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鸡巴嗯啊嗯啊网

第三十章

洪荒之慈航普度 不系之舟承 3317 2021-09-07 01:14

建立地狱轮回是何等庞大工程,饶是后土身为天道指定人物,也冥思苦想了十年才在心里有一个轮廓。后土睁开了眼睛,看着不断度给自己青气的承慈,虽不知有什么用处,但看着承慈神色萎靡,心知此举对他损伤极大,心下感动之余后退了数步。承慈迷茫的睁开了眼,见后土展颜一笑道:“道友,后土的大道就要成了。”

承慈喉头一噎,只觉得有千言万语涌上嘴边,两唇张起却空余无言。

见承慈一言不发,后土直觉一阵委屈涌上心头。一双美目含泪:“与道友相处匆匆数百年,后土实在心中欢喜。此后一别望君珍重。”

承慈看着后土眼中似有一方世界,想到今后两人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了,不自觉眼眶一热......

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ps:一直在两人旁边的金翅大鹏此时尴尬不已,不断地缩小着身子只求两人看不到自己。脚底痒痒的恨不得在血海中抠出个三室两厅。

后土起身站立。睛仍是发红,面上却不再伤心,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坚毅。她取出五滴精血交给承慈:“这五滴祖巫精血你拿去。三滴交给我的哥哥姐姐,他们却是能凭此再造个祖巫出来。还有两滴你自己留着,我观你炼体功法颇为神妙,有我精血之助定能更上一层。”承慈还来不及说什么后土便转身向天拜去。

“天道在上仅有盘古氏后土,感洪荒天地不全,众生死后无有归所之地,今愿以身化轮回,以全盘古父神开天之功。六道轮回,立!幽冥地府,现!”

只听见一阵阵轰隆隆的声音从幽冥血海传来,后土现出祖巫真身,数百丈的身躯慢慢虚化,化作六道轮回。承慈心中有感,拿出了当初在分宝崖上拿到的那本书,举在头顶朗声道:“人书出,地府立!”

人书飞向后土所化的地府之上,发出万丈毫光。化为一书一笔,镇压着地府气运,正是那生死簿和判官笔。

血海之上顿时烟雾缭绕,地府隐与烟雾之中沉入幽冥血海之下。

天道有感降下功德,一成降到了六道轮回之中帮助巩固稳定运行,一成降到了生死簿和判官笔上,七成降到了后土身后凝聚成了一个大圆轮转盘,正是那六道**。后土神识正飞出一道青光没入六道法盘,六道轮回法盘发出万丈光芒扫过洪荒,一时之间洪荒中的亡魂都受到了指引向六道轮回飞去。还有一层向承慈飞去,却是天道有感他提示完善地府之行为降下功德,承慈九转玄功自行运转吸收了功德之力,顿时八转圆满了。由于玄功吸收了造人,立地府的大功德。如今承慈的身体是金光闪闪,都可以媲美功德灵宝了,防御无双伤人不沾因果。

“尘归尘,土归土,灵魂归于后土,然而,汝无需痛苦和哀伤,死亡是生命的循环,并无丝毫掩盖,虚伪,黑暗。

吾身化六道,就是为了使汝等不至于消失,不至于堕落。道从不蔑视是为混元。从高而下看,更不需蔑视,高不是为了舍弃低而存在,而仅仅是为了守护和引导而来,是让汝等知道,汝等是永恒的种子,吾确实汝等的父母,引导汝等走上正义之道,在这之前,吾愿生生世世,守护于汝等。

这心愿,就是吾之大行,也是吾之根本法门。”

虚空中传来后土的声音,之后便归于平静。

后土以身化轮回,洪荒中众生灵跪拜感念后土娘娘大恩。甚至连六位圣人都朝幽冥地府方向一拜,感念后土为洪荒做出的牺牲。而巫族众祖巫则是一脸哀伤的望着轮回的方向久久不语。

后土身化轮回地狱是何等大事,功德只在那盘古开天辟地之下,后土也是象盘古大神一样身殉而化轮回地狱万物。

“轮回”的主体是虚妄的“执持识”,“轮回”的动力是“业感”,“轮回”的结束是“解脱”。

“道”认为每个人死后都要对在世所做的事情负责,接受“功过批判”,按照功过分作“六道轮回”,六道即六道桥梁,让鬼魂分别通往不同的地方投胎,以第一道至高,第六道最低,而“地狱”则是“六道轮回”的载体。

