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鸡巴嗯啊嗯啊网

第四十二章

洪荒之慈航普度 不系之舟承 3270 2021-09-07 01:14

承慈在金鳖岛呆了一阵子,给新来的师弟师妹们讲了道,直到孔宣到了金鳖岛开设礼仪课才准备要离开。

该说不说啊,孔宣不愧是凤祖之子,天地间第一只孔雀。如今的修为都要赶上多宝了,也到了太乙玄仙后期。天生皇族而且从小又是元始天尊带大的,如今孔宣行走间自带威仪,让人看着就心生敬意。

孔宣刚来金鳖岛看到承慈可是正正经经的行了大礼,说实话,承慈感觉有点尴尬。后悔自孔宣出生了自己就没有好好带过,如今孩子如此一本正经的自己心里总觉得亏欠了他一些什么。只能说师傅的人格魅力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封神里的孔宣那么桀骜不驯的一个性子都能被影响成现在这种老学究的模样。这次回去要把金琼带回来自己带了,不然到时候我门下都是循规蹈矩的,那以后门下的日子肯定没什么大乐趣了。

承慈拜别了通天,给多宝留了个之前剩的人参果帮助他突破大罗,便架起祥云飞去人族。

承慈这些年心里老是挂念着前些年自己把人族赶出金鳖岛那些人眼中的绝望,于是到了人族找到了那些修炼者。不过如今人族实在是淳朴,再加上承慈在人族心中的地位十分的高。承慈发现那些人一点怪他的意思都没有,都只是觉得自己不争气,没争取到留在圣人门下的机会。承慈心中宽慰了许多。不过还是留在族地中为人族讲道,如今三清在人族立下了道统,传授人族一些基本的玉清道法也是无伤大雅。

讲道的时间总是过去的很快,当承慈讲完道已经是两百年后了。人族在这几百年间又恢复了一些生气,逐渐有了被巫妖屠杀之前的盛况了。承慈嘱咐人族这阵子尽量留在东海,避开即将到来的巫妖大战,免的受到波及了。如果实在躲不过就通知多宝无当他们,金鳖岛离得近可以护的周全。

回昆仑山山后,拜见了元始天尊,正好老子也在,正在和元始喝茶下棋,承慈乖巧的上前给两人泡茶。与两人闲聊中得知了镇元子之前来送回杏黄旗,在昆仑山中呆了一阵子。期间镇元子和云中子和金琼交谈甚欢,临走时邀请了他们去五庄观做客了。承慈心想镇元子到底是放心不下自己的老友啊,这才多久就找上红云转世开始打交情了。承慈一下子无事可做,忙了几百年,突然闲下来一时之间反而有点茫然无措了。承慈呆呆地坐在道宫里发呆。老子跟元始看着他这样子心疼的紧,元始张开口想开导几句,老子用眼神制止了。微微摇了摇头,老子轻笑着开口道:“二弟啊,我刚看到你收的那些弟子倒是不错,只是怎么那黄龙你没分给他法宝,是分宝崖上取的法宝分完了吗?我这倒是还有一些,我弟子少,也不打算多收,先天灵宝可以匀一些给你的。”

承慈回过神来,抬头茫然的看着元始。嗯?黄龙没法宝?是了,师傅不喜湿生卵化之辈。不对啊,孔宣和金琼可都是师傅带大的。他们俩个凤族的,黄龙龙族的,谁都没比谁高贵多少,师傅没理由差别对待啊。

“师傅,那黄龙师弟......”

元始好笑的看了老子一眼:“放心吧,我手上的法宝可还不少。再说了,三界中炼器的本事我可是数一数二的,哪里会缺法宝啊。我倒不是舍不得法宝给他,只是黄龙他如今不适合赐予灵宝。承慈,正好你回来了,这是简化版的九转玄功,你代为师传授给黄龙吧。反正你如今左右是无事了,你就多去带带师弟们吧。”

承慈闻言心想这么多年了自己也就见过师弟们一面,如今回来了自己这个做大师兄的的确是应该多跟师弟们接触下。而且黄龙是怎么回事?听师傅话里的意思应该是另有隐情,看师傅这意思是打算交给我解决了?也好,有自己看顾着怎么也不至于让他变成三无道人。

