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鸡巴嗯啊嗯啊网

第六十六章

洪荒之慈航普度 不系之舟承 3383 2021-11-16 15:55

承慈原本还想好好闭个光,却又想着如今人皇事宜诸多。便告辞了三清,带着孔宣和金琼去了人族中。

元始天尊看着承慈忙碌地身影不放心,想了想说道:“如今西方二圣掺和进了人皇之争,光多宝一个人在人族中辅助人皇实在是不够。我等多派些弟子下去吧。”老子与通天觉得说理。

元始天尊招来了十二金仙,对广成子道:“广成子,燃灯如今正在闭关巩固修为。你为我门下十二金仙之首,此次便由你带领众师弟前往人族。”说完,又拿出一枚方印道:“此印名为番天印,乃是当日为师补天后拣回那断了的半截不周山脉所炼成,不周山脉乃是盘古大神脊梁所化,故此番天印威力惊人,为那后天灵宝顶级,你且拿去防身!”

那盘古弓只为那盘古大神一根肋骨所化,在后羿手中使用开来,便有那堪比先天的威力,盘古脊梁所制成的番天印,如何会只有后天灵宝顶级威力?原来那盘古脊梁化做不周山脉后,日日在洪荒风吹雨打,灵气渐渐被逸散吸收,不似盘古弓那般被十二祖巫供在祖巫殿保持灵气不散。而后羿又是巫族血脉,修炼巫族功法,和那盘古弓可以做到弓人合一。不过饶是如此,番天印还是有惊人的威力。

广成子此刻双喜临门,自然是心花怒放,只在众人艳羡中跪拜原始天尊大恩,接过那番天印,领着众师弟去那洪荒找寻人皇去了。

承慈带着孔宣金琼原本向那阳武都前去,路上又拐去金鳖岛带上了龟灵。

这一日,却是来到了一个部落村庄里,只见十几个小孩围在一起嬉闹,承慈瞧得奇怪,却是见中间有一个年轻人衣衫褴褛,面容消瘦,口中喃喃自语,时而望天,时而看地,正拿着一根棍子在地上写写画画,依稀看得出是一只小鸟的模样。

承慈询问旁边一个小孩道:“这人是谁?在做什么?”

那小孩子拍手笑道:“这人名仓颉,是个疯子,每天都在这里发疯,很好玩的!”说完一派手就和旁边的同伴一边跳,一边叫:“疯子仓颉,仓颉疯子!”

仓颉却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只在那自顾自的继续写画着,却又画了一个鱼的模样。

承慈听得那人名为仓颉,心中暗道自己没白跑一趟,这就是人类造字始祖。看着那些拍手笑话的小孩,心中感叹,正所谓曲高和寡,高处不胜寒,每一项改变人类进程的发明不是在意外的情况下产生,就是在不被理解中问世。后世方块汉字盛行于世,延续了几千年文明,可谁又知道汉字汉字始祖被人唤做疯子呢?

承慈心下感动,蹲在仓颉身边看着仓颉涂涂画画的图案。如今仓颉还在摸索阶段,文字都还没成型,画的图案奇奇怪怪的。承慈就那么静静的蹲着,安静的注视着仓颉。看着这开启文字大门之人,仿佛看到了后世璀璨的文化文明。

一旁的龟灵拉着孔宣的衣袖:“大师兄这时怎么了?怎么这么看一个疯子?该不会是也......”龟灵自从亲眼见识过承慈的实力后,再加上无当一直教导自己师伯一脉最重礼仪。所以不太敢像原先一般对承慈说话那么放肆。

孔宣也不回答,龟灵好奇的看着他。发现他与金琼看着仓颉在地上所画的图案着了迷一般似有所悟。心下好奇也跟着观察地上鬼画符似的图案,看了半天还是不明所以。

承慈看着仓颉画了一阵苦恼的样子,从他手中接过了树枝,在他画的那小鸟旁边写了一个“鸟”字,又在那仓颉画的那小鱼旁边写了一个“鱼”字。然后就静静的呆在那里。

孔宣与金琼看着承慈所写的字,脑中一片清明。似有一束灵光闪过,两人纷纷盘腿席地坐下体悟。仓颉为了造字,不知道受了多少苦楚,嘲弄者有之,同情者有之,早就习以为常了,见承慈在旁边比画,也不以为意,只不理睬,眼睛却是不由自主的瞥了那“鸟”“鱼”二字一眼,一看之下,却是大吃一惊,只见承慈写的那“鸟”“鱼”珠圆玉盛,笔画简洁,哪里是自己画得那两副七歪八斜的图画可以比拟。

仓颉只用手上树枝照着“鸟”“鱼”二字写了一遍,然后又闭着眼睛沉思了一会,在睁开眼睛时却是泪流满面,对着承慈一拜道:“道长真乃高人也!洪荒百姓将永远铭记道长大恩大德!”

