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十一章 楚梁 去镇上(二合一)

第十一章楚梁

夜色降临,村子里的人赶在天空还有光亮的时刻吃完了饭,整个村子便逐渐的陷入寂静。

楚家人也都逐渐的收拾妥帖,打算进入梦乡。

西厢房的南屋,林氏把楚子安叫过来,给他加点餐。

就晚上吃饭那动静,林氏用脑子一想,楚子安就没吃饱。估计没吃饱的不止这一个孩子,但是她管不了那么多,她只能在照顾好自己孩子之外,时不时接济楚子安一下。

晚上的鱼,楚念柒和林氏两人也只吃了半条,楚念柒倒是吃了很多的虾子。

楚子安把剩下的鱼和虾子吃完了,也就饱了。

刚要出屋去东厢房睡觉,楚梁就进门了。

楚子安一看是这个爹,当下绷紧了小脸,喊了一声:“爹。”

楚念柒也跟着叫了一声,语调极其敷衍。

楚梁似是没有感到两个孩子对他的些许抗拒,反而自顾自地走进来,在床边坐下。

对正在收拾东西的林氏说道:“容儿怀着身孕,理当多吃些好的补身子,但是家里的鸡蛋被你拿走了,条件怎么样也摆在那里。我也不需要你做太多,以后容儿的饭食就你准备吧,和今天晚上这样差不多就行。”

饶是林氏再刀枪不入,此时听到楚梁的话也愣了。

他到底是哪里来的脸说出这些的?

楚梁看着愣神的林氏,知道她不愿意,有些羞恼烦躁地说:“我知你心里不乐意,可是你也不想想,容儿肚子怀的是我楚家的子孙。你又没有儿子傍身,以后念儿长大后嫁人,还不得容儿的儿子给她撑腰?”

楚念柒听到这话,真想呵他一脸,靠苏氏的几个孩子给她撑腰,怕不是要早点把她给磋磨死。

不说别人,就说那只小白莲花楚莲儿就不是个省油的灯。

林氏母女还没说话,楚子安就听不下去了:“爹,小妹长大了,自有我给她撑腰,靠五郎给念儿撑腰,怕不是要把念儿欺负死。念儿这次挨打,要不是五郎说谎多事,又怎会让念儿被打的昏迷两天不醒?”

“什么?”楚梁不知道楚念柒挨打昏迷了两天,他只知道楚念柒挨了打,苏氏轻描淡写地一说,他就以为没有多大的事,林氏还咄咄逼人,没想到楚念柒被打的那样狠。

话说到这里,楚梁也没脸再继续要求林氏做饭伺候苏氏,支支吾吾了两句,谁也没听清他说了什么,他自己就走了。

正房里,李氏去东屋接楚子金回东厢房。

楚子金年纪小,有时候想娘,李氏就带着他睡几晚,楚吴氏也不说什么。

抱着楚子金往回走的功夫,听到西屋传来楚梁哄苏氏的声音:“好了容儿,我也不是说你什么,是为夫的错好不好?”

“夫君是疼惜姐姐了吗?妾身也不是有意那样说的,隐瞒六丫头的伤势不也是怕夫君担心吗?夫君怎地就看不见妾身的一片心意。”

“好了,这事儿是为夫的错,不该说你。这事儿就不提了,不过为夫也没脸让林氏给你做饭了,以后,你还得吃点儿苦。”

“算了,这事以后再说吧!我吃点儿苦倒是不怕什么,就是怕肚子里的孩子,唉,可怜我的孩子,先生可是算命他是文曲星转世啊,却不想没出生就得吃苦头。”

“哎哟,你别想那么多,以后我看机会再和她说这件事。反正咱们的儿子好了,她也沾光不是。”

……

夫妻二人再说什么,李氏就没再听了,左右不过是算计林氏的那些东西。

她看的乐呵,谁叫林氏绣艺了得却不肯教自家闺女呢!

她那一手绣活,足足的够养活母女两人。要是教给楚家其他姑娘不是大家一块儿发财了。可是,不管是楚吴氏说,苏氏说,还是李氏自己说,都没用,林氏一个都不理,也不肯教。

要不是还想从她身上把那绣活学到手,楚家也不会忍她嚣张这么久。

进了东厢房南屋,她把自己今天在厨房偷藏起来的虾子拿了出来,一边剥虾,一边哄着楚子金吃。

“金宝儿,快吃,这是娘给你留的。”楚子金露出欣喜而羞涩的表情,欢快地吃起来。

楚兰儿见了,也过来吃。

“娘,要不要把大哥和大弟他们叫进来?”