第一道是金桥:给在世时修炼过仙法、道法、佛法,积有大量功德的人通过,以升仙或成道。

第二道是银桥:给在世积聚功德、善果、造福社会的人通过,成为担任神职的地神,如土地等,得享人间香火。

第三道是玉桥:给在世积聚了功德的人经过,转世为有权贵之人,享富贵荣华。

第四道是石桥:给在世功过参半的人经过,投身平民百姓,享小康之福。

第五道是木桥:给在世过多于功的人经过,投身贫穷、病苦、孤寡的下等人。

第六道是竹桥:给伤天害理、恶贯满盈的人经过,分作四种形式投身:一为胎,如牛、狗、猪等;二为卵,如蛇、鸡等;三为虱,即鱼、蟹、虾等;四为化,如蚊、乌蝇、蚂蚁等。

至于轮回时间方面,以第六道经历的时间最长,其中投身为胎者,死后很快可以轮回为人;投身为卵者,需经历数次才能成人;投身为虱者,要经过多次轮回始能做人。不过,还是投身为化者最惨,因为本身要化身百万只蚊,再分成三魂七魄,待它们全部死光,经历多番轮回,才能正式转世做人。

从此,洪荒各生灵死去后魂魄有了依托,各得其所再也不要在洪荒之上飘飘荡荡。

承慈回过神时已经在地府了,他环顾四周,空荡荡的地府显得格外的安静。承慈茫然在地府中走着,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走过了金银玉石木竹桥,走过了十座阎罗殿,走了鬼门关,走过了忘川河,走过了十八层地狱,走遍了她身化的世界却没有看到心中相见的那道倩影。直到走到了奈何桥边,发现桥上居然站立着一道身影。承慈心中一热,身形一动却是立刻飞奔到了奈何桥上。

承慈到了桥边,看到一位婆婆坐在一小板凳上,手中的勺子搅动着正煮着一锅香茶,茶香可通九霄,让人闻了倍觉清爽。承慈心头一颤,小心的走上前去,紧张的开口之时嘴唇都在抖动:“后土,是你吗?”

那婆婆恍若未闻,从锅中舀出了一碗汤盛在碗中递了过来:“黄泉路上多辛苦,且饮一碗孟婆汤,前尘往事俱了空,天道之下好轮回。”承慈见面前的婆婆老态龙钟雪鬓霜鬟,眼神中毫无一丝灵光。哪还有后土的一点影子,当下泣不成声:“后土,我知道是你。你随我回昆仑山,我为你重塑肉身,好不好?”

孟婆却如同没有听到一半,机械式的把那碗孟婆汤递出,口中依旧道“黄泉路上多辛苦,且饮一碗孟婆汤,前尘往事俱了空,天道之下好轮回。”

承慈呆立当场,潸然泪下不自知。痴傻的看着面前的孟婆不断重复着递汤的动作得孟婆,只觉得心如刀绞。呆呆地接过了孟婆汤,当下心一横:“流年未亡夏日却已尽,既然缘起缘灭非人力可违,那我便听你的话,将前尘往事都忘了。”言罢就要把那碗孟婆汤往嘴里送。

“师傅!不要喝,千万不要喝啊!”在地府不放心跟在师傅后头半天的金琼看到承慈居然要喝孟婆汤,大惊!运起遁法飞上前去想抢下承慈手中的孟婆汤,奈何金琼刚化形不久,就算如今承慈失了意识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真仙可以近的了身的。玄功自行护主便将金琼震到了一边。

承慈一饮而尽,面前的孟婆浑浑噩噩的眼中顿时闪过了一丝迷茫。

孟婆汤一入口,一股六道轮回的道意便往承慈的识海中冲去,意图包裹住承慈的元神。但还没近身,神府青莲便如饿虎扑食一般吞了那股六道轮回。道意入体青莲子内的空间轰地一声,却是开始不断地向外扩张,呈无休无止之势。

承慈孟婆汤入了口眼神却恢复了清明,眼中一滴泪都没有了,无力悲伤不舍却汹涌而来。他深深地看着眼前人:“你放心,你心中挂念担心之事我自会帮你!”

转身走下了奈何桥,下了桥脚步微钝,没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桥上的人影。思虑过后伸手一指,刚滴落桥上的泪水浮在空中,催动生死簿中闪出一道灵光,混合着泪水化作了一块石头立于奈何桥边。石身上的字鲜红如血,最上面刻着四个大字“早登彼岸”。

“前世悠悠堪可叹,今生漫漫空遗恨。三生石空江自流,魂魄不见水悠悠。今生已知前生事,三生石上留姓氏,不知来生她是谁,饮汤便忘三生事。”

说完便带着金琼离开了奈何桥。奈何桥上孟婆听着逐渐远去的声音,空洞的眼中水雾浮现,一滴清泪滑过了面颊,滴落在了沸腾的汤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