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鸡巴嗯啊嗯啊网

第五十五章

洪荒之慈航普度 不系之舟承 3419 2021-11-16 15:55

通天热情的将二圣拉上了大殿上门的座位坐下,手一挥,取出了诸多灵果灵茶,热情的招待着。

老子看着二圣:“不知二位师弟今日到访所谓何事啊?”

接引一脸疾苦,说道:“我和师弟算出人族将立三皇五帝,想来与三位师兄商议一番。”

通天顿时急了:“哼,此我等东方之事。你们西方来横插一脚算怎么回事?”接引和准提没想到刚刚热情过头的通天说翻脸就翻脸,一点情面都不讲的就拒绝了。

元始也有些不太高兴,毕竟三皇五帝的功德关乎通天,当下也说到:“我大哥太上教主为人教教主,掌人族至宝崆峒印,自当由我三清主持三皇五帝事宜。”

准提接话道:“大师兄为人教教主,但我西方也立教统于人族,此前人族争天地主角之位时,我西方也是出过力的。”接引也接话说:“三位师兄在人族中地位崇高我等自是不敢相争。三皇之位三位师兄大可包囊。我等就是想分着立五帝的功德。”

“哼,我等东方玄门正宗。师傅的亲传弟子。这教化之道自然是由我等当仁不让。”通天没好气的说。

“我等也是老师的弟子,怎么能什么事都推给师兄。再说了,我西方同样受教于玄门,这教化之事却也不输东方。今日我等正好带了弟子前来拜会三位师兄,正好三位师兄的嫡传弟子都在,不若让他们论道一番,也好让我东西二方多些交流接触。”西方圣人这番话说的滴水不漏,三清也不好不让小辈论道,不然传出去好像我三清弟子怕了他西方,只是对方今日明显是准备充足,自己门下弟子是否能应对的过来呢。

承慈一脸微笑的对着准提圣人拱手拜道:“师叔说的有理。”

噗…

三清心里顿时笑开了花,通天都要忍不住起身为承慈鼓掌了“小承慈这话接的好啊!”西方二圣今日有备而来,打着带弟子论道之名来争五帝之师的位置。只是这论道…有承慈在场,西方别说今天就带了六个弟子,再多来些也是白搭。毕竟境界修为的鸿沟在那摆着呢。

准提圣人尴尬的笑了下:“承慈小友同在紫霄宫中听道。如今更是被洪荒中称作圣人之下第一人,跟这些小辈论道实在是有些失了身份。不若一同与我等上坐旁听,也好指点一番。”

三清心中顿时大翻白眼,有本事你别怂啊。不过对方都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好不要面皮硬让承慈上场。于是便让承慈一同坐下,并召来了各自弟子前来大殿论道。元始想着燃灯辈分也高不方便与二圣的弟子论道便让他在一旁听着不用下场论道。

龟灵人小胆大,率先下场论道。

“道祖创立玄门,我们皆是道祖门下,请问你们所说的佛是为何物?与我道门有何关系?”

药师行一佛礼,“若欲求佛,即心是佛。若欲会道,无心是道。”

“云何即心是佛?”

“佛因心悟,心以佛彰。若悟无心,佛亦不有。”

“云何无心是道?”

“道本无心,无心名道。若了无心,无心即道。”

龟灵很快便败下阵来,三霄见龟灵吃亏也下场了。

“佛子既然言无心是道,心泯道无,心道一如,故言无心是道。身心本来是道,道亦本是身心。身心本既是空,道亦穷源无有。观汝形质甚小,却会此理。”

日光也下场了“大德只见山僧相,不见山僧无相。见相者是大德所见。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其道。若以相为实,穷劫不能见道。”

“”今请佛子于相上说于无相。”

“四大无主,身亦无我。无我所见,与道相应。’大德若以四大有主是我,若有我见,穷劫不可会道也。”三清在上座眉头深皱,大家都是道祖座下听道的,他们发现如今西方的道已经全都变了,彼知己而己不知彼,如此情况下论道可以说胜率渺茫。非常容易便被牵着鼻子走,完全被对方掌控全局。

广成子见三霄吃亏,也开口说道:“修仙者,骨之坚秀;达道者,神之最灵。携箪瓢而入山访友,采百药而临世济人。摘仙花以砌笠,折香蕙以铺裀。歌之鼓掌,舞罢眠云。阐道法,扬太上之正教;施符水,除人世之妖氛。夺天地之秀气,采日月之华精。运阴阳而丹结,按水火而胎凝。二八阴消兮,若恍若惚;三九阳长兮,如杳如冥。应四时而采取药物,养九转而修炼丹成。跨青鸾,升紫府;骑白鹤,上瑶京。参满天之华采,表妙道之殷勤。比你那静禅释教,寂灭阴神,涅盘遗臭壳,又不脱凡尘!三教之中无上品,古来惟道独称尊!”元始听完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新收的徒弟里还是广成子最有悟性啊。