李氏看了一眼剩下的五六只虾子,犹豫了一瞬说道:“算了,不用叫了,他们都该睡了。”

楚兰儿看了自己老娘一眼,似是看出她的真实想法,撇了撇嘴,没再管,自己吃得欢快,一点也没让着楚子金这个弟弟。

夜空彻底黑下来,楚家院子里的人也进入了梦乡。

听着身边均匀的呼吸声,楚念柒放心的进了空间。

空间的那一小块地,楚念柒也就用了不到二十分之一的地方。看着种在地里的药材生的不错,楚念柒放心了不少。

不知是不是错觉,楚念柒总觉得这药材好像比外面长得好了。

第十二章去镇上

第二日一早,楚念柒早早的醒来。她记挂着要去镇上的事情,自己把自己收拾妥帖就开始磨林氏。

“娘,你让我去吧,家里没盐了,你肯定得去买,我也想去镇上逛逛。”

林氏有些犹豫,她也想带着女儿,可是自己一个女人,事情多了忙的忽略女儿,女儿再丢了她得后悔死。

楚念柒看出林氏有动摇之心,赶紧趁热打铁:“娘,你带我去嘛,且不说我得看看那些草药到底能不能卖钱,就是不能卖,你放心还把我一个放到家里吗?万一,她们又找到什么借口打我怎么办?”

不得不说,楚念柒这话说到了林氏的心坎里。当下也不再犹豫,决心带着女儿一起去镇上。

林氏也好几天没再去绣坊里绣双面绣的屏风,正好今天去一趟。

林氏拿好绣好的绣品,又背着楚念柒的背篓,就抱着楚念柒出了院子。

院子里起早如厕的李氏见了,有些好奇:“这个林氏,一大早抱着六丫头去哪里啊这是?”

当然是没有人回答她的。

林氏抱着楚念柒去赶牛车,村里的李大爷天天在这里等着,坐一趟牛车来回三文钱。

但是不是谁都舍得掏这份钱,坐车的不是体力不那么好的妇人就是拿的东西很多的。

林氏两样都占了,她拿的东西不多,但是却带着一个孩子。

李大爷是村里的鳏夫,儿子在镇上做工时候被人误伤死了,儿媳妇跑了,就剩他一个带着小孙子过。

他年纪大了,不可能再种地过活。就把地租出去,带着镇上大户人家赔给他的银子置办了牛车,天天拉人赚钱。

林氏带着孩子坐车,李大爷还没说什么,倒是有好事者看不过去,说道:“我说林嫂子,人家一个人坐车拿点东西就得了,你怎么还带了一个孩子啊?”

说话的是村里有名的长舌妇闫翠梅,平日里坐牛车,她拿的东西是最多的,此时看到林氏带着孩子,忍不住刺一句,让别人也知道不是自己一个人拿那么多东西。

林氏平日虽不爱在村子里走动,但是她经常去镇子上做绣活,自是知道闫翠梅这个人。

此时听到她的嘲讽,有些淡淡地开口:“我家念儿坐车也是给钱的。”

“哟,那你打算掏多少钱啊?”

“该掏多少就是多少,再说了,掏多少管你管得着吗?”

“我这不是爱打抱不平吗?怕李大爷人老实,不好意思说,会吃亏。”

林氏嗤笑一声,不再理她。

牛车上的其他人一看没有热闹看了,也闭上了嘴巴。

倒是村里的另一个好事者,宋寡妇看着林氏带着背篓,忍了半天终于没忍住,问道:“楚家的,你这背篓里装的啥呀?”

林氏淡淡回道:“就是在山上挖的野菜。”

“野菜啊,野菜不值什么钱,卖也卖不上价。”

林氏没有再接她的话茬,宋寡妇一时讪讪的。

宋寡妇死了汉子,但是因为给婆家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宋家稍微富裕一些,倒也没休弃她,给他们孤儿寡母一口饭吃。

她一个人守着儿女倒也算是令人佩服,然而她有一个毛病,就是爱打听,村里谁有点儿什么事儿她都刨根问底儿的问清楚。

这种人实在有些厌烦。

终于到了镇上,母女二人先去了包子铺,一人买了两个包子。素包子一文钱一个,肉包子两文钱一个,馒头一文钱两个。林氏买了两个素包子,两个肉包子,本打算自己吃素包子,女儿吃肉包子。但是在楚念柒的强烈要求下,林氏也吃了一个肉包子。楚念柒饭量没那么大,最后剩下一个素包子,林氏放了起来。

吃过早饭,林氏依着女儿的意思,先去了镇子上最大的医馆仁济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