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国产 91 巨乳

第二十四章 真是劫道的?!

姜舒梅的心猛然沉下去,她作为新时代的人,也听老一辈说起过曾经横行一时的土匪路霸。

在这个交通不便利的年代,路上没什么公安站点,有些人便动起了歪脑筋。

他们盯上的往往是厂子里出来的货车和卡车,沿途劫道谋财害命。

卡车上的货物转手往黑市里一卖,赚来的钱足够潇洒半年一年。

甚至就连拉货的车也能拆散零件销赃,如鱼游大海,很快整而化分消失不见。

等厂子发现司机迟迟不归报警后,警方再想找到线索可不容易。

这年头刑侦手段远不如后世先进,别说提取DNA,就算能弄到指纹也没有数据库可排查。

总不能挨家挨户比对吧。

一个人有十根手指头,要真这样排查还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弄得水落石出,又哪有那么多警力呢?

出于种种原因,劫道这买卖简直是一本万利。

就连那些只谋财不害命的都算得上“纯良”了。

苏明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被吓得不住发抖。

范安然倒还能勉强镇定,却也说不出话。

只有姜舒梅在这关头迅速从包裹里找了块布圈住脑袋,低声安抚道:“别怕,咱们是骡子车,看着没什么油水,他们未必会动手。”

老汉将脑袋压在胸前,恨不能把自己缩成一个球,仿佛这样就能逃过一劫。

摩托车的声音越来越近,两辆车上总共坐了四个男人,流里流气看着就和正常人格格不入。

姜舒梅心中的侥幸迅速破灭,这四个看着可不像什么好人。

赶骡子的说对了,真是劫道的。

自己几人中真正有战斗力的只有范安然一个。

四打一,怎么算也打不过。

只能祈祷这几人能对他们视而不见。

或许是姜舒梅来到这世界后太过顺风顺水,老天爷这次并未听到她的心声。

摩托车上一个三角眼的男人兀然朝这边看来,大喊一声。

“嘿,有个娘们,停车停车。”

众人的心坠入谷底,眼睁睁看着四个人从摩托车上下来。

“六哥,你看这娘们的身材是不是还挺好?不知道长的咋样。”

半张脸布满青紫的男人狞笑着打量姜舒梅。

姜舒梅心道要糟。

出门在外谈生意,她自然不能穿的破破烂烂,因而换上了认亲时那套衣裳。

她出门前专门带上范安然,也是怕出这种节外生枝的事。

却没想到在这种关头让这几个混蛋盯上了。

被称作六哥的男人大喇喇地走到骡子车边,抬高下巴。

“把脸露出来。”

姜舒梅手掌收紧,故意粗声粗气道:“大哥,俺脸上出了疹子,见不得光。”

范安然也跟着开口,“俺侄女长得跟芝麻饼似的,她爹娘怕她吓人,出门都让遮住脸。”

六子却冷冷一笑,一脚踹上车架。

“当老子跟你闹呢?再说一遍,把那块烂布给我取了。”

砰一声。

刺耳的枪声将几个人吓得一哆嗦,赶车老汉更是差点哭出声。

跟在最后的两个混混竟然手里各拿了一把猎枪。

难怪敢劫道呢。

姜舒梅无比怀念前一世禁枪的年代,心知这几个人今天是不肯罢休了,只得心一横把脸露出来。

几道抽气声齐齐响起,混子们都没想到这娘们长得这么水灵。

简直是生平仅见的漂亮。

拿枪的两人对视一眼,发出淫邪笑声。

“真是瞌睡遇上枕头了,刚说怎么散火呢,就给送了个仙女过来。”

四个人今天都是憋着气出门的,他们一行原本八人,别看年纪都不大,手底下可有不少人命官司。

仗着有枪又年轻力壮,劫道屡屡得手,杀人抢货的事没少做。

可前两天却遇到个硬点子,从货车上下来个长得贼特么好看一小白脸,手脚功夫厉害的不得了。

他们也是心野疏忽了,想着一般卡车上也就两个人,怎么着都能给摁死,也就托大没带枪。

结果被人家赤手空拳全给灭了,其中四人都受了重伤至今出不了门。

他们这几个能出门的也一肚子火,又惊又怕,担心对方记住他们的脸后报警。

可过了几天也没大檐帽来盘问,他们的胆子渐渐大了,又窝着火觉得上次实在掉面。

大家一商量再去干一票,干完找个姑娘泄火。

瞧瞧,这不就遇上了么?

这姑娘长得唇红齿白好看的不得了,就连梦里也没见过这种品相的。

六子按捺不住,“小妹,你下来和咱谈谈心呗,哥几个可稀罕你呢。”

姜舒梅咬了咬牙,竟然真的起身要下车。

苏明到底年轻还有股子英雄气,即便上下牙打架也从牙缝里挤出话来。

“你、你们欺负她是犯、犯法的。”

话音未落,四个流氓都像听到什么笑话般哈哈大笑。

半边脸青紫的男人一抬手朝苏明扇了过去,“老子他妈打你犯不犯法啊?弄死你犯不犯法?”

苏明被两巴掌打得嘴角裂开,一道血顺着往下流。

赶车的老汉差点尿了裤子,颤声道:“你们把她带走吧,我啥也不知道,就当没见过你们。”

范安然对老汉怒目而视,对方权作看不到。

天大地大也没自个小命重要,他有家有口可不能折在这里。

范安然气血上头,握着拳头下定决心,大不了拼了!

好歹是个男人,要是没办法把姜舒梅全头全尾地带回去,以后还有什么脸待在村子里?

就在这关头姜舒梅却拉了他一把,“叔你坐着,我看几个大哥也不是坏人,我下去和他们说会话。”

四个混混挤眉弄眼,发出怪笑声。

“妹子多上道啊,咱们哪有什么坏心眼,不就是想和你快活快活嘛。”

“另外几个别动,老子的枪可不长眼。”

范安然悲愤至极,只能眼睁睁看着姜舒梅下车。

错身一瞬间,姜舒梅在他耳边极轻地说了一个等字,显然不想让他轻举妄动。

可等什么呢?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难道等人来救?

根本不可能有人会经过,就算经过也会像这赶车老汉一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范安然满心绝望,姜舒梅咋这么傻,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会遇见什么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