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三百八十七章 云罗之争

第三百八十七章云罗之争

罗少阳本是想在林瑾萱身边献殷勤的,无奈林瑾萱跟一个小姑娘说的嗨皮,他插不上话。

见后面是新科状元郎,他便想上前先跟夏千俞套套近乎。见到妹妹跟夏千俞说话,他心里乐见其成。

长乐侯府如今不过是没落勋贵世家,族中子弟没有几个在读书上有天分的,几乎已经被排挤到政治权力中心的最边缘地带。

他们这一代若是还不能有所起色,皇上很可能就会将侯府降等。

毕竟,眼下皇上打击世家的决心,很多人都看出来了。这是要扶持寒门,跟世家打擂台。

虽说,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毕竟古往今来,寒门与世家就是对立的两股势力。

但是如今,皇帝扶持寒门的心思根本不再遮掩。对于京中那些老牌世家们,却是有力打压。

堂堂正正做人,报效朝廷的自然不怕。

怕的就是那些心怀不轨,干了坏事儿,家里还净是败坏祖宗基业的二世祖的世家。

那感觉,简直就是在头顶悬了一把雪亮的大刀。

所以眼下,能跟有能力的家族联姻,寻求退路,简直就是在救命啊!

以前世家子女,很少能看的上寒门的。

但是现在,恐怕没有家族势力支撑的寒门,才是香饽饽。

不然,罗少阳也不会跟当朝寒门势力之首的丞相府相交,更企图娶丞相府的千金。

而罗玉珠也不会看上一个寒门状元郎,低下身段接近。

不过,夏千俞长了一张人神共愤的脸,罗玉珠看到的第一眼就心跳加速。忽略他的家世,她觉得嫁给这样的男人,她还是可以将就的,就勉为其难的接近一下吧!

兄妹俩都抱着高人一等的姿态,却没想到会听到夏千俞这样一番话。

当即,就被震懵在当场。

他们的母亲是外室扶正的,这在守规矩的人家是不可能的。

说好听点儿是外室扶正,说不好听,罗少阳是他父亲跟表妹的私生子。他生下来的时候,还顶着庶长子的名头。

后来,在他父亲和原配嫡妻和离后,他的生母也就是他父亲的表妹才被接近府内,对外说是继室夫人。

可是,知道的内情的,都明白是咋回事儿。

但这件事已经过去多少年了?他们也不是庶出多少年了?

竟然有人如此不讲究,当面这样说他们的父亲。

偏巧,夏千俞说的这话还被旁边走过的人听到了。

更巧的是,那伙人还正是长乐侯世子的原配嫡妻的娘家人。

“哈哈哈哈,说的太对了,我从来没想过,竟然有人能把那个人渣概括的这么准确,佩服佩服,哈哈哈……”

罗玉珠冲着那个穿着杏黄色衣裙的少女恼怒道:“云萝,我警告你,不要胡说八道。你再出言不逊,对我爹不敬,我对你不客气。”

那穿着杏黄色衣服的少女,正是礼部尚书云家的嫡孙女。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罗玉珠,不屑道:“谁知道你父亲是哪号人,谁稀罕对他出言不逊了?别自己上来找骂,我认识你吗?我刚刚笑的是我前姑父,一个眼瞎心瞎,错把珍珠当鱼目,把鱼目当珍珠,辜负我姑姑的人渣。怎么?那就是你爹啊?”

罗玉珠气得要死,偏偏不知道如何反驳她。

楚念柒被她一通跟绕口令似的话都说懵了,不过,看这姑娘爽利的样子,真是喜欢的不行。

她看着云萝的样貌,总觉得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再看她那怼人时的泼辣爽利,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这不是活脱脱一个年轻幼小版的云娘嘛!

眼前的小姑娘才十三四岁的样子,脸蛋儿上还带着明显的婴儿肥,略显稚气。

可是那五官样貌,真真是与云娘神似啊!

她刚想转头找夏千俞,顺手就要去拉他的手,问他话。

却不想,半途被人截下。

罗玉珠站在夏千俞和楚念柒两人的中间,隔档住楚念柒伸向夏千俞的手,神色冷傲不屑,语气厌恶嘲讽道:“你还有没有一点廉耻,大庭广众之下,就要拉夏公子的手?真真是不知羞!”

楚念柒:“……”嚯,这是把从别的小姑娘那里受的气撒在她这里了?

真是搞笑!

是什么错觉,让她以为自己是软柿子,可以撒气的啊?

夏千俞的脸色已经可以黑的滴墨了,楚念柒都怕他一掌拍死她。

甩开她的手,对着她有些无辜有些疑惑道:“我拉着我的未婚夫的手,关你屁事啊?”

明明是粗俗的话,她偏要用一张无辜又疑惑的语气说,那样子,真是要多绿茶有多绿茶。

可是,只有女人才懂女人。

面对前来挑衅的女人,当然是比她茶比她婊,更让她生气啦!

看看罗玉珠那都快涨成气球的大脸就知道了,绝对有效。

而夏千俞也被楚念柒那句“未婚夫”安抚到了,拉着楚念柒的小手,美滋滋地走了。

云萝继续毫不客气的哈哈大笑:“哎呀,太有意思了,有些人真是家学渊源,就爱有主儿的男人。这人家未婚妻还在呢!勾搭人家未婚夫还嫌人家碍事,真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我今天可是涨了见识。”

罗玉珠眼中含泪,愤恨地看着云家一家子少爷小姐们,眼中的恨意如有实质。

云萝身边一位略大一些的少女道:“罗三姑娘,也不必这么看我们,我二妹妹不过是说了实话而已。与其在这里愤恨仇视,不如回家多自省己身。”

这时林瑾萱也站出来道:“罗三姑娘,我看你身体不适,不如让令兄带你先回去吧,我们接下来还要逛好久。”

虽然话说的委婉,但是在场的人都听出来了,这是在赶人走。

罗玉珠到底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当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捂着脸跑了。

罗少阳怕妹妹出事,赶紧追着走了。

他们一走,林家人瞬间松了一口气。

“呼,幸好他们走了,再不走我都要憋不住体内的真气了。那个罗少阳什么东西,竟然还敢来瑾儿姐姐面前献殷勤,真是好不要脸。”林憬言愤恨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