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五百三十八章 登基之路,道阻且长

第五百三十八章登基之路,道阻且长

被楚念柒几个念叨的齐家新妇,如今正在新房里等着新郎掀盖头。

这场婚事办的并不盛大,也不过是沈家齐家亲近的几家人知道罢了。

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周暖才没能及时吃到这个瓜。

沈十六娘性子绵软好拿捏,这也是沈太傅想要把自家庶女给齐展鸣时,何氏想到的第一人选。

她女儿留下了三个孩子,这个继室,必须得对她的外孙外孙女好。

但齐展鸣确实如楚念柒所想,并不是很想吃这根嫩草。

他对沈家的阴影太大了,沈梦好不容易死了,沈家又塞给他一个沈家女,给他恶心的不要不要的。

再深厚的师生情也该淡了,更何况,他跟沈太傅实际上是披着师生情的幌子,行交易之事。哪有那么多的深情厚谊呢?

沈太傅此举,实在是行差踏错了,过于急功近利,想要把齐展鸣牢牢把握在沈家的阵营里,反而把他推的更远了。

齐展鸣一点都没有当新郎官的欣喜,脸上满是假笑。

齐鹏飞和齐若茵今日都没有去书院,父亲娶新妇,他们都在家里,也算是给新妇的一个脸面。

本来齐鹏飞是不想在家的,他跟齐若薇一样,身上带着沈梦惯出来的高傲。

但是齐若茵硬是拉着他,不让他走。

那个大姐,她管不了了,这个哥哥倒是还能抢救一番。

齐若茵稚嫩的小脸上满是不符年龄的冷静,她想的很清楚。

好歹是沈家出来的新妇,他们身上流着一半沈家的血,怎么也比别人家的女子嫁过来要好一些。

更何况,齐府的后院还有一个被压制了很多年的安姨娘呢!新妇的到来,也算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他们的生存压力。

万一父亲被安姨娘哄住了,日后偏宠姨娘庶子,她们兄妹的处境,就更艰难了。

无论是怎么想,这个沈家出身的新妇,对他们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

只要外祖母不倒,他们的日子就不会太难过。

对于自身的处境,齐若茵想的很透彻。

沈家。

沈太傅对于自己下了一步臭棋也是很恼怒,但现在他也没有办法。

沈梦当初的事情对沈家的名声就是一大打击,后来又出了沈贵妃的事。沈贵妃陷害林家不要紧,最重要的是触碰了皇上底线。

宫里被搜出南疆人,这无论怎么说,都不太可能翻盘了。

除非救驾,但人已经被关进了冷宫里,怎么救驾?

沈贵妃的落马,对二皇子的打击太大了。

二皇子现在在朝中的声望,甚至都不如大皇子了。

要不是有自己这么个外祖父给他撑着,大皇子直接就能跟他分庭抗礼,登上那个位子就更难了。

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容许齐展鸣这个势力离开?

别以为他不知道,大皇子的母家也想给齐展鸣送人呢!

呵,一个破落户,也敢往他的势力范围伸爪牙,真是笑话。

大皇子府。

书房内,大皇子的幕僚道:“殿下果然神机妙算,沈太傅那个老狐狸果然下了一招臭棋,迫不及待的又给齐尚书塞了一个沈家女。”

大皇子温润一笑,眼里却满是讥肖和讽刺。

“沈太傅年纪大了,这段时间又被林家一脉打击的乱了分寸,不然,咱们可是算计不到他。”

幕僚一笑,声音中满是恭敬和崇慕:“还是殿下筹谋的好。”

原来,大皇子的母家根本不是真的要送人给齐尚书。

他们当然知道自己的定位,就算是送,人家齐尚书也不一定会娶,何必要自取其辱呢?

大皇子之所以让人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不过是要把沈太傅逼急了,然后自乱阵脚,下臭棋,借以瓦解两人的同盟关系。

他也知道,像沈太傅这样浸淫官场好多年的朝堂上的老油条,很难找到他们的错漏。只有自己他们自己乱了,他们才会有机可乘。

这不,沈太傅与齐尚书这对似乎稳固无比的师生堡垒,不就有了嫌隙了嘛!

大皇子满意地看着眼前的棋盘,只觉得林氏进京真是太好了,把自己头疼多年的问题,瞬间就找到了薄弱之处。

想必不久,自己就能取得阶段性胜利吧!

不过,父皇春秋鼎盛,这登位之路,还是有的熬啊!

大皇子心下慨叹,只觉得自己任重而道远。

也不知道皇宫里被亲儿子惦记什么时候驾崩的皇上,晚上睡觉的时候后背会不会发凉。

而被大皇子感激的林氏等人,此时却是遇上了一点儿不大不小的麻烦。

廖氏婆媳等人最近常来王府,林氏不能出去,她们便来陪她解闷。

这天众人才从王府吃过饭,林氏送娘家人出门。

斜地里突然冲出来一个老婆子,突然就跪在众人面前,哭诉道:“丞相夫人,王妃娘娘,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去救救老太太吧,老太太要不行了啊!”

来人是赵老太太身边一直伺候着的嬷嬷,姓韩。她从进了丞相府,就一直伺候在赵老太太身边,已经好多年了,廖氏倒也认识她。

“怎么回事儿?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回丞相夫人的话,老奴不知道相府新居在哪里。老奴时间紧迫,只能找上王府了。”

这王府大门前说事儿也不好看,索性,林氏直接又把人带进了王府,让她细细说来。

“王妃娘娘,老奴时间不多了。老奴是趁着他们赵家人出去吃酒,没人看着的时候才跑出来的。赵家人苛待折磨老太太,一天三顿不落的针刺折磨,老太太都不成个人样儿了。他们原来监视着老奴,老奴没办法出府,这一次出来,还是趁着今天人不在,才跑出来的。求求王妃娘娘,求求丞相夫人,快回去看看吧。不然,老夫人连命都不保了。”

廖氏乍一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赵家人折磨老太太?”

“是啊,那赵家人真不是东西。把老太太手里的银钱都哄骗走了之后,就不再管老太太了。以前还一天两顿稀粥馒头的供着,不让人死。前一个月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疯,回来竟然虐待老太太。命人给老太太喂参汤的吊着,却每日三顿不落的往身上扎针。真不是人啊!”韩嬷嬷痛哭流涕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