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鸡巴嗯啊嗯啊网

第六十四章

洪荒之慈航普度 不系之舟承 3350 2021-11-16 15:55

准提圣人饶是圣人之身,也不敢硬接这能伤圣人神识的法宝。拿出七宝妙树挡了下来。

准提更加气愤,运上十层功力,一巴掌拍向承慈,承慈运上玄功,也不躲避,一枪像准提刺去,准圣以上打架都是看谁对天道领悟的深,如果你对天道的领悟不如对方,就算对方动作再慢,你也避不开,只有二人修为相当,才开始比法宝,比功法。

四周空间剧烈的震动着,接引急忙祭出十二品金莲台,稳住空间,承慈和准提的第一回合,很长也很短,承慈散了发髻,准提也退后了一步,准提和承慈都眼中冒火的看着对方。

准提大喝一声化出十八臂金身,向承慈攻来连劈三掌,掌式看似柔和,无声无息,准提使的是如来千手法,

漫天都是千手幻影,承慈踏着先天五方旗,祭出业火红莲噬神枪招招连绵不绝,攻向准提,犹似行云流水一般,瞬息之间,全身便如罩在一道光幕之中,准提的千手幻影竟不能伤他分毫。准提看着如来千手居然无法伤之承慈,心中也是称奇,又见承慈攻来,急忙让了开去,避过承慈攻击。承慈一枪既出,二抢随至,招招迅疾无伦,准提步伐显得有点慌乱。

承慈运上灵力,又一枪刺出,噬神枪的杀气合着灵力化为九道银芒,直取准提空门。准提见状也是打出了真火,老子看你是三清孩子的面子上收敛了许多,如今你居然敢来真的?准提现出金身法器,十八臂金身手中舍利子、丝绦、璎珞、伞盖、花贯、幡幢、金弓、鱼肠等数件法宝携无上威力向承慈打去。饶是有五方旗护体,承慈也被打出老远,吐出一口鲜血。

准提笑着说道:“承慈小友不如就此揭过吧。”

“tui~!”承慈吐了口鲜血:“圣人说笑了,这还没打尽兴呢。”地府天齐仁圣大帝一步跨出,出现在承慈身后,化出本体太**轮悬于承慈脑后。太**轮沟通六道轮回,引整个地道之力加诸于承慈一身。承慈顿时周身气势大涨。

承慈借助地府之力催动弑神枪,弑神枪顿时戾气大盛,杀伐之力明显上了一个层次。准提一下觉得吃力,其实他本来想拖时间,承慈毕竟不是圣人,自己法力无穷无尽,而他时间一久法力干枯,自己不战而胜。承慈招招相逼,他不得已只好认真。金身法器光芒大涨,十八臂中个个法宝飞向承慈。承慈噬神枪一抛,砸向那些人,自己拿出先天葫芦藤打向准提。那葫芦藤本就是先天,又得到女娲娘娘的造人功德,承慈手上多的就是先天材料,那是下了血本,那葫芦藤炼制的极好,困人打人二合一。

饶是准提圣人之身如今也是心神不稳,这天地的好宝贝是都被他们三清与承慈得了去了吗?自己西方苦哈哈的,成圣之前甚至只有一两件拿得出手的法宝。这都比不上承慈的零头了吧。准提拿出七宝妙树打算刷了这造人鞭。但人族至宝居然不能被刷。眼看着造人鞭就要近身将准提困住。

这时候突然出现接引法相坐在十二品莲台之上,接引化去了造人鞭的攻势,接引口中诵经梵音传出,承慈觉得心下一软觉得自己错了,突然青莲涌出阵阵清灵之气抵消住了梵音,承慈刹那就清醒了,一掌拍出打中了准提圣人的肩头。准提硬生生的接下承慈这一掌,身形晃了下,跌落地上,发髻都被打歪了,显得有点狼狈。准提心中发苦,想起自己身为圣人,如何可以这样被打?运上功力,包裹自身,化出金身,十八臂的法宝砸向承慈,口中运上法力念起佛教真言。

准提的法宝向承慈袭来,承慈急忙拿这噬神枪一一挡开,准提嘴中飞出一个个字,啊、嘛、呢、叭、咪、。。。。。字字如泰山压顶,向承慈压来。

承慈身体爆发出绚烂的光芒,腾空而起,噬神枪挽了无数枪花,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幕,配合着功德金光,倒是如满天繁星甚是美观,只是这样漂亮的光幕全透着凌厉。

准提感叹:这出场还真漂亮,但是他也不敢承慈这招用过一次,威力不在他的千手如来掌之下,准提金身,三目十八臂,具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准提手中拿着法宝挥舞着,如行云流水一般,瞬息之间,全身便如罩在一道光幕之中,抵挡那些凌厉的光芒。