西方众人一时也沉默了。不多时,大势至开口

“为僧者,万缘都罢;了性者,诸法皆空。大智闲闲,澹泊在不生之内;真机默默,逍遥于寂灭之中。三界空而百端治,六根净而千种穷。若乃坚诚知觉,须当识心:心净则孤明独照,心存则万境皆清。真容无欠亦无余,生前可见;幻相有形终有坏,分外何求?行功打坐,乃为入定之原;布惠施恩,诚是修行之本。大巧若拙,还知事事无为;善计非筹,必须头头放下。但使一心不行,万行自全;若云采阴补阳,诚为谬语,服饵长寿,实乃虚词。只要尘尘缘总弃,物物色皆空。素素纯纯寡爱欲,自然享寿永无穷。”

三清算是听出来了,这西方二圣收徒不久,就算再有悟性也不可能短时间里悟出如此道理,想来是二圣早就私下传授论道之法,就是为了此时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玄都:“夫禀二气而生,居三才之际:灵于万物者,谓之最灵;灵于最灵者,谓之圣人。圣人代天地而理万物者也,于是因言以立道,因道以制名。”

玄都,多宝,云中子纷纷下场,西方弥勒,月光,地藏也加入其中。一时之间殿内道意弥漫,呈龙虎之势。然而三教弟子毕竟准备仓促,不敌西方众人有备而来且熟悉东方的道,三教弟子对西方的八百旁门却知之甚少,虽有大道但对方剑走偏锋,逐渐有些招架不住了。

三清交换了眼神,心中暗自叹气,这场论道只怕是要输了。毕竟自己的弟子连自己的道都还没摸清楚,更何况如今面对的是一种完全陌生的道。

通天冷哼一声:“这真是他的参悟?”

接引圣人和准提心中暗道稳了,面上还是笑着说道:“我给了一点点指引,师兄可不要以为是师弟作弊啊!”

承慈也开口说:“师公曾言大道三千旁门八百,世间万事万物皆在道之中。我玄门弟子平日专研三千大道,却不想圣人的旁门大道也这般出色。圣人收的好弟子啊。”

西方二圣听到承慈夸赞心中也是得意。承慈给了三清一个放心的眼神,瞟了一眼慈航,三清心下明了。对啊,怎么忘了承慈的自我尸也在场内呢。

“道可道,非常道!”慈航一下场便以老子的道德经开篇震场!不说场下众弟子,便是高坐殿上的圣人也有所感悟。

慈航稽首笑道:“刚论道许久,贫道想回到龟灵师姐最初的那个问题,何为佛?”

大势至回到:“我佛法渡世人者为佛。”

“贫道刚粗辩佛理,却觉得若佛度众生,那世人日行一善,便一乡一里有百善。若一人爱一人,便少鳏寡孤独。那佛本无形无相,以众生为相。芸芸众生皆可为佛!”

准提眼冒金光,此子悟性不在承慈之下啊!为什么!为什么?此等与我佛门理念想合之人都在三清门下,我西方出个人才怎么就这么难呢?

大势至被说的哑口无言,弥勒见状开口道:“那么敢问道兄,何为道?”

慈航弹了弹衣角:“我即是道!”

哈!一连败两场!完美!

地藏开口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恨离别,我佛有无上经,使人超脱苦难,抵达彼岸,道门有何法?使人脱离苦难?”

“自然之法!”

“何为自然之法?”

“顺其自然!”

“何为顺其自然?”

“生时,纵意人生,老时,颐养天年,病时,思念阔达,死时,落叶归根,爱时,轰轰烈烈,恨时,学会放下,离时,学会珍惜,怨时,学会平静,求不得时,学会前行,五阴炽盛时,懂得智慧。”

“佛法引渡,令世人忘记八苦,而道法不同,令世人记住八苦,懂得八苦,拿得起,也放得下,此乃道门玄法。”

地藏双手合十:“小僧受教了!”他要让世人忘记苦恼,认为三者皆空,但慈航反而直指本心,忘却是逃避。唯独勇敢面对,才是真理。其境界其智慧比他要高。

三清冷静的看了眼开始着急的二圣,基本操作基本操作,不要慌不要慌哈哈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