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三百五十八章 消失的牌位

第三百五十八章消失的牌位

宁王打了一个喷嚏,这是谁念叨他呢?

他回头瞅了瞅眼前那个牌位,不会是先皇知道他要成亲了,特意来祝福他吧?

他摸了摸胳膊,又抬头看了看天空中高高挂着的暖阳。

虽然是自己亲爹,但是该害怕还是害怕。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随着礼官的高喊,成亲仪式进入尾声。

接下来,宾客可以放肆吃喝。

新郎愿意陪宾客就陪宾客,不愿意陪,大概就可以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了。

宁王一想到今晚可以做的事情,激动的手都有点儿抖了。

那大袖子,直接抖成了水波纹,看得远处的夏千俞一脸鄙视,出息。

他绝对不承认他内心是羡慕的,看着远处忙碌的小身影,唉,这个小媳妇儿还得养多少年啊?

平时宁王觉得自己名不正言不顺的,在林园里嘚瑟也就罢了,出去不好介绍自己的身份,还会给林氏带来影响。

所以,他跟村里的人并不怎么熟悉。

既然不熟悉,那自然是没办法灌酒的。

他就直接闷在新房里守着新娘就好了。

只是,眼下的新房,还有好多女客,在等着新郎揭盖头。

宁王深呼吸了好几次,手还是抖的,哆哆嗦嗦拿着秤杆掀了盖头。

瞬间,吵闹的室内静了。

大家都被林氏的美貌击中了,似乎这个时候呼吸都是一种打扰。

还是楚萱儿率先反应过来,“林姨,你真是太美了。”

大家,才回过神来。

可不是嘛,这也太美了。

起先还有人酸,林氏不过是二嫁,竟然还这么风光,比人家头嫁的都体面多了。

可是此时见了林氏的美貌,那种身穿嫁衣还化了妆的美貌冲击,直接把人的嫉妒心都冲美了。

美到人家都嫉妒不起来了。

这样的样貌,别说二嫁,就是三嫁、四嫁……八嫁都有人要吧!

而且,人家本身还那么能干,又会赚钱。

唉,这人比人啊,真是气死。

众人都走了,把空间留给新婚夫妻俩。

农村成亲毕竟简陋,掀了盖头喝个交杯酒就算完了,也没有结发那一说。

更何况,林氏是二嫁,这么一整,不太合适,喜娘直接省了。

宁王也是第一次成亲,这些礼仪都不太懂。

他现在只想跟林夕儿成为名副其实的真夫妻,把自己守了三十来年的贞操交出去。

“夕儿,我,我们终于成亲了。”

“嗯。”

“我们,我们终于是夫妻了。”

“嗯。”

“我,我好开心,我终于是你的夫君了。”

林氏:“……”他为什么老说废话呢?

“夕儿,良宵苦短,不对,是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我们歇息吧!”

林氏:“……”如果她没瞎的话,外面是正午吧!

“你,你这应该叫白日宣淫吧!”

宁王:“不管了,我要洞房!”

于是,装饰华丽梦幻的新房,很快传来不和谐的声音。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去打扰他们了。

这边,宁王快活似神仙,那边皇上也是气得要上天。

“你说什么?你说先皇牌位是宁王偷走的?”

御书房内,室内中央跪着几个侍卫几个太监,其中一个侍卫硬着头皮道:“回陛下,属下不敢确定,但是前一段时间,确实只有宁王殿下去过宗庙。”

这时,跪着的小太监中,有一个突然打了个哆嗦。

皇上立刻眸光射向他,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快说。”

那小太监颤颤巍巍道:“回陛下,奴才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日奴才守门,宁王殿下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奴才,接着非常大力的挥了挥衣袖。奴才被打的生疼,当时还诧异。宁王殿下便扶了奴才起来,还说是他这段时间练了铁砂掌,不小心没控制住体内暴涨的内力。奴才当时还觉得这铁砂掌真是厉害,打到人身上甚硬,现在想来,哪里是什么铁砂掌啊,分明是……”先皇的牌位啊!

皇帝哪能没听出小太监的未尽之言,他气得要死,这宁王弟怎么越来越不靠谱了,难道这就是没有媳妇儿约束的后果吗?

难道要他给他指个婚,让他赶紧成家?

可是当年不逼他成婚的圣旨也是他下的啊!

真令人头秃!

看着地上依旧跪着的侍卫太监,皇上心里不免带着一丝迁怒。

“你们怎么那么没用,看到他不对劲还不拦下?”

侍卫和太监们不敢出声,怕皇上更加生气。

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谁能想到,宁王殿下那么狠,连牌位都不放过!

那宗庙里能有什么东西,还不都是他祖宗的玩意儿。

估计他祖宗们也没想到,家族后代里出了这样一个混账!

皇上命人立刻去宁王府,“抓拿”宁王,传他来回话。

结果,去宁王府的侍卫们,一根宁王的毫毛都没发现。

王府的老管家都快哭了,抱着他们的大腿,让他们帮忙找找宁王。

侍卫们也快哭了,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做儿子的把老子的牌位偷走了。怎么滴,他是想造反,指望着牌位赐他一卷遗诏不成?

不过这话他们可不敢说,当今陛下跟宁王关系不错,皇家兄弟之间关系本就敏感。好不容易有了点儿亲情味道,岂容他们挑拨?

等侍卫们回来禀报给皇上的时候,皇上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

老七那个人,这辈子所有的兴趣爱好都放在林家那位失踪的嫡女身上了。

以往,不是出京寻找人去了,就是躲在府中喝闷酒。

可是,这个皇弟对他还是很敬重的。不管他去哪里找人,只要是在京城出发都会跟他说一声,他也时不时的交给他一些差事去办。

可是现在一声不吭就走了是怎么回事儿,王府的老管家都说了他好几个月都没在府中了。

那他半路到宗庙偷个牌位是想干嘛?

而且这些天他是在哪里待着的?

皇帝越想越觉得惊悚。

天啊,他的皇弟不会这些年来心灰意冷,不打算找那林家女,直接殉情了吧?难道是得知了林家女已逝的消息?

把先皇的牌位偷走,难道是打算到地下拜堂成亲,请他爹当那高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