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鸡巴嗯啊嗯啊网

第二十八章

洪荒之慈航普度 不系之舟承 3226 2021-09-07 01:14

孔宣和截教众人在人族传道之后却是喜欢上了人族的生活气息。再加上承慈回了昆仑山帮着管教了截教的弟子(不安分就开,不听话就开,不服从也开),再加上承慈还弄了个签到碑,每年截教弟子都得来签到碑前打卡,静咏黄庭三个月后才能打卡离开,由三霄监督。一番整顿后截教弟子老实安分了不少,昆仑山的风气也慢慢清净了下来。对此元始非常满意。

巫妖两族平静了数千年,而今万年之期将至。两族之间的摩擦不断升级,而人族数千年的发展,人口遍布洪荒。由于是妖族圣人女娲娘娘所造的种族,妖族对人族虽说没有很重视,但也没有太过为难。巫族也不怎么看得上弱小的人族,而且人族聪慧灵巧,种植织衣等等技能对巫族颇为方便,也是很愿意庇护人族。尤其是后土部落,对人族尤为宽厚,部落里甚至出现了巫人通婚的情况。

承慈正给通天的弟子讲道,突然耳边传来师尊的声音:“来我这,有事让你去做。”

承慈停下了讲道:“这次讲道就到这吧,你们回去好好体悟。都各自散了吧。”众弟子起身躬身行礼道:“恭送大师兄。”这几千年通天的弟子在承慈的管教下那叫一个心服口服。修为境界高,对众人又好。时不时的就给众人讲道答疑解惑,自己炼制的丹药法宝品质又高赏赐起来也是极为慷慨,就是开设的思想品德课程太严厉了,不仅强制要上,时不时的还要写心得体会。还好现在师兄退下来了交给徒弟孔宣来上课,不然上个课正襟危坐好几个时辰动都不敢动一下实在是难受。不过心得写的深刻给的奖励也是真的好啊。上次的《论尊师重道与同门友爱》得了头名的王奕居然得了大师兄赏赐的先天灵宝五行镜,那可是先天灵宝啊!多少弟子自出生都没见过一件先天灵宝啊!这一大手笔可把众弟子给羡慕坏了。如今在昆仑山众弟子的心中,承慈的地位是直逼三清。

承慈到了玉清殿拜见了元始天尊:“弟子拜见师傅,不知有什么事要弟子去做啊?”元始拿出了红云的九九散魄葫芦道:“蕴养了红云的真灵千年,如今却是稳固了,吾原本想为其重塑肉身,但红云道友却打算散去记忆兵解重生。重生之前他想跟镇元子道个别,你送他去趟五庄观吧。”

承慈闻言大惊:“何止如此啊师傅。我劝劝红云,就算没了鸿蒙紫气也用不着想着重修一世啊。”元始看着承慈,解释道:“红云道友聪慧,当初紫霄宫听道之时便是明了道祖成圣之时亏欠了西方才借他还了因果,而后才出言像道祖讨了那最后一道紫气。然而自身福缘不足,没有抓住那一丝生机。而今身陨只剩真灵残存,即便是再塑肉身那西方二圣的成圣因果何其之大,如何是他能承受的。如此还不如转生重修了结了因果,天地因果之下却是天生自带大福源大气运,日后在洪荒中也可逍遥自在。”

承慈闻言恍然大悟,师傅这的确是最好的安排了。当下也不多说什么,带着红云的红葫芦便出发去了五庄观。

镇元子上次出关见好友不在五庄观,心急之下以地书推算却算到了好友已经身陨,急火攻心之下还跑去北海找鲲鹏打了一架。如果不是鲲鹏如今是天庭的妖师,有十大妖圣相助,只怕已经被盛怒之下的镇元子给打的形神俱灭了。

而今一看承慈居然带着好友的真灵前来,顿时喜不自胜。拉着承慈千恩万谢,但听闻好友将要兵解重生却又心疼不已,央求着承慈让自己与好友多相处几年再走。承慈无奈也理解镇元子的心情,两人叙旧自己也不方便呆着,于是便约定三百年后再来。

承慈在洪荒中漫无目的的飞了好久,一日却是心有所感,一算之下附近竟有有缘之宝出世。于是便降下云头,却发现那处已经站立着一位黄衫女子。

承慈上前见礼道:“后土祖巫却是有缘,今日怎么不在族中?”后土对人族颇为照顾,承慈作为人族圣师之前与她多有往来,相处的不错。也知她喜静不喜动,平日都呆在后土部落中不外出,故有此一问。

后土见是承慈也笑着回礼:“我旧居族中,心中烦闷出来走走,前日游历至此,将此地灵气浓郁似有灵宝要出,便停下来看看。”承慈刚想说话却是感觉到神府中青莲微动,感觉右边灵气似有异动,便向右方看去。

一阵灵光浮现,准提圣人便出现在了承慈边上。他一脸惊疑的看着承慈,自己的遁法这是被看出来了?不可能!自己乃是圣人,承慈虽然资质高但毕竟还只是准圣。咦!这法力波动承慈居然准圣后期了?这比自己成圣前的修为还高了啊,三清不仅自己成圣了自己孩子还这般厉害,这日后我西方教还怎么收信徒发展啊!

