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四百六十八章 弹劾

第四百六十八章弹劾

苏容慧低低哭着,对她道:“有什么办法呢?她们现在是得势了,她娘是丞相嫡女,贵府千金,如今,也不把我们这些穷亲戚放在眼里了。”

“什么?那个贱丫头的娘竟然是相府千金?”楚玉儿一脸的不可置信。

明明跟她一样是山沟沟里出来的,她还在为自己父亲当官,而自己成了官家小姐而沾沾自喜,楚念柒已经闷不吭声的成了相府的表姑娘?

要知道,以前她可为自己是楚梁的大女儿感到得意了。

父亲成了官身,但是他的三个女儿,一个断了亲被赶出家门,一个躲在那江湖势力中苦苦学医。

只有她,承欢父母膝下,享受官家小姐的风光。

然而现在,事实却告诉她,那个最不如她的贱丫头,竟然身份比她该高贵?

楚玉儿瞬间就不平衡了。

同样不平衡的,还有苏容慧。

明明两个人同时是沦落乡野的女子啊,当时她还以为嫁给楚梁,把他从林夕儿手里赢来沾沾自喜。

她长得美又如何,还不是不会讨男人喜欢。

结果,现在告诉她,林夕儿是相府嫡女!

虽然之前的流言已经初见端倪,但真相落实的那一刻,她还是接受不了。

她沾沾自喜洋洋得意的事情,人家是真没看上眼。

她原来还觉得林氏是强撑,现在才发现,人家是真的眼光高啊!

况且,再想到之前听说的,宁王殿下寻找林夕儿十几年未娶妻未纳妾,这是何等的痴情啊?

再对比现在断了腿躺在床上痛苦呻吟的楚梁,苏容慧只觉一脸难堪。

楚梁这个蠢货,今日竟然还妄图去攀附相府,企图让林夕儿回心转意?

若是她回来了,那自己又如何自处?

难道要把她休了吗?

想到这里,苏容慧的眼中不可避免的浮现了一丝怨恨。

直到楚梁的痛呼声把她唤醒,她才又打起精神照顾他。

大夫说了,楚梁这条腿是废了,以后只能当个瘸子了。

大夏官员,身体不可有残疾或者毁容,除非是皇上特免。

但楚梁这个级别,显然达不到那样的荣宠地步。

也就是说,楚梁的官位已经到头了。

而刚刚疯狂嫉妒楚念柒的楚玉儿,此时也想到了这一点。

她父亲不是官身了,那她也不是官家小姐了。

一想到这一点,她整个人都不好了,愈发暴躁。

楚子进看着这一家人,淡然的小脸上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丞相府的西院。

赵姨娘兴奋的跟赵老太太探讨今日的收获。

“姑姑,我们现在有钱了,以后也没人管着我们了,想干嘛就干嘛。”

赵老太太似乎还有些没回过神来,以前精明刻薄好像随时准备找人麻烦的精神气儿也没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显而易见的疲惫。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日过后,她竟然感觉失去了一些劲头儿。有点飘飘忽忽,空唠唠的感觉。

她没好气儿道:“你还想干嘛啊?以前清儿还亏待了你不成?”

赵姨娘:“………”你儿子让我守了半辈子的活寡,你竟然问我有没有亏待?

但想起赵老太太手里的铺子地契和银钱,赵姨娘收起了眼中的愤恨和厌烦。

“姑姑,咱们已经好久没跟家里见过面了。如今,相爷不拦着了,不如把赵家的亲戚接过来吧!”

赵老太太想到许多年未见的兄嫂,点了点头。

也许,娘家人来了,她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

第二日一早,是大朝会,林丞相被人弹劾了。

弹劾的罪名是不孝父母,嫌贫爱富,心狠手辣。

那御史在朝堂上吐沫横飞,对林丞相的行为似是非常不耻,大肆贬低,简直把林丞相骂成了一个猪狗不如的畜生。

“圣人以孝治国,丞相为百官之首,却不以身作则,带头不孝,主动与亲母断绝关系,实在是罔顾人伦,罪大恶极。亲女流落乡野,已经嫁为人妻,回归富贵窝就抛弃穷夫,转头王爷怀抱。真真的嫌贫爱富,放荡至极!女婿找上门来,还把人家腿打断,光天化日之下,行心狠手辣之事,知法犯法。如此种种,不配为官,不配为人!”

他铿锵有力的说着,若是不在意他话中的真实性,那可真是一个义正言辞,维护天下道义的好官啊!

不仅是林丞相派系的人对他怒目而视,就是跟他同一派系的人,看着他也觉得他疯了。

这兄弟,怕不是骂嗨皮了,嘴就秃噜瓢了吧!

那是谁啊?

德高望重的丞相啊,他弹劾就弹劾吧,怎么骂人啊?

这是骂爽了就没了顾忌了?

兴奋过头了吧!

林丞相听着他一条条的列举他的罪证,面无表情。只抬头看了眼离他不远处的沈太傅一眼,就低下了眸子,可以说是毫无波澜了。

等到那个御史喷完了,皇上才道:“林爱卿,你有何要说的?”

“回陛下,刘御史无故放屁,微臣不想理他!”

刚刚口吐芬芳的刘御史:“……….”你骂我?

还想偏袒他的皇帝:“…….”这让朕怎么接话?

目瞪口呆的文武百官:“……..”不是,现在的大臣们是怎么了?怎么动不动就放飞自我啊?

就连沈太傅都回头看了一眼林丞相,怎么滴?这是女儿找回来了,就肆无忌惮了?

但林丞相根本没理他们,直接自接自话道:“圣人以孝治国不假,但无条件的愚孝本就是违背人性的。若天下真无不是的父母,那刑部大牢里关着的死囚犯都是无后之人吗?既然他们也为人父母,也做了恶,为何在子女眼中,他就无不是了呢?有些事情,对就对,错就是错。无法分辨是非善恶时,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

“相爷这不过是强词夺理罢了!”

林丞相看着那刘御史,讽刺道:“刘御史可是出了名的孝子呢!怪不得会纵容你母亲磋磨你妻子。”

刘御史气得跳脚,大喊道:“那不过是身为儿媳,孝顺长辈罢了,怎么能叫磋磨?我母亲生我养我,身为妻子,难道不应该孝顺吗?”

“哦?所以为了生你养你的母亲,可以枉顾为你生儿育女的妻子?不过也难怪了,刘御史后院姨娘众多,可以给你生孩子的女人也多。所以,就可以不顾娶进门妻子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