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鸡巴嗯啊嗯啊网

第五十九章

洪荒之慈航普度 不系之舟承 3343 2021-11-16 15:55

伏羲也不负众望,任部落首领期间,做了许多教化洪荒万民之举。

那时的人们还是按照当初承慈所教的仅用树叶和兽皮裹在身上,十分简单,每到冬天便有许多老人和小孩冻死,伏羲便用动物骨头为针,用动物的筋为线,将那些猎物的皮做成衣服,大大的增加了御寒能力,使很多人免于冻死。伏羲又见当时用在绳上打结的方式来记录每天打猎捕鱼收获很不详尽,于是就发明了一种简单符号用来记述。

而后有一天,天降一个红绣球砸在伏羲面前,伏羲从中领悟到了婚嫁之道,在各个族落中倡导男俜女嫁的婚礼习俗,结束了长期以来子女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状态。又依据伏羲琴发明了陶埙,琴瑟等乐器,创作乐趣歌谣,让大众在劳动之于放松自己,提高了工作效率。

如此便过了十几年,华胥部落越来越强盛,中间华胥部落周围一些部落,听闻伏羲之事,便举族来投,纷纷归顺,华胥部落自也是越来越兴盛发达,原来的小寨子已经远远不够众人居住,伏羲苦恼不已,每日在想着如何解决众人居住问题。

这日伏羲却是想到了那天母亲华胥所言,沐浴焚香跪在太清圣人的画像前:“太清圣人在上,人族伏羲有感人族人口猛增,现有得洞穴无法容纳人族发展,请圣人指点。”

却说那伏羲正向老子画像祈祷完毕,却是见一城郭模型径直从画中飞到了桌上。伏羲大喜,连忙向画像跪拜谢恩,将那模型收入怀中。伏羲也是天资聪颖之辈,一见那模型,登时便明白了怎样解决族人居住问题。大喜之下连忙出外和族人商议那建设城郭之事去了。

后伏羲带领族人在陈地按照母亲所给的模型建造了都城,以供族人居住。陈都建造后,伏羲在归顺自己统治的地方委任官员,推广风衮部落的先进之处。如此过了十几年,众部落都感怀伏羲恩德,于是一起赶到陈都,推伏羲为天下共主,伏羲声望一时无两。

承慈自然知道此事,心道人族大兴果然是天道使然。这一日,出了天庭的承慈走到了一处高山之下,只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却是见石头旁边一片绿油油的小草长得青翠可爱,见得承慈到来,那片小草居然无风自摆,承慈只暗暗称奇,也可看出这片小草甚有灵性,于是心念一动,一道先天灵气拂了过去,却是见那片小草中长出了一棵五彩九穗谷。承慈看到那五彩九穗谷,哪里还不明白此为那洪荒第一批谷物种子,却是要经过自己的甲木青气催生才能生长,如今天皇伏羲即将功成,合该地皇神农问世。当下,承慈便将那株五彩九穗谷摘于怀中。

休息片刻,承慈继续前行,来至一小村庄中,却是见到一个小孩坐在草坪里望着天空的飞鸟发呆,承慈也不以为意,从那小孩身边走过。却听见那小孩叫道:“道长,请留步!”

承慈停下身来,却见那小孩十岁左右,长得眉清目秀,两眼乌黑发亮,偏生给人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当下问道:“小朋友,你可是叫我?”

那小孩却是不识承慈圣父身份,只向承慈恭敬的行了一礼,道:“我名唤烈山,见道长仙风道骨,气度不凡,想来定是大能之人,或许道长可以帮我!”

承慈一听那小孩名字,心道真是塌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烈山即以后三皇中的地皇神农。当下也不指出,只和声道:“你才十岁而已,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烈山道:“我每日观那飞鸟,它们只吃些草木之籽,却也可以生活,不知我们族人可否也只以草木之籽为食?”

承慈心道果然如此,道:“你的族人以那禽兽鱼果为食,乃是甚好之事,你为何有此想法?”

烈山却是眼睛一红,道:“如此我父亲便不要丧命,族人也不要多有饿死了!”

原来如今人族飞速发展,人口成倍增长,却依然是开打猎捕鱼摘野果为生,慢慢的便难已维系生活,许多人便饿死了。又因为洪荒凶禽猛兽甚多,因此打猎之人死伤是时有的事情,烈山之父,正是在烈山八岁那年打猎时被毒蛇咬死,剩下烈山与母亲相依为命。

承慈听得感慨不已,暗想每一次人类科技的进步果然都是建立在痛苦之上,当下伸手从怀中拿出那株五彩九穗谷递给烈山道:“可怜你一片赤子之心,你便将此拿去种在地里,日后结出谷物自可保你族人吃食无忧!”