承慈和后土见是圣人,便躬身行礼:“拜见准提圣人。”

准提心中吃味,语气淡淡的“此方现世的乃是我西方教天定的迦楼罗,与我西方教有缘。”

承慈心想迦楼罗,那不就是孔宣他弟弟金翅大鹏嘛!当下开口道:“禀圣人,圣人有所不知,当初龙汉大劫后凤祖却是将两个孩子托付给了小子。”

准提成圣后第一次有人居然敢当面反驳他,心中怒火顿生,三清的孩子就能不将圣人放在眼里了吗!放出圣人威压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说了,此子与我西方有缘!”

后土受到圣人威压只觉得身上被压了一座大山,沉重无比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反观承慈却跟个没事人似的不由得心中暗暗称奇。

承慈心中也是觉得奇怪,神府中的青莲这么牛的嘛?居然连圣人威压都能扛得住?心中得意面上却不显,俯身一礼不卑不亢的说道:“缘起缘灭缘终尽,花开花落花归尘。半善半恶半随心,难彻难悟难归真。圣人却是着相了。师侄受凤祖所托照顾她的孩子,正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还望圣人行个方便。”

准提心头怒火中烧,却也不得不感慨承慈的悟性。想想他是三清的孩子,自己这么以势欺人也是不好。当下冷哼一声,袖子一挥转身消失了。

看着准提圣人走了,承慈紧绷的神经送了下来,长吁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拍了拍心道:“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圣人忍不住要揍我一顿出气呢。”

后土捂嘴轻笑了起来,没想到承慈道人还有这一面,倒也是挺可爱的。

空气中阴阳二气暴动,成漩涡状向中心席卷而来。阴阳二气的中心浮现一个瓶子与一个人影,承慈看着那瓶子便晓得这应该就是金翅大鹏鸟的法宝,阴阳二气瓶,乃阴阳二气之宝,内有七宝八卦,二十四气要三十六人按天罡之数方抬得动。此宝能装人。人在其中若不言不语,瓶内极是阴凉,一旦说话就有火烧来,一时三刻化为浆水。

天空降下雷劫,金翅大鹏有这法宝阴阳二气瓶的相助,却是轻松的抵挡了下来。

“金翅大鹏雕,你可愿拜我为师?”承慈见金翅大鹏度完劫,拿着阴阳二气瓶小心翼翼的警戒着看着二人。

“哼你是何人?我凭什么拜你为师。”大鹏生性高傲,虽感受到面前二人修为远高于自己,但也不想弱了气势。

承慈好笑的看着面前的大鹏,嘴巴逞强却暗暗的已经运起了遁法,只怕自己脸色稍微一变他就要架起虹光溜了。又怂又刚的,真是可可爱爱。

“吾乃玉清圣人座下大弟子承慈道人,受你母亲之托照顾你们俩兄弟,想必你在传承记忆中也知道了。当初只有你哥哥一人到了昆仑山,我在洪荒中苦寻你许久却不曾找到。不想今日如此有缘。如今你哥哥孔宣已经拜入我门下了,你可愿意也拜我为师?”

大鹏一听大喜,原本还以为自己半路被灵宝吸引受困于此,数万年才得以化形。之前三清成圣的威势他也感受到了,想着如今圣人门下自己再上赶着舔着脸去拜入,别到时候被人家瞧不起了。却不想如今刚化形自己师傅就找来了,又听说自己师傅之前一直在找自己,心中感动不已,跪拜道:“弟子金翅大鹏雕拜见师傅!”

承慈摸了摸大鹏的头,微笑的说:“而今你拜入我的门下,为师就为你取名金琼吧。”说完一指,金琼身上变多了几件行头,正是先天灵宝太极道冠,阴阳一气法袍,两仪微尘靴。这些法宝都是承慈在分宝崖上得来的,感觉与金琼自身的阴阳属性极为匹配,便都赐给了他。

金翅大鹏得了法宝心中也是极为欢喜,忙又跪拜谢了师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