突然,仓颉却是将手中树枝“啪”的一声折断,口中一口鲜血喷将出来,仰天长哭道:“可叹我仓颉辛苦造字二十余年,到头来却不知世上早有字体问世,留此造字之笔何用?”

仓颉正欲将那手中折断的树枝扔出,却是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原来仓颉这二十年来殚尽竭虑想要造,此刻只道自己是做了无用之功,徒留笑柄于世,心神激荡之下,却是晕了过去!

那些旁观的小孩见此情景,一轰而散,承慈却是羞愧有加,心道自己仗着后世所学,虽然本意想提点仓颉一二,但终有卖弄之嫌,没想到此刻却是弄巧成拙,害得仓颉心灰意懒,心道若自己为那仓颉,怕也是这般动作无二。又想道如果造字之举就此耽搁,自己恐怕就是人族千苦罪人。

承慈只赶忙一道玉清灵气挥向仓颉,护住其心神,仓颉自是悠悠转醒!

仓颉只觉浑身精力,更胜以往,倒也知道了承慈的大能,却是面色苍白道:“道长何必救我?”

承慈却是道:“你家住何处,可还有其它家人?”

仓颉闻此话却是一个激灵,复又起身向承慈行了一礼道:“还要多谢道长提醒,仓颉家中还有年迈老母一名需要瞻养,却是不敢就此轻生!”

承慈心道还好,却是对仓颉道:“贫道可否上你家坐坐?”

仓颉道:“道长高才,仓颉求之不得,只不过家中简陋,怕是圬了道长法驾!”仓颉虽是刚从悲苦中回复过来,一下子还不能完全释怀,但终究是心胸豁达之辈,心道自己造字不成,能够学习也是好的!

当下仓颉便带着承慈和龟灵回到屋中,承慈也不管正在领悟中的孔宣与金琼。文字还未出世之时,两人能领悟也算资质高深,但能领悟的实在有限,不久自己自会醒来。却是见一间木棚茅草房搭在一棵大树下,异常简陋,门口坐着一位白发老太太,拄一拐杖,正在翘首以盼。

仓颉上前扶住那老太太礼道:“母亲安好,仓颉不孝,却是让你受苦了,此位道长高才,却是点醒了仓颉。”

老太太闻言赶忙请承慈屋内就坐,承慈见老太太步履蹒跚,心道怕是活不久了,只暗叹了一口气。

进来屋来,却是见屋中仅有一床一桌两椅,而墙脚又摊了一些茅草,想来是仓颉睡觉之处。承慈又看到墙上却是挂着自己画像,下面香灰甚是新鲜,心道这母子两食不裹腹,衣不蔽体,却还是不忘记祭祀,自己真是受之有愧了。

仓颉见承慈进来只盯着墙上圣师画像发呆,心道三清圣母圣师画像却是洪荒中每户人家都有一幅,却是并无奇特之处啊!突然却是想到跟在承慈身后的那三人,似乎看着像是三教护法?由于三教弟子经常在人族中布道,许多庙里都挂着他们的画像。就是不如诸圣的画像一般乎乎都有,所以仓颉一时之间并没有认出。是了,除了圣师,还有谁能倾刻间就写出两个让自己穷二十年心血也写不出来的字体?仓颉也是绝顶聪明之人,要不怎能行那造字之举,当下里想了个通透,急忙“扑通”一声跪下,拜道:“仓颉却是不知圣师到来,圣师万岁,卤莽之处还请圣师大人不记小人之过!”

只见一阵青烟闪过,承慈却是回复了本来面目,那老太太此刻见得圣师下凡,只感动得泪流满面,颤危危的要跪倒行礼,承慈如何肯接,只一道生生之力挥向老太太,老太太便跪不下去,只得口呼:“圣师万岁!”

承慈道:“我见你时日无多,但想你含辛茹苦带大仓颉,却是没享过一天安稳日子,因此续你二十年寿命!”

老太太得到承慈生生灵气后也是觉得身轻气爽,眼下洪荒生活条件粗鄙,普通人不过才三四十岁就要去世,还要时时担心,承慈一挥手就给了自己二十年安定生活,如何不喜,仓颉事母至孝,前十几年来却因为造字之举,颇为冷落老母,正心愧不已,此刻也是大喜,便过来扶着老太太扶着向承慈拜谢。不过两人不知,单单是那股生生之力其实并不足以让其延寿二十年之久,毕竟人间寿命生死簿上早有定数。是太阴在地府以功德强行在生死簿上为仓颉之母续上了二十年阳寿。

承慈对仓颉道:“你却是不必误会,眼下洪荒众人却是并无字体,我也是看你造字之举,才心有感悟才写出那‘鸟’‘鱼’二字,其余却是不知了,造字乃是教化洪荒万民,有功与千秋万世之事,你且不要放弃,当继续将那些未完之字造完!有甚不明白之处可来问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