烈山见那株五彩九穗谷五彩光华闪耀,一种浓郁的说不出的香味从上飘来,心道此物定非凡品,当下跪下拜谢,接过了那株五彩九穗谷。洪荒之人淳朴善良,自不会有骗人之心。又道:“道长大德,烈山本想拜道长为师,不过听我母亲说,烈山刚出生之时便已经拜过师了,虽然从未见过老师,但也不敢另拜。因此,只能叩头答谢道长大礼,还请道长留下姓名,到时候谷物成熟,烈山定第一个祭拜道长知晓!”

承慈心道定是三清了,只不过不知道是师傅还是师叔?当下只对烈山笑道:“姓名却是不必留下了,你以后自然知道,不过此株五彩九穗谷却是我代你手赠送给天下万民,你在懂得如何种植以后,却是要将之在洪荒推广!”心道自己此话却是多余了,地皇神农自不是藏私之辈,便接着道:“你以后成就不可限量,却要记得时刻心系百姓,百姓之疾苦乃是你疾苦,百姓之痛楚乃是你之痛楚。”

烈山似懂非懂,当下只将承慈话语牢记心中。承慈也不点破,只待烈山走后,起身向那北海边飞去。

北冥海,鲲鹏静静的悬浮在海面上,似在等着什么。

不多时,承慈的身影浮现,对着鲲鹏行了一礼:“鲲鹏道友,如今人皇证道在即,想跟道友要回帝俊的河图洛书。”

鲲鹏冷哼道:“哼,当日通天圣人治天水之祸时已经不问自取拿了一回了。如今你个小辈好大的口气。居然敢直接跟我讨要灵宝?”

“妖师说笑了,那河图洛书本就是帝俊的灵宝,贫道在来之前已经分别向帝俊之子陆压与妖族圣人女王娘娘禀报过了。两人都答应了。还请妖师归还原本妖族之物。”

“哼,你一个小辈也敢拿圣人来压我。废话少说做过一场吧。”

鲲鹏话还未落,便祭出妖师宫砸了过来。承慈也不废话。两人打的时有来有回。

一个月后,鲲鹏冷哼一声:“哼,本座不欲再与你多做争斗,这河图洛书便给你吧。但我可不是因为怕了你,是看在整个妖族的面子上。”说完身影一闪,回到了北海之下。

承慈收了灵宝,福了一礼。心中暗道死傲娇!明明之前便跟女娲娘娘做过交易了,以河图洛书来换取当初他在巫妖之战中的逃跑间接害了伏羲大神的行为。只是鲲鹏觉得这样面子过不去,硬是拉着承慈打了一个月,把戏演够了才把灵宝交给承慈。这样也不算坠了他的威名......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却说伏羲建立陈都后,被推为天下共主,管理的地盘人手多起来,却是每天都听到有地方汇报那些风、雨、雷、电等灾害,而且灾害一来,人族总是无法逃避,经常是十室九空,死伤不其数。

原来巫妖大战中掌管洪荒元素的巫族与掌管日月星辰的妖族几乎全军覆没,两族仅剩的一丝血脉也听承慈之言迁那北俱芦洲去了。而昊天王母重开天庭却因为封神大战还未进行,人手不够,自然管理不好,此也是没有办法之事。

伏羲苦恼不已,总想着如何避免这些损失,便每日昼观太阳,晚观月亮星辰的运行轨迹,又查看山川河流走势,想要找到些灾难发生的规律。但如此庞大的工程岂是短期内可以完成,想那妖皇帝俊与东皇太一天纵之才,还有那先天灵宝河图洛书相助,却也是苦思四千年才想得个透彻。转眼十几年过去了,伏羲只毫无头绪。

又一日,伏羲坐在洛水河畔抬头观看着日月星辰的轨迹,失神的想着什么。

河边走来了三道人影,两男一女,端是神采俊朗,美貌非凡。三人走到伏羲身边拜了一礼:“拜见人皇。”伏羲回过神看着面前的三人,想着定不是凡人,忙起身回礼:“两位客气了。不知两位仙人如何称呼。”

“在下道号承慈,这位是阐教副教主燃灯道人,这位是天庭的九天玄女。”

伏羲一听,居然是人族圣师,慌忙下就要拜倒。承慈哪里敢受伏羲大神之一礼啊。忙扶住了伏羲:“人皇不可多礼,小道可承受不起。你也是为万民而来,那些俗礼却是免了。”说完,从怀中掏出那河图洛书递给伏羲道:“此为那先天灵宝河图洛书,原本为那妖皇帝俊之物,上有周天星斗运行轨迹,你且拿去好生研究,当能达成你心中所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