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三十章 找寻

第三十章找寻

她娘才是楚梁的最宠的女人,她才是楚梁最宠爱的长女。

楚念柒一个没爹疼,没奶爱的,处于楚家生活的边缘,应该像狗一样生活才对。林氏凭什么把她当大家小姐一样养着,林氏的钱也该是楚家的。

带着这样的嫉妒心理,楚玉儿脚步急速的走过去,对着地上的东西挑挑拣拣,把好的没有弄脏的大多数东西都拿走了。

楚莲儿跟在她身边,眸子幽暗,看着楚玉儿的动作也不阻止,等到楚玉儿把东西拿起来之后,她故作天真地问:“大姐,你是帮大娘把东西放到屋里吗?”

楚玉儿颇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帮什么帮?她自己掉的东西,我捡到就是我的了。”

楚莲儿诺诺低头,不再多言。

坐在东厢房的楚兰儿看到这一幕,不屑的撇嘴,低头继续绣自己手中的荷包。

这个楚家大院,又该热闹了。

出门失魂落魄地寻找楚念柒的林氏,自是不知道这边的官司。

她感觉自己的天都塌了,她这一辈子,前半生风光无限。无奈站的多高摔得就多惨,楚念柒是她昏暗的岁月里唯一的曙光。

如果这束光没了,如果没了。

不,绝对不能。

林氏的眼里迸发出摄人的光芒。

她一定要找到她的念儿。

这样想着,她一扫之前颓势的状态,加快了脚步,走向那座困住她女儿的大山。

那边方猎户已经带着几个平日里关系比较好的村里人,一起上山找楚念柒。同去的还有山上孩子们的父亲。

而此时被人惦念的楚念柒,刚把两株人参挖出来移栽到空间里。她捶捶有些发酸的小腰,站起身来。

这么一看,才知道时间不早了,早已过了晌午,估计那些孩子发现她不见急坏了。

她赶紧顺着来时的路往回翻。

她所在的这个坡儿有些难找,她爬上去之后,在往回走就容易多了。

不到半个时辰,她就听到了有人喊她的声音。

她赶紧答应:“哎,我在这里。”

听到她的回答,方猎户赶紧带着人往这边走。

楚月儿过来一看到她的身影就炮弹一样冲了过来:“六妹,你吓死我们了,你去哪里了?我们担心死了。”

“是啊,六妹妹,我们担心死了。”楚萱儿揉揉还在掉泪的眼睛,哼哧地说,完了鼻子还冒了一个泡。

楚念柒突然想笑,但是接触到旁边楚子安发红的眼眶,楚念柒再也笑不出来了。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了一个大错,而且伤到了最亲的人。

她诺诺低头,对众人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走丢的,我踩空了,然后滚下了一个山坡,晕了一会儿,刚醒我就爬上来了。”

对不起啊!原谅我说谎了,但是现在不是说出人参的时候。

对于今天担心她的人,她都会以别的方式回报的。

果然,一听楚念柒滚下山坡还晕了,谁也顾不得在这里担心责怪了。方猎户赶紧蹲下身,把楚念柒抱起来,对着众人说:“你们跟紧我的步伐,注意脚下不要摔了。”

又对楚念柒说:“念儿,别怕,你哪里不舒服告诉方叔叔,方叔叔马上带你下山看大夫,不要怕。”

看着方山着急的面孔,还有身后担心的伙伴,楚念柒又对自己撒谎的行为感到羞愧,陷入深深的自责中。

一众人往山下走,方山把一个哨子给了楚子安,让他边走边吹。这群孩子没敢分散的太开,方山来了之后就聚到了一处,但是还有其他两拨大人在找。这个哨子就是联络的声音,哪一方人找到了就吹哨子。

刚到半山腰,就遇到了林氏。

看到方山抱着的楚念柒,林氏眼睛一亮,“嗷”的一声就冲了过去。把楚念柒抱在怀里仔细的检查。发现只有衣服有些狼狈之外,没有什么大伤,瞬间就流出了庆幸的泪水。她抱着楚念柒的小脑瓜就是一顿亲,边亲边念叨:“娘的心肝儿啊,幸好没事,幸好没事……”

周围人都没敢打扰她,她忘我地亲吻着她的女儿,感谢上天的怜悯。

看到林氏情绪有些稳定下来了,方猎户出声提醒这个让他心疼又怜爱的女子:“念儿摔下了山坡,我怕留下暗疾,我们赶紧下山去医治一下吧!”

