生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假如自己所处的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世界,而只是一本书呢?

葛映雪就像是这本书的读者般,只能从文字中看到一部分人的故事。

如果这样想,似乎一切都能解释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