准提开口:“道友这是奈何不了我的。”话才说完,那些光芒把准提围住,突然化为一葫芦藤,绑住准提。

准提脸色一变大喝一声,却是发现无用,那葫芦藤就是女娲造人时候用的,勾连着人族气运。突然准提发现,一道刺眼的光芒直冲他而来,宛如绚烂的银龙一般。承慈这是拼着全身法力,如果这一下不能伤害到准提,他也没有办法,这就是孤注一掷。

准提动弹不得面皮发红,以圣人之尊,被准圣绑住,他是第一个吧?准提运上十层的功力,弹开葫芦藤。承慈打到现在再也没有多余的法力,支撑葫芦藤,准提松了绑,但是承慈噬神枪已经到了,准提只好偏了下身子,这一下狠狠的刺在准提左肩,银色的血液流出,准提一掌打向承慈,在盛怒中的准提,也顾不得许多,又对承慈打出无数掌。承慈硬接了数招,但圣人攻势哪里是那么好接的,饶是自己体内有青莲供给法力,但毕竟供给有限,自己又还未成圣法力连番攻击下已经捉襟见肘了。

这可是圣人的十层功力,承慈法力后继无力,五方旗失去法力的支撑,重新回到承慈体内。失去五方旗的保护,承慈硬生生的接下准提的掌力。

承慈身子被准提打的飞了出去,金色的血从承慈口中慢慢流出,这次他是受了重伤。承慈觉得心脉都要断裂,连意识都变得有点模糊,眼前越来越黑,承慈觉得耳边似乎很吵,他觉得有点累想要休息,终于承慈的世界安静了。

承慈失去了知觉,陷入黑暗之中。

准提打完承慈出了气,看着承慈现在的样子,心.中也是紧张,草草的处理了自己肩膀的伤口,为难的站在那里,心想:这下怎么办?怎么会这样?承慈平时不是挺耐打的?有那么严重吗?这下怎么办?我打死三清孩子,三清会不会杀上灵山?承慈功德那么大,我西方教往后可怎么办啊?

三清身形浮现在承慈身后,接住了承慈。三清感受了下承慈的伤势,纷纷对准提怒目相视,老子和元始天尊纷纷给承慈输入着法力稳住伤势,通天二话不说直接祭出诛仙剑阵,诛仙四剑火力全开向准提攻去。接引圣人自知理亏,但也不忍心看着师弟一个人挨打。也顶着十二品功德金莲护住自己与师弟,入阵挨打去了。

承慈生生受了准提十多掌,知觉全失,心神沉入体中,身体中的那混沌青莲虚影动过了一下,承慈看着自己心脉果然已经断裂,功德在苦苦修补,但是他现在法力耗尽,功德修补的很慢,他元神呆呆的看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都可以感觉的到,他的生命在慢慢流逝。

承慈苦笑,他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状态,突然神识内的混沌青莲虚影开始不断的吸收它的生命,承慈的元神觉得自己很累,眼前出现了前世的家人,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有父母,看着他向他招手。承慈一笑闭上眼睛想:这样也很好,爸妈我来了。

承慈慢慢走向前世的亲人,突然听到耳边传来:“师傅,您醒醒!您不要吓我们。”却是在附近传道的孔宣金琼感应到师傅与圣人大战,匆忙赶来,正好看到承慈被准提圣人打退的一幕。承慈转头,看见了三清,看到了后土,看到了孔宣金琼,看到了三教中的众位师弟师妹。

画面又一跳,三清等人护着他的画面,又看见原始站在他面前:“承慈,你千万别和你师叔学。”看到了自己与后土在血海之上欢声笑语的画面。又看见了昆仑山上自己悉心教导孔宣金琼的画面,还有那些师弟们一幕幕出现在他的面前。

承慈笑笑转过头,看着前世的家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妈,我现在过的很好,我有了很多牵挂的人,我不能走!”说完回头走向三清。

承慈体内突然飞出两滴蕴含着庞大灵气的血液,正是当初后土化六道轮回前留给承慈的两滴祖巫精血。

两滴精血自动飞到承慈体内,一旁的太阴却控制住六道轮回之力,死死地镇压住了其中一滴精血。老子看了眼太阴,长叹了口气。元始狠狠地瞪着太阴,眼神里充满了怒其不争之意。

承慈感受一股充沛的法力涌入身体,心脉迅速的修复,甚至自己身体融合了这股法力之后身体强度开始更进一步。突然又有两股熟悉的灵气出现,他的元神与吸收了那灵气,他觉得生命又回来。而肉身也在那灵气地滋养催动下不断强化,承慈感觉原本困住他如同天堑一般地玄功屏障瞬间碎地稀烂,自己的九转玄功终于到了九转初期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