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2020幸福加油站在线

等付清生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他沉着脸,“宇儿为什么会被抓。”

“因为偷学厨艺。”徐几道看了眼付清生,低声道。

“宇儿还需要偷学厨艺?”他当初可是给宇儿请了赫赫有名的特级厨师刘家河教导付宇宁,而他也有品尝过宇儿的厨艺,已经可以算是高级厨师了。

就宇儿现在的这个水平去参加个学生比试还需要偷学别人的厨艺,还有谁的厨艺比宇儿的高。

“他还能偷学谁的。”付清生阴沉着脸问道,他不相信付宇宁会偷学。

“明德大学的校长,孟颖。”

听着徐几道的话,付清生差点没吐出血来,他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谁?孟颖那个蠢货?”

但是看着徐几道点头,他直接站起来往外走去,他不信,他要去问个清楚,怎么可能会是孟颖那边蠢货呢。

可是当付清生来到警局看着可怜巴巴坐在椅子上的付宇宁,心疼的走过去,“宇儿。”

“爸,他们欺负我,我不就是多看了旁边的人是怎么做的吗,在家的时候也是如此啊,为什么他们说我在偷学啊,我明明没有啊。”付宇宁委屈巴巴的说道。

而付清生听到他的话,心下一沉,但是看着求安慰中的付宇宁,他装做没事一般说道,“没事,没事啊。”

安抚好付宇宁后,付清生朝着警察那边走去,付宇宁看到自家老爸朝着警察那边走去,头立即一台,他就知道他会没事的。

孟颖是到国画比试结束后,才知道今天上午那个偷看自己的男生被抓了,说是他偷学厨艺。

这让孟颖想起了第一次去食堂进入后厨的时候,大家是一脸的警惕看着她,在酒店中也是如此。

他们现在已经在酒店呆了近两周的时间,但是除了一开始,他们就没有跟孟颖他们说过话,一直都是默默的干着自己的事情。

这件事让孟颖发现,大家之间都是互相警惕着对方的,害怕别人偷学,害怕别人学会了,就没有自己的位置了。

孟颖看向一旁处理着文件的温明清,她突然一笑,还好她身边没有,大家也都是互相学习的,不存在偷学的事情和时刻警惕别人。

温明清察觉到孟颖一直盯着自己,转头回来,疑惑的看了眼孟颖,似乎在说,怎么了?

孟颖摇了摇头对着温明清笑了笑说,“没事,就是对这件事有些感慨。”

“不过今天我们也算是大获全胜了。”孟颖想到今天刚刚比试完,温明清兴致冲冲的跑过来跟她说着比试的结果,他们学校最后获得胜利的人数超过了二十个人,而且排名基本上都在各比试点的前二十左右,不太靠前,但是也不靠后。

温明清点了点头,这是她比试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她还以为他们能进入到决赛圈已经很不错了,没想到决赛圈后,他们学校还剩下这么多人。

主星的学校肯定脸都要被气黑了吧。

她们的人数多了,他们的人数自然而然的也就少了。

主星的几个军校确实是脸都要气黑了,他们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复盘几个学生跟明德大学之间的比试。

把这些输了的学生一一叫到会议室中,屏幕中播放这他们这几天的比试。

学生们看着他们被击败的场景,一个个脸色都不太好,谁也不想看到自己被拿出来鞭尸,这不仅仅是在警告他们,也是在侮辱他们。

教导主任站在台上,看着底下安静的学生,“这就是你们给我的交代吗?学校教导你们这么多年,连一个垃圾学校的学生都比不过,你们对得起学校这些年对你们的栽培吗?”

“史旭趾,你站起来。”

史旭趾坐在边缘的位置,听到教导主任的话,放下手中的笔记本,站了起来。

“你来说,为什么在这场战斗中,你要逃避,一个占据上风的机会硬生生的被你变成一个占据下风最后被打败的点。

你是不是该好好的反省一下你自己,学校教给你的东西都被喂了狗吗。”教导主任拍桌骂道,这里最让他生气的就是他的那场比试了。

那么容易赢的一场比试,他居然会输,这也太可笑了吧,都用上老师交给他的武器了,还会输?

他从未见过如此愚笨的学生,亏之前庆教授还一直给他推荐他,还好他最后犹豫了没有选择他。

不然军方那边说不定会认为他们是垃圾制造厂,不然怎么会送一个垃圾去他那。

教导主任的话让台下的人笑出了声,史旭趾慢慢的握紧掌心。

低着头一声不吭的挨完所有的骂。

会议结束后,众人走出去,发现外面不知在何时下起了小雨,一个个抱怨着,能让人送雨伞的送雨伞,能坐车子离开的坐车子离开。

而史旭趾则是一声不吭的往雨中走去,感受着雨水的冲刷,一滴接着一滴的砸在身上,不得不说,还是有些疼的。

史旭趾眨了眨眼,他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眼睛里跑了出来。

史旭趾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此时是什么时间,他一直往前面的方向走去,离开了学校,离开了繁华的大街,他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

此时天色也有些暗了下来,他摸着一旁的树给自己带来的凹凸不平的感受,就好像此时他那颗碎了的心。

他慢慢的坐了下来,他走的有些累了。

“喂,那好像是第一军校的人吧,他怎么会来这的,浑身湿哒哒的好像刚刚淋过雨一般。”路上的行人看着靠着大树坐下的史旭趾说道。

“应该是挨罚了,不然怎么会跑到这来。”主星里的那些有钱人可不会来这,他们嫌脏,不繁华。

“啧,那些学校也太严了吧。”

高高低低的声音往史旭趾的耳朵里跑,但是史旭趾也不想理会了,他只想休息一会,这么多年的训练他累了。

也不想动了。

第二天一早,行人发现史旭趾他还在,第三天依旧如此。

大家对他也不在好奇,只当他这是犯病了,不然怎么会好好的学校不待,跑来这种地方混。

一周后,史旭趾消失在那棵树下,大家也没有去追究他去哪了,大家面色平静如常,来来往往,大街上依旧是如此的热闹。

好像史旭趾就没来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