一听这话,这还得了,林氏猛然一惊,赶紧抱着女儿就往山下走。

方猎户拦着她:“你别急,让我抱着念儿吧,你情绪不稳,万一摔了呢!”

“不用,我――”林氏拒绝的话还未说完,方猎户的手就抱上了楚念柒。

林氏也不能把被抱走一半的楚念柒抢过来,何况方猎户还是好心,就由着他去了。

到了山脚下,其他上山找人的人也下来了,看到这些人,林氏赶紧上前道谢。说明缘由之后,就带着楚念柒去看大夫。

河下村比别的村子要幸运的地方在于,这个村子有两个大夫。一个是五十多岁的张大夫,一个是不到四十多岁的刘大夫。

刘大夫是河下村本来的大夫,是河下村本村的人,他家世代都是村子里的赤脚大夫。

张大夫是后来的外来户,谁也不知道他的底细,也没有亲人来看他。他买了村子里一户简陋的农家院子,独来独往,即使没有人找他看病,他也不在乎。

村里人都习惯找刘大夫治病,只有林氏知道,张大夫的医术要比刘大夫高明的多,虽然他的药相对来说比较贵,可是他的药却管用。几次接触下来,林氏知道他是一个人品医德都上乘的人。

反观刘大夫,却是把钱看得比病人更重的人。

如果有人赊账,他也会同意,但是恐怕就会拿假的草药糊弄人。即便有人当场给现钱,他给拿的药也没有那么管事。

况且每次林氏找他给楚念柒看病的时候,他盯着林氏的眼神都存在着一股欲望。林氏自然知道那代表什么,心里极度不舒服。林氏几番接触之后,就知道他的人品了。

至此之后她都找张大夫看病。

这次她也是直奔张大夫的家里,正好张大夫在家整理药材。

“张大夫,张大夫,快,您快给我家念儿看看。”

张大夫抬头一看,又是这个小娃,真是命途多舛。淡定如钟地站起身,对一众人说:“把孩子放到屋里吧!”

楚念柒坐到屋内的椅子上,就由着这个老头给她诊脉,又查看脑部。

片刻之后,张大夫对林氏说:“没什么大碍,上次的瘀血已经化开,身上这些都是皮外伤。不必开药,把小娃娃带回家之后好好补补身子吧,底子有些弱。”

林氏一听,松了好大一口气。女儿幸好没事,不然她得急死。

一群人放下了心,林氏这才回过魂来,付给了张大夫诊金,就带着楚念柒和一众人走了。

已经到了平路,林氏不再让方猎户抱着楚念柒,她自己抱着女儿,后面跟着楚家的孩子。

“大山兄弟,这次多亏了你,要不然念儿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这次谢谢你了。”

“都是邻里乡亲的,不必客气。”事情结束,方山又恢复了腼腆老实的模样,不见刚刚的稳重镇定。

身后的孩子们一看没事,也都放下了心,终于可以发自内心的笑了。

今天为了找楚念柒,几个孩子都没怎么采草药。

一路回到楚家,林氏一看大门口的狼藉,才猛得拉下脸,想起自己买的东西。

她匆匆走过去,发现给楚念柒买的零嘴儿吃食不见了一大半。就算掉在了地上,粘了土,也不能少成这样。

正在她低头沉吟之际,正房里出来楚吴氏高声的责骂。

听得一众人都眉头紧皱,神色一凛,不知道楚吴氏又在闹什么妖。

众人迈步往院里走,正在正房骂人的楚吴氏发现了,就跑到院子里,指着林氏道:“好你个贼婆娘,自己不安分也就罢了,还教会别人藏私房钱!老天爷怎么不降下一道天雷劈死你!”

听到这话,林氏心里一紧,想着恐怕是她让二房藏私房钱的事情被楚吴氏知道了。

不料她刚要开口,方氏就从正门房里露出一个身影,冲着林氏微微摇了摇头。

林氏有些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便没有贸然开口。

其实方氏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刚喂完猪,楚吴氏就叫骂着把她喊进了正房,然后就是一顿打骂。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她存私房钱,可是她看着那个布袋子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那袋子里的钱可比上次林氏让自己存的三十文多多了。

她想,这恐怕是林氏的钱,于是便默默受着也没有解释。

结果,方氏这个动作被楚玉儿看到了,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