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五百五十一章 请封郡主

第五百五十一章请封郡主

皇后娘娘冷哼道:“哼,你陷入不义之地关我什么事?”

说着,颇为矜贵地抬起了下巴。

皇上一看皇后这个傲娇样儿,他突然灵光一闪。

“媳妇儿,咱们也可以一起瞒着他啊!让他以为你还不知道,其实你已经知道了。这是不是也很有意思?你放心,这一次,我一定紧紧站在你身边,绝对不会背叛你。”

傅音莞本来是不想搭理他的,但是,他的提议太让她心动了。

那么,就…….行吧。

“哼,这次先放过你,不过下次不准让他躲着我。”

皇上讪讪点头答应,反正夏千俞到底有没有被皇后看到,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至于他以后会不会被他的老母亲毒打,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还在宁王府跟宁王斗智斗勇的夏千俞,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亲爹给卖了。

此时,宁王府内也是一片大乱。

宁王指着夏千俞的鼻子大骂:“你个犊子,你到底要闹哪样儿?本王给念儿请封,干你什么事?再说,这是好事儿!你拦着做什么?哦,本王知道了。你这是怕念儿身份高了,压你一头,你心里不自在是不是?呔,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是个渣男!”

夏千俞听着宁王一句一句的指责,额头青筋直冒。

讲真,他为拥有这样一个愚蠢的叔叔感到耻辱!

他以后是要娶念儿为妻的人,现在让他给念儿请了夏侯氏的郡主,他以后怎么娶她?

堂兄娶堂妹?

多新鲜啊!

别说什么那是名义上的,没有血缘关系。

呵,上了夏侯家的玉碟,那就是官方认证的。

到时候板上钉钉的妹妹了,他怎么再把人家变成媳妇儿?

“你不要无理取闹,我什么时候不盼着念儿好了?”

“呵,那你说说,你为什么不让本王给念儿请封郡主?”

夏千俞头疼,就绕不过去这个“为什么”了是吧?

为什么?为什么?你说为什么?

头疼之际,夏千俞的外交能力临场发挥,直接来了一个急性编造。

“因为你想啊,念儿我们都是从乡下来的,本来就被那些人瞧不起。偏偏我们都优秀无比,让那些京城的少爷小姐们拍马都赶不上。他们本来就嫉妒我们嫉妒的成了眼中钉肉中刺,你再给念儿身上放一些光环,那不是害她吗?难道非要让所有人把目光都放在她身上,你才愿意吗?那你居心何在?”

宁王反驳:“那又怎么了?我小闺女光芒万丈,万众瞩目,那不是应该的吗?”

夏千俞:“……”虽然很想承认那是没错了,但是……

“可是念儿现在还小,你让她被瞩目,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麻烦,她现在还应付不过来,你又得时时刻刻看着林姨。你这不是把她置于危险之中吗?”

宁王沉默不语,大概是楚念柒太能干了。

小小年纪,自己会的东西那么多,还都做出了一番成就。

沈梦已经死去,他就以为已经安全了。

但是响起前阵子发生的事情,宁王也吓得打了个冷噤。

看来,他们暗处还潜藏着手段高明的敌人。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此时不是高调的时候,还是得低调做人。

就,好气。

理智上,宁王非常理解夏千俞。

但情感上,他就很不甘心,不服气。

他们日子过的好好的,偏偏有一些臭老鼠出来捣乱。

他还想着给小闺女请封个郡主,欢欢喜喜过大年呢!

结果,唉!

宁王不能如愿,他就不想让别人如愿。

他没得到他想要的新年礼物,那么就送一份新年礼物给对手吧!

于是,他派人进宫给皇上送了个信儿。把那个沉浸在媳妇儿的恐惧中,已然忘了冷宫毒妃的皇兄呼唤回来。

兄弟二人联手,给那些老让他们不痛快的人送了一份特殊的新年礼物。

于是,还在冷宫里等着儿子登基她就能出去做太后的沈梵,被赐死了。

她想过这个最坏的结果,但还是下意识的忽略了。

毕竟,她的儿子还在,沈家还在。

皇帝就算再想弄死他,也得顾忌着沈家。

她想的挺好,没想到皇上竟然真的要她去死,才肯泄心头之恨。

呵呵,他到底有多爱皇后啊?

皇上甚至都没有给她选择去死的机会,直接赐她一条白绫。

言外之意是,你没资格选择怎么死,直接吊死吧!

沈梵在深宫这么多年,死在她手上和阴谋中的女子孩子不计其数。

她知道深宫女人的各种死法,每一种,看着都很简单,但是简单的背后,却是对生命的残酷和漠视。

以前看着那些跟她争宠,挡她道路的人垂死挣扎,她觉得痛快极了。所以,她最喜欢看的,就是看人临死前的狰狞绝望。

而这之中,上吊的人最好看了。

她们被迫站在椅子上,白绫高高的吊在空中。

白绫纤柔飘逸,却能吊走人的命。

人心绝望,却抓不住任何浮萍。

看着人在空中张牙舞爪的企图寻求生机的人,一点点失去生命的活力,那可真真是诠释了什么叫垂死挣扎四个字。

皇上大概是审问了钟粹宫的人,不知得用了多少刑罚,知道了她这个癖好。

于是,让她这个死法。

也让她好好感受感受,其他人临死前,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

冷宫周围是皇上派过来的太监侍卫,已经丫鬟嬷嬷,都是来送她上路的。

沈梵心中冷笑,皇上这真是恨她恨到了极点,连最后一面都不来看她了。

“沈氏,你不要再磨蹭了,赶紧上路吧!咱家还等着给陛下交差呢!”说话的是高德胜指派过来的一个中年太监。

高大总管给他递了话,可是让他好好看着,一定要确保沈氏是真的死透了才行。

这几日,沈家闹出来的事情可是让高德胜长了不少心眼。

沈家手段层出不穷,手里净是杂七杂八的药。

万一要是真的有什么龟息丸,假死脱身,运出宫去,那沈梵岂不又是一条好女?啊呸,又是一个毒妇?

那以后,岂不是又在暗地里整出幺蛾子来,坏了皇上的心情。

不行,皇上才好不容易有了些笑模样,他绝对不允许其他人破坏!

高德胜想的很周到,既然忧虑那些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不如就从源头掐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