承慈原本想敲金钟把师弟们聚集起来,但是想想又没什么大事如此劳师动众的显得自己多大架子似的。于是便一个个的前去拜访。最先去的便是燃灯处。

燃灯见承慈前来拜访,正襟请承慈坐下喝茶。来了昆仑后燃灯倒是喜欢上了喝茶。承慈见燃灯端着个架子也不在意。自顾自的坐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燃灯看着承慈自来熟的样子莫名的有些亲切。原本他身为阐教副教主,想着拉拢弟子为自己奠定教内地位。结果原本拉拢了一些,但自己有次占着自己副教主的身份当众说了承慈这个大弟子一句,没想到那些原本和他交好的普贤文殊等人纷纷反驳,广成子等更是怒目相视,大有一言不合就开口大骂之势,从那以后人族是彻底的不搭理自己了。而玉鼎等人也分属先天生灵,自己本来还想拉拢他们与人族对立,然而他们平日里一心闭关修炼,根本就没啥机会见面。而剩下的黄龙明显是不受宠,连个灵宝都没有,根本就没有拉拢的价值。结果到了如今自己反而孤家寡人一个,空有副教主之名。燃灯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承慈,想着自己如果不是想踩着他立威估计也不会像现在这般在教内如此孤独了。

承慈被看的莫名奇妙的,开口道:“副教主为何这般看我?”

燃灯反应过来自己失礼了,整了整身形说道:“吾观汝周身灵力隐晦,比初来昆仑山初见时更加返璞归真,想来修来应该是更加高深了吧。当初紫霄宫听道时你便已经是准圣了。而我如今受困于大罗迟迟无法突破。一时失神还请勿怪。”

承慈想着后世传说中燃灯到了封神也还是大罗,还是封神中得了赵公明的二十四颗定海珠与自身乾坤尺相合,后又得了西方二圣的寂灭之道暗合他灵柩之身才接连斩去两尸,成为后世佛教中的过去佛。

“副教主,我听师傅说你听完道后倒是感应到准圣之道。不知副教主为何迟迟不斩尸,如若信得过我,可一同论道探讨下。”承慈想着燃灯好歹也是洪荒大能,若是能留在阐教那自然是极好的。如今师傅又给功法又给法宝的,应该不至于让他心有芥蒂,日后叛出教去。

燃灯没想到承慈居然如此热心肠,洪荒中数万年自个单打独斗的,如今进了阐教又被排挤,没想到自己原先想拿来立威的承慈居然是这么个好人!想来自己也是活该!选谁不好选这么好的一个人来立威,也难怪他们会排挤自己了!

燃灯心头感激,一股脑的将自己近日所困说出请教承慈。

“大师兄别称我副教主了,在下实在担受不起。我受困于大罗圆满多时,但我的伴生灵宝灵柩灯先天有灵,难以用于寄托神念斩尸。承蒙老师厚爱,赐下灵宝乾坤尺,但我得了灵宝,却迟迟找不到斩尸的契机,总觉得缺少了些什么。似乎有一层薄雾,准圣之境就在面前,我能感受的到,但却怎么也过不去。”

承慈一听心道果然如此。装作沉思许久方才开口道:“我观道友为先天灵柩化形,身合天地轮回之道。道友的灵柩灯却是最适合道友寄托斩尸之物了,按理说灵柩灯分属天地四灯之一,不可能生出灵智的啊。道友的灵宝是什么情况?”

燃灯听到承慈一语道破自己的本体吓了一跳,看来洪荒中流传的承慈先天伴生术算神通是真的啊。居然如此轻易就明了自己的跟脚。这知天数得天独厚啊,自己真的是比不了啊。

“大师兄有所不知,我那灵宝虽是没有灵智,但那灯芯之火却是诞生了灵智唤作马善,千万年来我一直待他如徒如子,若是为了斩尸就将他的灵智抹去我实在是下不了这个狠心。”

承慈恍惚间似乎记得封神演义里有这段,这火后来还跑下界来着?

“道友却是心善,既然舍不得那便只有拿乾坤尺斩尸了。师傅的乾坤尺我倒是有研究过,内含乾坤一气,以世界阴阳乾坤合一形成,代表世界阴阳!只是光有阴阳却没有世界难以圆满,道友若能得内含一方世界之宝配合,斩尸会容易很多。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还能一次顺遂斩却两尸,那可真是大福气咯。”

燃灯听的豁然开朗,着急的问道:“内含世界的法宝?这什么法宝居然能内含一方世界。”

承慈若有所思的开口道:“我曾听说西方二圣,接引圣人的大梦心经,圣人以此梦中证道。准提圣人的须弥芥子之法号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砂一极乐,一笑一尘埃。应该都属于能创一方世界之法。”燃灯如今对元始天尊感恩之心深重,所以虽然遭受点排挤但也觉得是自己所致,对阐教的归属感还是很强的。听闻西方道法便说道:“我等三清门下毕竟是玄门正宗,去学那旁门d额功法岂不是堕了我玄门的名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