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五百四十八章 绝子药

第五百四十八章绝子药

别看何氏面上如此淡定,实际上,她的内心简直要呕死了。

昨天晚上还不知道是谁这么无耻不要脸,今天得知宁王府昨儿傍晚抄了自家王府内院管事大嬷嬷的家,她若还不明白是谁动的手,就太白痴了。

宁王,真是……混账!

想到她死去的小女儿,一直偏执爱慕的就是这样一个无赖男人,她心口就一阵抽痛。

如果沈梦没有对宁王那样的偏执,她就不会走到死路。

而现在,她的女儿尸骨未寒,外孙外孙女还得看继母脸色过日子。反观林氏宁王,却恩爱不疑,如胶似漆。

这对她的女儿何其不公?

她女儿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拥有。

就是不知道,那婆子被抓,到底是得手还是没得手。

那可是她所有的存货啊!

本来还想着给两个女儿留着,日后对付那些争宠的小贱蹄子用。

哪想到,一个被打入冷宫,一个香消玉殒。

以后,怕是没有机会再用了。

她可真希望林氏这一胎滑掉啊!

不然,被泼了一院子的大粪,丢了这么大的脸,孙女还被冻的染了风寒,她岂不是要亏死了?

更重要的是,这药来路不正,既然出现,最好一击必中,不然,被人发现了,那就是天大的罪责。

但林氏到底有没有事,何氏是打听不到了。

宁王府经过这件事后,又剔除了王府中的一些蛀虫和钉子。

如今的宁王府,就像铁桶一般,什么消息都传不出去。

而林氏这一次,也算是因祸得福。

今日早上,楚念柒给她诊脉的时候,发现林氏肚子里宝宝竟然可以向她传递情绪。

这种反应,绝对不可能是一个普通的三个来月的宝宝能有的。

这个时候,它还只是个胚胎吧?

楚念柒想,大概是因为昨日她给林氏腹中输送了灵力。经过精纯灵力的洗髓,这颗胚胎也比别的胚胎更加优秀。

以后,它大概是胚胎界最靓的崽。

这么想着,楚念柒有些期待他生下来之后的的样子。

楚念柒告诉林氏,肚子里的宝宝很健康,林氏终于放下了心。

皇宫,御书房。

皇上头疼地看着宁王,有气无力道:“说吧,这一回,沈太傅怎么惹到你了?你要这么糟践他?”

别看皇上例行公事一般,正经严肃的询问,但他内心的小人笑的可嗨皮了。

啊,太傅府被人投大粪了,这个消息……可真是太爽了!

宁王显然也是知道自己皇兄什么德行的,于是,一点儿没隐瞒的,把刘嬷嬷下药的事情都交代了。

皇上无语:“所以,你就是在没有一点儿证据的前提下,就往人家院子投了大粪?”

宁王不满,反驳道:“怎么叫没有证据呢?那麝兰花是南疆特有的产物,难道从沈梵那个女人宫里找到一个南疆嬷嬷还不够证明的吗?再说了,我要是证据确凿,就不是投大粪了。”我就是偷了军械司,也要往沈府投大炮。

“而且,皇兄你是不知道,念儿说了,那东西有多古怪,只要你没发现,那掉胎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根本就不知道是被人下药的缘故……”

宁王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没发现皇帝脸上越来越凝重的神色。

等他叨叨完了,没得到皇帝的回应,才意识到不对。

“皇兄,你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

皇上沉思了一会儿,问道:“你是说,那药能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掉了孩子,并且从此以后,再也不能生育?”

“对啊,念儿是这么说的,臣弟当时都吓死了,幸好有念儿,不然,臣弟真的不敢想,现在想起来都后怕呢!”

宁王说完,就发现面前闪过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回过神来,皇帝已经跑出了御书房。

他从未皇上有如此失态的样子,就是当年小太子失踪,皇上都是强撑着他帝王的威严。

可是现在……

宁王想了想他刚刚说的话,也没发现哪里不妥啊?

接着,他想到了皇上问的话,又想到了这么多年来再未怀过孩子的皇后。

一时间,他突然悟了。

这是,这是不经意间破了大案吗?

宁王有点儿担心皇上受不住这个刺激,赶紧也跑出去,追着皇上的身影,到了冷宫。

刚进冷宫的大门,就听见皇上暴怒的声音:“你说!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是你给皇后下毒,才让皇后掉了孩子,失去生育能力对不对?”

冷宫内,沈梵面容憔悴,一脸麻木。

一开始看到皇上来冷宫,她内心还是避免不掉地涌起一丝希翼。

但他接着,就打碎了这份希翼。

他第一次来看她,就是口口声声质问她,为他的皇后讨公道。

呵,她可真悲哀。

“皇上在说什么?臣妾听不懂。”

她现在虽然被打入冷宫了,但是她儿子还在,沈家的势力也还在。好好打点打点,她这段日子在冷宫,其实也没有那么难熬。

而且,她还等着她儿子登上那个位子,她做太后呢!

她还没有输,她等着她笑到最后。

所以,现在不管是什么罪,她都不会认。

皇上看出了她的打算,冷笑道:“好,你不承认对吧!朕有法子让你承认。来人,传朕旨意,二皇子行为不端,母亲失德,择日起,去皇陵思过,未经传召,不得入宫。”

皇上这一手太狠,加上后面那句话,也就是说,只要他这个当老子的不同意,他这辈子都没有登位的可能。就算是造反逼宫,史书上也是来位不正。

二皇子又不是没有其他兄弟,本来因为沈梵的事情,势力就被大皇子三皇子瓜分了一些。若是皇上此时给他一记当头棒喝,那无疑是彻底断送了他登位的可能。

沈梵慌了:“皇上,皇上,你不能,你不能这么做啊!他是你儿子,他是你的亲儿子啊!”

皇上面无表情,冷声道:“那又如何?”

沈梵怔住了,那又如何?

是啊,是亲儿子又如何?

他又不止二皇子一个亲儿子!

皇帝冰冷地声音从头顶传来,像是死神的催命曲。

“你不说吗?”

半晌,大殿里传来沈梵绝望的声音:“我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