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五百三十章 宁王小人,卑鄙如斯

第五百三十章宁王小人,卑鄙如斯!

宁王带着人去找皇上说理,一点儿都不低调。

就这么大喇喇的把沈梦和宁远伯一家三口都带进宫了。

就没有比他更嚣张的了,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绑了人家太傅之女、尚书夫人以及宁远伯一家三口的。

沈梦虽然是太傅之女,但她已经嫁人,沈家又不可能随时随刻都知道她的事情。

而她在齐府,也是一家独大的地位,没人敢问她去哪里干什么。而齐展鸣,自从山贼事件后,就把她当成隐形人,对她再也不管不问了。

毕竟,每次见到沈梦的时候,他都会想到那些政敌背后骂他的词――“绿帽兄”。

后来愈演愈烈,有几人说话竟然不背着人了,拿谐音骂人,他一从旁边路过,就会有人说什么“绿毛熊”的事儿。

那段时间,真是他人生中的绿色日子。

使得他一见沈梦,就是条件反射的感觉自己头顶青青草原。

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导致沈梦一夜未归,竟然没有管得了事儿的人知道。

她身边的那些忠心的丫鬟,要么被她的坏脾气发卖打死了。要么就是胆小怕事,不敢声张。剩下的那些,根本就不关心她。

反正沈梦走之前命令她们,不准把她离府的事情说出去。她们,不过是听命行事罢了。

而宁远伯一家三口之所以没被发现,是宁王想了一个更损的招儿。

他直接派人去宁远伯府通报,说是宁远伯父子吃完喜宴后一起去逛花楼,结果发现两人平时嫖的是同一个花娘。于是父子大打出手,后经花娘调和,在花楼里睡下了。

而宁远伯夫人得知此时,气得大哭,跑娘家去了。

如此瞎话,也就只有宁王的人敢说的出口了。

不说扒瞎的后果能不能承担的起,只说这种水平,就没有几个人信。

然而,宁远伯老夫人信了,宁远伯宠爱的小妾也信了。

当传信的人回来告诉宁王,说宁远伯老夫人气得在院子里大骂,但是还得捂着,不让人去花楼里找。宁远伯宠爱的小妾,也躲在自己的院子里呜呜哭的时候。

宁王的眼睛亮了。

哎呀,他明明真的只是说了一个瞎话,就是想糊弄一下宁远伯府的那些大傻子。没想到,这是里面有情况啊?

宁王的眼睛里,不禁涌起八卦的小火苗儿。

要不是想着还有正事儿,他真想把宁远伯父子泼醒,问一问那同一花楼的同一花娘事。

至于那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宁远伯夫人,指望着宁远伯府老夫人和那个小妾关心,还是别想了。

于是,这么一件贼扯的事情,就真的蒙蔽了整个宁远伯府的双眼双耳,没有人怀疑一下。

可见,混蛋人做惯混账事儿,有一天自己真倒霉了,都不一定有人信。

所以,夜路还是少走的好。

没有了这两家人的怀疑,宁王就这样平静无波的关了他们一夜。第二天一早,大张旗鼓的,带人找他皇兄做主去了。

养心殿内,皇上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他真的很无奈,他这个弟弟成个亲怎么那么命途多舛呢?而且,还那么多幺蛾子?

他上辈子,不会是个光棍儿倒霉蛋吧?

所以这辈子,娶个媳妇儿才这么波折。

皇上昨天晚上歇在皇后的宫里,大概也是被宁王成亲的事情刺激到了,他晚上硬是扛下了皇后两脚,顺利爬上凤榻。

故事的最终,皇后被他折腾的散了架。

皇上如愿以偿,第二日又不用上朝,本以为是个可以抱着娇妻美美睡到自然醒的早上。结果,被倒霉弟弟给叫了起来。

这天底下,真的没有比宁王更烦人的了。

许是看到皇帝脸上的嫌弃,宁王未语泪先流。

眼泪包在眼眶中,委屈巴巴地对皇帝道:“皇兄,这一次,你一定要为臣弟做主啊!这几个人沆瀣一气,同流合污,企图对臣弟不轨。宁远伯一家都跟宁王府不来往多少年了,自己儿子在王府,两三年都不来看。结果为了把刺客带进王府,臣弟成亲他竟然舔着脸来随礼。就那点儿礼,都不够他们一家三口在王府吃的喝的。做局都做的不认真!”

“而这个毒妇,潜进臣弟王府,企图对臣弟和王妃下毒。要不是臣弟的女儿敏捷伶俐、冰雪聪明、闻一知十、机智过人……眼疾手快,臣弟和王妃就挂了啊!”

“皇兄你是没看到,那毒药见血封喉,洒在地上,把那地毯都腐蚀透了。要是臣弟和王妃喝了,你想想,你还能见到你这么可亲可爱、孝顺懂事、文武双全、足智多谋…….热爱皇兄的臣弟吗?”

“不能啊~~,所以,皇兄,你一定要为臣弟做主啊,你要好好惩治一下这些恶人!”

皇上:“……”呵,你也不是来告状的吧!告状都歪楼,这是一场你对你自己和你闺女的自夸秀了。

宁远伯夫人:“…….”万万没想到,宁王竟然是这样的宁王。

宁远伯父子:“…….”呔,你这歹人,昨日在柴房折磨我们的时候可不是这副面孔。

皇上,有人要举报,宁王会变脸。

宁远伯父子争先恐后的向皇上表达内心的愤怒与委屈,可惜,他们要么一个脸肿,要么一个腮帮子被扯的连说话都疼。吐出来的语言,大概鸟都听不懂。

皇上额头青筋直冒:“你们在说什么?”

宁王无辜插言:“哦,他们说他们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请皇上责罚。”鸟不会翻译,他会!

宁远伯父子:“……..”宁王小人,卑鄙如斯!

宁远伯父子在心中大骂宁王无耻,就是仗着他们脸肿说话说不清楚,一个人在皇上面前叭叭叭。

皇上已经无语了,看着宁远伯父子的惨样儿。

他就是再偏着弟弟,也做不来在人家话都说不利索的时候,惩罚人家啊。

“你倒是说说,他们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儿?你动用私刑了?”

大夏严禁动用私刑,但是各个世家大族背地里,几乎都有这样的手段。

但闹到明面上,皇上绝对不能视而不见。

宁王眨巴着无辜的狗狗眼,特别无辜道:“不是啊,臣弟这么善良单纯,怎么会动用私刑?私刑是什么?臣弟根本不懂。”

皇上面无表情:“……..”够了,不要以为你成亲了就可以随时随地戏精。

宁远伯父子一脸麻木:“…….”好了,知道了,宁王不要脸,tui!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