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鸡巴嗯啊嗯啊网

第五十一章

洪荒之慈航普度 不系之舟承 3382 2021-11-16 15:55

承慈刚脑子里想起后世平心娘娘的传说,心中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在结界中说与三清。

三清听完也是被承慈的想法给震惊到了。

老子沉思片刻道:“此法虽然冒险,但操作起来可行性极高。”

元始也是赞同:“如此说来这人族三皇是不得不立了。承慈,你去那娲皇宫一趟,要来伏羲的真灵。有些事我们还是需要早些做准备的。”

承慈拜别了三清。

刚出了大殿,玉清弟子便围了上来。

“大师兄,刚刚师傅他们怎么了啊?那一阵圣人威压实在是太可怕了?”

“是啊大师兄,发生了什么吗?有什么需要我们效劳的地方吗?”

承慈一一安慰了众人,正打算离开,看到了一旁的燃灯看着自己一脸的望眼欲穿!

承慈一拍脑门,走向前到了燃灯面前。从空间中取出两仪珠。递给燃灯说道:“副教主幸不辱命,这两仪珠我给你寻到了。”燃灯颤颤巍巍的接过了两仪珠。坦白说,他之前一直在担心,洪荒中为了件先天灵宝自相残杀强取豪夺的燃灯见的太多了。虽说承慈在洪荒中是出了名的多宝,但好歹也是件上品先天灵宝,洪荒中数的出数的啊。如今承慈居然真的就给了自己。虽说之前就有了心理准备,但灵宝到手中的那种安心踏实感却是怎么也难以言表的。燃灯不由得对自己之前的忐忑不安而感到内疚不已。

两仪珠到手,元神中韵养的量天尺狂跳,燃灯之前就得承慈提点明悟了己道,如今灵宝到手更是感到自己随时都能斩尸。燃灯激动的对着承慈一拜:“吾道将成矣!谢过大师兄!”

众人见燃灯对承慈尊敬有加,之前心中对燃灯的隔阂也暗自放下了。

慈航微笑着开口:“大师兄,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我们也要先天灵宝。”

广成子一向不喜欢慈航的没大没小,当下反驳道:“胡闹,那先天灵宝你以为是大白菜啊!我等这么多人你别让大师兄为难了!”而后又对承慈说:“大师兄,师弟们开玩笑的,您别在意的。”承慈看着原本有些意动的师弟们在广成子的呵斥下纷纷安静了,心想果然不愧是原来的人皇之师,十二金仙之首,师傅钦定的金钟小能手啊。这么快就在弟子中树立了威信了。

承慈笑了笑,对众师弟说:“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先行告辞了!”说完身影一闪,消失在了昆仑山。

承慈径直向三十三天外飞去,路上遇到了另一行人。承慈见是原先的妖庭妖圣白泽,呲铁与英招带着身后数妖族,也是往娲皇宫方向飞去。

承慈见其中有一个少年,长的与东皇太一有七八成相似,心想这大概就是太子的儿子东君了。

众人一起到了娲皇宫求见女娲娘娘。青鸾打开了道宫的大门将众人迎入了殿中。女娲娘娘正坐在大殿之中。

妖族众人一见了女娲娘娘纷纷上前跪拜:“拜见女娲娘娘,求娘娘出手救救我妖族吧。”女娲娘娘闻言也是一脸为难:“我哪里没有想着妖族,只是巫妖量劫妖族没落乃是天定,更何况如今染上了量劫业力。哪怕我是圣人,如今也是一筹莫展啊!”

众妖一听连圣人也如此说,嚎啕大哭成一片。白泽用力的磕头:“我等自知业力难除。但为了天下众妖,再难也得有人去做。我等此次前来还想迎回我妖族太子陆压。有两位妖帝的子嗣坐镇族内。我等妖族才有了主心骨,才有未来发展的根基。”

女娲娘娘看众妖哭的伤心,心中也着实难受。唤青鸾将陆压带了上来。陆压看着这些昔日父皇的旧部下,也是悲从中来,与堂弟东君抱头痛哭。女娲娘娘等着众妖发泄完了情绪平复了下来,开口道:“大战之前帝俊将孩子送来,便是为了保住妖族的希望。我如今将他交给你们。你们要好生看护。他还小,难以担当如今妖族的重任。白泽你当年便是帝俊的智囊,要多在旁边帮衬着些。”白泽连忙称是。

陆压却松开了东君,抹去了眼泪。满脸坚毅的上前说道:“娘娘,我不愿意离开。我想在娲皇宫继续修炼。现如今我又如何当得了太子。吾只恨自己法力低微,报不了父仇,振兴不了妖族。我想跟娘娘学好了本事再回妖族。”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你还想着找巫族报仇?”陆压扭头一看,正是承慈道人。“哼,我要寻那巫族报仇与你何干?”

