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2020幸福加油站在线

考官室内的巫铭熙听到孟颖承认了菜谱是厨师协会的,不禁想笑出口,没想到这次的事情居然如此的顺利,孟颖居然自己承认。

接下来他就等着接盘孟颖手中的菜谱就好了。

哈哈哈哈哈。

[是什么你倒是说啊。]

[喂喂喂,说话说到一半可是会遭天谴的。]

[就我想知道刚刚,孟颖说的话是真的吗?有没有历史系的学生在的,考究一下呗。]

[我去问我们老师回来了,心情有点复杂,她说的是对的,还是她说的这些话我们才知道那顿饭中的菜品叫做煎包。]

[我靠,我怎么感觉这件事还有反转啊。]

[但是菜谱本应该是厨师协会的啊,她不也承认了吗?]

[对她刚刚承认了她这个小偷,真够垃圾的小偷。]

“我承认菜谱原本是厨师协会,但是那是以前不是现在,这本菜谱是被厨师协会驱除出去的。”

[???]

[什么意思,什么叫做被驱除出去的。]

[闹呢,厨师协会怎么可能会驱除菜谱,编点谎也要编的像一些啊。]

“19863年厨师协会联合贵族把创始人驱除出厨师协会并让他永世不得踏入厨师协会,怎么忘了?”孟颖的视线移向上方的考官室,“你们忘了,我可没有忘记自家先祖被自己创办的厨师协会赶出协会的屈辱。”

听着孟颖的声音,考官室内的巫铭熙死死的盯着下方的孟颖,她居然把这件事说出来,她就不怕被那些贵族发现吗。

她怎么敢?

而此时邢泽元他们在孟颖音落后,立即把自己手中调查的资料发了出去。

大篇的文字表述了当时的情景,以及被驱除出协会的孟基所受到的侮辱,到最后甚至被人毒死……

当然孟基没死的事情被邢泽元隐藏了起来,并且加了密。

[???我没听错吧。]

[我去查完资料回来了,厨师协会的第一任会长确实姓孟。]

[哇,快去星网上看啊,有人爆料出当初事情的始末。]

[啊啊啊,居然是太子殿下发的微博。]

[啊啊啊,元将军也跟着发微博了,天啊,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孟颖这也太好了吧,太子殿下和元将军居然一起为她发声。]

[居然是太子殿下发声,那由此看来,当初的事情应该是有所隐藏。]

[我简单的描述一下我看到的始末啊,当初有人想要收购厨师协会,但是孟基不肯,没过多久就有人举报孟基做的菜品中有毒(这应该是阴谋),第一代会长就此被驱除出厨师协会,被驱赶出厨师协会后,厨师协会的人发现孟基带来的菜谱不见了(哈哈哈哈活该),想回去找孟基时,却发现孟基被人毒死的,菜谱没找到,而厨师协会从此一代不如一代(活该)。]

[也就是说孟颖是当初会长的后代,难怪她才会做这么多的菜谱。]

[难怪小姐姐会说菜谱是被驱除出去的。]

[不管怎么样,菜谱本来就是厨师协会的啊,若不是孟基把菜谱藏起来,我早就能吃到这么多好吃的了。]

[楼上的,那天你家业被人夺了,你是不是还要感谢人家。]

孟颖听着耳边慢慢转变了的话题,慢条斯理的吃着生煎。

“孟颖。”巫铭熙看着网上的评论,看着下面的孟颖咬牙切齿,恨不得活剥了她。

“联系罗家,董家,还有柯家,孟基的后代出现了。”巫铭熙深吸了一口气,当他没有靠山?

他就不信那些贵族看到孟颖手中的菜谱这么大的一块馅饼会不心动。

贵族们看着第一个发表微博的人表示:不心动,不敢动。

温明清看着最上方的微博,张大了嘴巴,“殿下,您用您的本号发真的没有关系吗?”

太子殿下的账号可是有着数亿的关注啊,这下子所有人都知道了孟颖是孟家的人,是当初那个创办厨师协会的孟家。

“怕什么,这样不是更好,让人知道孟颖是你们殿下罩着的人。”元铭泽拍了拍温明清的肩膀。

温明清,“……”

您也差不了多少,殿下发声之后,您也紧随其后转发了微博并评论。

“温明清,你去厨师协会,一会孟颖该出来了。”邢泽元看着网上的风评慢慢的转向他们这边,盯着孟颖摸了摸自己吃饱的肚子,眼里闪过一抹笑意。

“好……殿下您不去?”温明清点了点头,随后迟疑的问了一下邢泽元。

邢泽元摇了摇头,他若是去了他们估计是出不了厨师协会了。

柯家家主看着邢泽元发布的微博,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微微裂开了,他查了许久,查到了孟颖是孟家的后代,以为是孟家的人出手了,结果没想到孟颖背后的人居然是邢泽元,没想到是太子殿下。

想到之前,螃蟹的事情时元铭泽发布的微博,柯家家主突然恍然大悟,难怪孟颖能请得动元铭泽,他还以为是孟家的人为了孟颖手里的菜谱特意求请的呢,没想到是因为邢泽元。

也难怪螃蟹的事情会解决的那么干脆利落,他还说孟家这么会突然如此聪明。

“吩咐下去,让人清理后路,清理的干净一点,别留尾巴。”柯家家主敲了敲桌子,下定决心道。

不能让邢泽元查到这来,他准备的事情还没好。

“大人,厨师协会来信了。”坐在一旁的下属接到厨师协会的来信,立马道。

柯家家主心下一紧,“不管他说什么拒了,这件事我们不能再插手,清理的速度快一些。”

“是。”

……

不仅是柯家,罗家,董家都是一样的,火速断尾。

巫铭熙看着各大贵族一一拒绝了自己的信息,看着邢泽元置顶的微博,他整个人死死的盯着下面正在收拾东西的孟颖。

这一切她是不是早就安排好了,她这是故意露出的陷阱,而他却全然不知的掉入了她的陷阱中。

是了,这时候还没到考核的时间呢,她怎么会突然想来考核呢,肯定是因为她故意过来迷惑他,让他以为有机可乘。

看着孟颖在下面对着他们露出的笑容,巫铭熙心里的这个想法更大了。

他一拳头锤在了墙上,“可恶。”

“会长。”巫铭熙突然出拳头把里面的考官们吓了一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