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多日未见的灵兽们

第一百九十九章多日未见的灵兽们

“唉,算了,好久都没看小灵蛇它们了,也不知道它们修炼的怎么样了,不如把它们放出来警戒着,好歹还是几大输出力啊!”

“好,都听你的。”

二人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进了空间。

云兽阿绵激动地飞过来,“主人,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啊!每次总是出现一瞬间,就走了,阿绵好无聊啊!”

楚念柒还未等把这个小可爱抱在怀里抚慰一番,云兽就被一只无情的大手抓住了命运的后勃颈,然后无情一扔。

“滚,别来撒娇。”不要脸的,撒娇这个技能,他点亮了不就够了吗?

云兽在空中翻个跟头,然后委委屈屈地飞过来,用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楚念柒。

“唉,你一个大人,跟它一般见识做什么?”楚念柒装模作样地要教训夏千俞,然后在看到夏千俞切换怨夫脸之后瞬间闭嘴。

惹不起,惹不起。

赶紧说正事儿:“咳,阿绵啊,小黑和小红他们训练的怎么样了?能不能出来保护我了?”

“唉,勉勉强强吧,差强人意,只能说是凑合。”

霍,瞧这小词儿拽的。

“行吧,既然这样,先让它们出来一趟吧,我有事情要让它们去做。”

阿绵小爪子一挥,一黑一红两条小灵蛇就出现在眼前。

看见楚念柒的那一刻,只见那条红蛇“嗖”的一下,就冲了过来。

然后,又被一只无情的大手扼住了喉咙。

小红蛇:“……”我只是想和主人亲近亲近,怎么就这么难?

夏千俞:“……”防火防电防雷劈,防男防女防闺蜜,就已经够累了,到了他这里还要加上“防公防母防兽袭”。

心累啊!

云兽同情地看了一眼小红蛇,心下冷笑,呵,这个死男人几百万年前就是这个死样子,转世投胎都不带变的。

但是,他是不会说的。

那个死男人什么样子关他什么事,他是专爱主人数百万年不动摇的云兽。

楚念柒看云兽那个样子,也不知道,他在脑补些什么。

索性直接对两条小灵蛇说:“这么久没见你们,也不知道你们修炼的怎么样了,这几天晚上把你们放出,防着坏人办坏事,就当作检验你们成果的机会吧!”

小黑蛇依旧傲娇矜持,盘着他高贵的身体,但是他微微抖动的蛇头可是显示出他的兴奋。

而且,楚念柒与他们契约,自是能感受到他们的情绪。

并且随着他们灵力的增强,楚念柒对他们的感知也更加敏锐。

而小红蛇的反应就直接多了。

从夏千俞手下脱生,他又是一条好蛇汉子。

听说要出去了,上蹿下跳一百年不动摇,情绪激动下,还跑去吞了好几颗灵鸡蛋。

看他把自己串成糖葫芦的蠢样,楚念柒有些犹豫,真的要把这条蠢蛇带出去吗?

她怕他被人捉住扒了皮炖汤喝。

不理那条把自己串成糖葫芦的蠢蛇,楚念柒和夏千俞离开了空间。

又平静的度过一晚,

林氏等人搬家后的第二天晚上,村里有了不寻常的动静。

起初,楚念柒还不知道是杜玉郎等人过来了,直到她手腕上缠上一条红色的小灵蛇。

楚念柒瞬间清醒,好家伙,终于来了。

神识释放出去,果然看到二十来人鬼鬼祟祟的样子。

走过村口,经过村长家,杜玉郎轻轻敲了敲门。

村长可能就是在老老实实等着,寂静深夜听到这声响动,赶紧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爹,走吧。”

“嗯,我给你们带路。”

林氏等人搬走的那天,杜玉郎也赶回山上布置了,并不知道林氏搬家后的具体情况。所以需要村长的指路和汇报。

这一众人,不愧是打家劫舍的熟手,手脚很是麻利。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村尾,杜长山家以及杜长山的邻居家,都被这一伙儿人给包围了。

为了保证一会儿抢人的时候牲畜乱跑,村长决定,他要先把牲畜拉到自己家。

可是,就因为这么着急的牵牲畜,算是打响了抢劫失败的第一枪。

大牛小牛和大羊小羊那叫一个叫唤,更夸张的是傻骡子。上蹿下跳就不说了,竟然还学着人家公鸡打鸣。

请你记住,你是一只骡子好吗?

夏千俞迅速把陈杰等人叫醒,根本没打算惊着那些女眷,就想把这些人解决了。

毕竟,他的小未婚妻可是说了,她不想熬夜。

可是邢阿屁这个家伙,真是烦人。

他用什么当武器不好,非要用那一口大铁锅。

铁锅掀人脑门的杀伤力是巨大的,发出的声音也是巨大的。

夏千俞搞不懂他那是什么癖好,真是邪门儿。

这下子可好,杜长山家的,隔壁家的人都被惊醒了。

杜玉郎带来的这些人,与上次刺杀林氏的那些人相比,可是差远了。

水平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因为夏千俞想要速战速决,几下子就把人都抓住了。

而之所以闹出这么大动静,完全是邢阿宝这个家伙。

被夏千俞狠狠瞪了一眼,邢阿宝摸了摸鼻子,其实他还觉得委屈呢!

“啪叽”一声,他随手把一个中年汉子扔在了地上。

众人一看,这不是村长吗?

陈杰上前询问:“村长,请问你们半夜三更的不睡觉,跑到这里牵我家牲畜做什么?”

呵,这话问的有艺术,答案都在问句里了。

能干什么?这不是显而易见吗?

村长觉得他这辈子的脸都在今天丢尽了。

正在思索间,突然听到杜玉郎的回答:“我们是被胁迫的,我们被他们胁迫,来你家打劫。我爹是想要制造点动乱,让你们警醒。我们也没有办法啊,要是不听他们的,他们就要杀了我们的家人。”

杜玉郎说的是情真意切,眼睛中都带了泪花,可谓是字字泣血,声声悲痛。

他表哥听了,当即就要反驳大骂他一通,不过在看到他暗暗给他使得眼色后,也明白了他的心思,当下说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们土匪也是有尊严的。不错,是我们胁迫了他们。”

其他的土匪听到他这么说,也歇下了反驳的心思。

他们想,把杜玉郎摘出去也不错,到时候杜玉郎没准还能把他们放了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