“巫族战后惨烈程度与你妖族不相上下。你身为妖族太子不思如何恢复妖族的元气善待自己的子民。一心想着报仇报仇,怎么,你还想妖族的惨剧再发生一次吗?再说了,巫妖两族如今都已覆灭。吾之英雄彼之恶魔,那还剩什么仇怨,不过都是滚滚天道进程下的尘土罢了。”

陆压呆立当场。承慈见他这模样,心中也是感叹亡国太子不好当啊,短短数千年间先是九个兄弟在他面前陨落,之后他父母叔叔都一一离去。接连打击下能承受下来已经很好了。承慈又开口说:“如今你为妖族太子,应当多学学你的父亲,一心为了妖族着想,一切以妖族子民的利益为先。如今巫族抵消了业力,你更是应该要好好…”

承慈话还没说完,一旁的白泽便惊呼出声:“什么!巫族抵消了业力?他们怎么做到的?”

承慈说:“祖巫共工带着巫族剩余的多数族人永镇地府,以此为功德换来的。”

陆压一听脸色一变:“永镇地府祖巫好魄力呀!我…”

承慈如何不知道陆压的想法,陆压还想着要带着妖族重新昔日荣光,他若是学着巫族永镇地府,妖族业力是消了,只是以后妖族兴不兴业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帝俊太一死后,妖族太子这一称号,就已经名存实亡了。如今这些人愿意来找陆压,是因为他们忠心,但也只有这数十位了。妖族实力为尊,陆压现在却没有帝俊和太一的实力,哪怕有妖圣撑着处境也是窘迫。

此时一旁的东君抬起了头,现出金乌真身飞出宫外。一道稚嫩却又坚定的声音自空中传出。

“吾东君,以三足金乌之身永镇太阳。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与温暖。以抵我妖族业力。”

金乌回头看着陆压:“堂哥,妖族的未来便交给你了。”说完一头扎进了太阳星中。

陆压呆呆的抬着头,一股难以言喻的使命感突然压在了他的肩头,少年一下子成长了,懂得了责任。

“东君虽镇守太阳星,司星辰轮转之责,但其功德并不足以抵消妖族的业力。”陆压听到身旁那不合时宜的声音,并未再生气。而且缓缓的对着承慈一拜:“请真人教我!”女娲娘娘看着这孩子,心疼又觉得欣慰,妖族的未来还是有希望的啊。

“地府如今人手不足……”承慈的话还未落,众妖边嚷嚷了起来。

“什么!要我妖族屈居巫族之下听号巫族命令!”

“我等便是此刻自爆也绝不受此等窝囊气!”

……

女娲娘娘一听也觉得不妥,地府如今为巫族所有,妖族去了只怕是没有好日子过啊。

承慈看出了女娲娘娘的担心。双手虚压示意众人安静。继续说道:“如今巫族为地府十殿阎罗王。主司地府审判之责。妖族若是镇压地府单独行驶拘魂之责。两个系统互不干涉又互相监督…”承慈废了好大一通力气给众人科普了三权分立制度。如今地府的立法权基本以六道轮回的基本法则与自己掌的人书为准。行政权如今基本都由巫族行使。妖族到了地府确实可以独立执掌司法权。巫妖两族大概就类似法院与警察局的关系,各行其责互相督促。

女娲娘娘一听顿时觉得这是如今妖族最好的出路了。

原本跪拜的呲铁与英招对视一眼,越身而出。其后众妖也纷纷跟上。

“白泽!你智慧无双,留下来帮着太子好好打理妖族,此等功德之事就交于我等了。”

“妖族呲铁,英招……愿永镇地府抵消我妖族业力。”呲铁,形似水牛,但有巨角。英招,其状马身而人面。

陆压急忙:“叔叔们不可!永镇地府那今后妖族怎么办?”

英招看了下陆压:“太子,妖皇一心就为了妖族,如今我们若不这样做,怕是妖族就没有日后了。今后妖族怎么样就看天意吧,我们也尽了最后的努力了,也对得起妖族,对得起陛下了。”

陆压眼眶红了,转头看向承慈:“吾妖族太子陆压,愿带着诸位叔叔…”陆压话还未落,便被身后的白泽一个灵宝打晕了过去。承慈看的脖子一缩,这下手真不留情啊。看来未来这位太子殿下在这位被托孤的太子太傅手上,日子并不会轻松啊。

承慈手一翻,地府中天齐仁圣大帝将人书一扔,碎空浮现于了承慈手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