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2020幸福加油站在线

南明艳:“那些士兵们估计也是反叛者那边的人。”

在孟颖说出他们的身份是,她有注意到那个士兵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侧,只是后来放了下来。

而且那些普通的民众对于孟颖所说的小龙虾一点恐惧感也没有,似乎像是期盼着他们的到来一般,很是奇怪。

还有他们所说的资助,一般发生灾难的时候,资助都是统一由国家发放到家庭的账户中,根本不会经过士兵的手,但是他们的却是由士兵们发放,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资助并不是国家那边的,估计是私人资助的,找到这个资助的人或许他们就可以知道幕后的反叛者到底是谁了。

南明艳的话,让凌可他们点了点头,在抓捕小龙虾的时候他们就觉得很奇怪。

身为士兵可他们的武力值却不是很高,而且他们知道他们的真是身份后,也没有过多的询问,而是直接放他们离开。

一开始他们说是游客的时候,他们可是想把他们全部抓起来呢,后来知道他们其实是军区海选的学生后,居然什么都不问了直接放过,而且眼神怪怪的,有点像是怜悯一般。

“虽说不去找白松文他们,但我们还是得派几个人在暗中监控着白友林他们吧,万一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也好赶过去。”李晓燕的视线偏向秦川明,毕竟他们这里还有一个人的任务可是保护白友林。

南明艳:“这个放心,我已经回来的时候在那放置了小型监控,此时估计已经到了白友林家。”

说着便打开自己的光脑监控画面,画面中小型监控正隐藏在树上,正前方正是白友林他们家。

孟颖他们对着南明艳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学校第一,想的真到位。

南明艳眼里闪过一抹笑意,大家的视线移向监控画面中。

此时白友林他们家的落地窗正被厚重的窗帘遮挡着,楼上也一样,他们什么都看不清,只能透过灯线,隐约的看出白友林他们家此时的人好像不少。

不过门口倒是有几个人来回的晃动着,似乎是保镖,而且草丛里也躲着几个人。

“看来,白友林他们家里来了一个重要的人物,估计是反叛者上层人员。”

“呼,还好我们没有硬刚,不然去了也是送菜。”

“好险,好险。”

……

此时白友林家中。

乐有观正坐在白友林对面,“听说你研究出这些怪物的毒素了?”

“有了些许进步,不过是否成功还待考察当中。”白友林低着头,手指相互转动着,像是很不安一般。

“嗯,”乐有观看着如此沉闷的白友林眼里闪过一抹不屑,若是不看在他研究的能力上,这样的人连给他提鞋都不配,唯唯诺诺的,一点阳光气概都没有。

真是晦气,早知道就不来了。

本来看到小玲发的消息,他还以为他成功研究出抵抗那些怪物的毒素了,没想到知道迈出了第一步。

“我让人给你送来了一箱的活着的,尽快研制出,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这跟你耗。”乐有观示意下属把那箱铁箱子递给白友林。

“白老大给这里面全是活的,一定会对你的研究有所帮助的。”下属对着白友林笑了笑。

“别叫我白老大,我不配,叫我白友林就可以了。”白友林一抖,像是听到他喊老大吓了一跳一般。

“白老大,别客气,你当初救了我们一命,当得起的。”下属以为白友林是害怕,连忙解释道,“而且乐大人也同意了的。”

乐有观:“……”

傻缺。

他什么时候同意了。

当他的面喊白友林老大,那他是什么,呵。

白友林明显的感受到乐有观的低气压,低着头的眼里藏着很深的一抹讽刺,当着你们老大的面喊我老大,是嫌他活的够长了?想让他死的快一些?

“小玲他研究出后,立马把消息传给我,记得是成功研究出结果后。”看着下属的傻笑,乐有观站了起来,再待下去,他估计要杀人了。

眼角注意到梅知业依依不舍的起身,乐有观的低气压更重了,若不是因为这个傻缺是那边派来的,他早就处理了,留他在身边只会丢人现眼。

居然还敢认别人是老大,还是当做他的面喊,真当他不存在?

乐有观他们离开之后,白友林深深的看了眼小玲,带着铁箱子转身走上楼。

实验室内,白友林带上手套,并在手套上涂上些许不知名的液体。

白友林哼着歌打开铁箱子看着里面生龙活虎的小龙虾,眉头微微上挑,没想到这群人居然真抓到了活的。

白友林伸手进铁箱子,想要抓取一只,神奇的一幕出现了,这些小龙虾像是惧怕眼前的人一般,纷纷想要逃离了,但是铁箱子就那么大,它们能逃到那里去呢。

取出小龙虾,白友林眼角喵了眼角落里的监控,开始了今日的研究。

既然他们开始着急了,那希望他送上的大礼他们会喜欢。

第二天,小玲一脸欣喜的拿着白友林研究出来的东西递给门口的人,让他们把东西交给乐大人,还让他们在乐大人面前帮他美言几句。

梅知业看了眼屋内,没看到白友林的身影,随便应了几声便离开了。

因为研究出了有效的成果,小玲对于白友林的监控也没有那么的严格。

白友林见小玲回自己房间后,悄摸翻墙进旁边的一栋别墅中。

此时昏迷的白松文他们已经醒了,屋内不止是白松文他们,还有几个陌生的人在。

他们正围成圈,套路着如何从这里逃离出去。

在看到白友林进来的时候,几人稍微的往后退了几步。

“小序,你想干什么?”白松文挡在几人面前,此时的他觉得眼前的这个堂弟异常的陌生。

不再是以往那个会跟着他身后,吃糖的弟弟,也不是那个会跟着他一起讨论学习的弟弟。

“哥,别那么紧张嘛?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最清楚了吗?乐有观他们早已经知道了你们来着的目的,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们的安全啊。”白友林笑的无比无辜,像是他真的在为了他们的安全着想一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