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鸡巴嗯啊嗯啊网

第五十六章

洪荒之慈航普度 不系之舟承 2787 2021-11-16 15:55

“你刚说佛度世人,那我问你,“敢问法师,佛法有不渡之人吗?”药师见地藏还沉浸在刚刚的道中,开口接话道:

“佛渡众生,不分高低贵贱。”

“杀人者也渡?”

“渡!”

“为何渡?”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自然渡也。”

“放下屠刀,就能成佛?”

“屠刀已放,便可成佛。”

“既放下屠刀,便可成佛,那佛门为何有八万四千法?用以何处?”

“八万四千法,乃渡众生之法,千人千相,千人千法,千法千佛。”

此时此刻慈航与药师论辩激烈,一人一句,激烈无比。

“那若是我今日屠佛,而后放下屠刀,可否成佛?”

慈航目光冰冷,药师顶着压力双手合十道:“只要施主放下屠刀,便能成佛,纵然牺牲小僧,可若是能感悟施主,小僧愿意。”

慈航一听笑了:“屠刀不在我手,如何放下?”

“屠刀在哪?”药师迷茫的问道。

“在你手中。”

慈航看向药师,眼神坚定道。

“贫僧无刀。”

“在你手中。”

“并没看到。”

“在你手中。”

“依旧没有。”

“擦亮眼睛。”

“还是没有。”

药师无比坚定。嘿!只要我不承认,我看你还能怎么说!

然而就在此时,慈航轻笑一声道:“之前没有,现在有了,你低头看看吧。”

药师再看一眼,他依旧想要继续回答。但突兀之间,他愣住了!所有的话,全部卡在喉咙,说不出来。这一刻,药师沉默不语,看着空荡荡的手心,最终苦笑连连。笑声逐渐很大。

“多谢智者解惑,让小僧看到心中屠刀。”

龟灵拉着无当的衣角小声的问道:“师姐,他们俩在那奇奇怪怪的说些什么啊。”

无当沉思片刻笑着解释道。

“慈航师弟说他手中有刀,其实是把药师内心中的屠刀给引诱出来。他问了三遍刀在手中。药师也回答三遍手中无刀。”

“但此时此刻,屠刀已经在药师手中,所以最后,长生说了一句,之前没有,现在有了!那把屠刀便是执念啊!”

“一切,明了,大智慧,大智慧,此乃真正的大智慧啊。”

日光见药师势弱,刚要开口,慈航便对着他发问了:“鱼贩和高僧为邻,鱼贩每日屠鱼,杀孽深重,高僧每日为天下苍生诵经,一日,鱼贩与屠夫相约早起,高僧每日早起,为天下苍生诵经祈福,鱼贩每日早起,屠杀鱼类,沾满鲜血。敢问佛子,两人死后,谁可往你所说的极乐?”

日光沉默许久才艰难地开口道:“鱼贩。”

“为何?”

“涉及佛法根基,不可言,不可语,不可猜。”日光说完颓然叹了一口气。

pentakill!!!

月光见慈航将目光转向自己,害怕他又再先发制人。赶紧开口说道:“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慈航心想厉害啊,有如此急智。自己还想给他们再来个悖论呢。毕竟以后一个个都是称宗做祖的人物,自己果然还是不能太小瞧了去。

月光见慈航不开口,洋洋得意的接着说道:“一念愚既般若绝,一念智既般若生。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既见如来。”

月光的嘴跟激光枪似的,一套一套的佛理连绵不绝的,实在是不敢给慈航还嘴的空间。

慈航看着滔滔不绝的月光,脸上笑容不减。手中灵光浮现,羊脂玉净瓶出现在手中,不多时便变大的有半个人大小。慈航双手握着瓶颈,双臂用力抡圆了一挥,一记全垒打精准无误的打在了月光脸上。月光猛然受袭哪有防备,毕竟谁能想到居然有人在论道之时突然动手,尤其还是在五个圣人面前。

“啊~”

月光惨叫一声,顿时横飞出去,好在大殿承慈建造时用料实在,月光金仙之身砸在墙上居然丝毫没有损坏。

三教弟子都猛然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看着慈航。师弟(师兄)怎么动手了?

而大势至等人,一愣,眼底闪过一道嘲讽之色。论道不过就动手,刚还觉得此人有道真仙,如今看来不过尔尔。论道输了不丢人,还要丢了气度那才丢人!

哗~月光从墙上摔了下来,老大一会才缓过神来。我刚是被打了?论道占了上风的我被打了???气的脸色涨红,怒吼叫道:“论道输了,就要动手!好,很好!今日长见识了,定要和你分个月却难圆。”

慈航微笑的开口:“佛子这般大的火气,心却是动了。一恶念即生不得自在。佛子却是着相了啊。”

月光顿时呆傻在当场,肿起的脸蛋也顾不得了。

通天哈哈笑道:“你这徒弟修道不到家啊!”

元始天尊摇了摇头,眼带隐隐带着笑意,嘴上却不悦说道:“三弟,来者是客,我这弟子下手却是失了分寸,需要好好管教一番。”

承慈连连点头,笑着说道:“师傅所言极是,回头我一定好好管教师弟。”

通天神采飞扬说道:“那叫打人吗?那是指点!指点他的大道之途。你没看到那个小师侄变化很大吗?”

大殿内的三教弟子回过神来也发起了一声哄笑。

对面接引脸上更苦了,准提也面皮抽搐,没想到他会这样来破局,那一巴掌就像是打在自己脸上一般。

西方六人也知道再辩下去也没用了。千算万算没有料到三教弟子中居然有如此能诡辩的人才。到底还是大意了啊。

六人深深的行了一礼:“多谢师兄指教。”

慈航连忙回礼:“诸位客气了。不过是互相切磋罢了。西方两位师叔以自己的无上大慧,已经开辟出了一个截然不同的道。今日听诸位论道,我也是感悟颇多。”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常常勤拂拭,莫使惹尘埃。希望能与各位师弟共勉。”

准提听到了慈航这首诗眼睛大亮,转头问元始天尊:“师兄你这个弟子甚合我西方大道,可否让给我,我西方的先天灵宝任你挑选。”

三清全都不善看着准提。

接引连忙说道:“师弟最爱开玩笑,三位师兄勿怪。”

准提也连忙笑道:“没错,开玩笑的,就是在开玩笑。”

元始天尊一脸阴沉的说:“既然弟子们论道都结束了,我也就不留二位师弟了。你们未来之时我与通天还有些事没处理完…”

通天一听冷汗都要下来了,二哥怎么还记得这一茬啊。一边干笑的开口道:“不着急不着急,两位师弟难得来一趟。哈哈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