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86章 三个“饭桶”送午食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第八十七章三个“饭桶”送午食

六月酷暑,老天爷挥洒起热量来,也是毫不手软。村前的几米宽的小河,也已经窄成一条小溪了。

地里的庄家毫不意外的旱在了地里,即使灌溉几次也是挽救不了多少。

河上游的村子,为了灌溉,把河水垒了一个河坝。被河下游的村人发现后,纠结了一群人,去上游讨问。结果双方大打出手,好几人重伤。

资源匮乏的年代,人们可以为争一口水,一块干粮拼命。

而现在,虽不到饿肚子的时期,可旱灾持续下去,冬季饿肚子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夏千俞三人已经上学好几天了,林氏怕他们中暑,每天都熬好绿豆汤给他们带着。

清新的绿豆汤里加了糖,虽没有冰块镇着,但有空间泉水的加持,在这炎热的夏日也是难得一见的优质饮品。

林氏给他们三人,一个灌了一大竹筒,还让他们每天也给先生带一筒。中午来回走太热,林氏心疼他们,也是每日早上给他们带上饭食。好在现在夏日,到了中午也不会变凉。

何况,乡下人不吃午食,林氏给他们带着也是怕他们饿的时候没东西垫肚子。

但其实,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能吃三顿饭,谁愿意只吃两顿?

楚念柒受现代饭盒的启发,让楚有方砍了一棵碗口大的竹子,给他们三人一人做了一个竹碗饭盒。竹盒里分装着米饭和菜,上面用竹盖子盖着,再用线绳一绑,只要不使劲摇荡,饭是不会飞出去的。

这三人俨然成了私塾中生活最滋润的“公子哥儿”,但对其他同学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

他们没有午食,也没有绿豆汤。

除了在屋里睡觉的老秀才,没人能对他们三个这做派无动于衷。

也有那禁不住诱惑的小孩子,想来一次恃强凌弱,来一次“揍人夺食”。可是他们三个在一起,面对这些天天吃不饱饭的孩子,简直就是无所畏惧的存在。

把那些“居心叵测”的小子揍了一顿之后,他们都渐渐老实了。只是每次食午食的时候,他们都眼巴巴的看着。

几日之后,除了夏千俞还能无动于衷,陈杰和楚子安都有些心软不已。

他们都是饿过肚子的,对这些孩子多少有些感同身受的滋味。

两人这几日恹恹归家,楚念柒询问夏千俞,到底究竟为何事。可这小子,是个嘴硬心狠的,除了小姑娘,他谁都不在乎。

那些人,是死是活关他何事,他还心疼小姑娘赚钱辛苦呢!

无奈之下,楚念柒私下里问了楚子安和陈杰。

得知缘由之后,楚念柒也是一阵沉默。

但是第二天,楚念柒给他们准备的饭食是平常的三倍不止。

这些饭食,虽然不会让剩下的所有孩子填饱肚子,但至少不会再忍受饥饿。

楚念柒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再多就会招人惦记,得不偿失。她可以力所能及的帮助人,但不想因为帮助别人而让自己陷入麻烦。

于是,在夏千俞嫌弃的眉头下,这三人成了上学堂拿东西最多的“饭桶”。

私塾里的孩子得了他们的吃食,一个个又惊又喜。

只有宋大头,他家不缺粮食,吃得饱饭,自然不会太欣喜。而且他和夏千俞是“情敌”关系,他怎么能向情敌低头呢?

可是吃了一口楚子安塞过来的饭后,他后悔了,尝过这样的饭食,再对比他家的,怎么有种吃猪食的感觉。

其他人也有这种感觉。

几天下去,这些孩子的家里人发现,孩子们的朝食吃的都不多了。

细问之下,才知道,新来私塾的三个孩子,家里有钱,天天带午食。还分给这些孩子吃,即使不够吃,还有绿豆汤可以喝。

孩子们中午垫过肚子,朝食自然会少吃一些,但是最重要的是两者相比,滋味相差太大。

旱灾的出现,让本就艰苦的庄稼人,日子更不好过了。哪怕是一粒粮食,也是珍贵的。

这些孩子的父母有的对那三名出手“阔绰”的孩子心存感激,也有的认为有便宜不占是傻子,还有的心存嫉妒,想要知道这供三个孩子读书还生活富裕的人家到底是哪一户。

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

不过几天,夏千俞三人的“家底”就被打听的清清楚楚。

知道这是姓林的和离妇人家的孩子,所有听到消息的都惊诧不已。

也不知道人家是怎么赚的钱,花钱咋那么痛快。

林姓和离妇人供三个孩子读书,还包了私塾所有孩子午食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就传了出去。

刘家村里,一个长得黑瘦,头发稀松的妇人坐在大树荫下同人家唠嗑。不知道这些人说起了什么,话题就被带到了这里。

说话的妇人,边说脸上边现出羡慕的神色。

“我听我家孩子说了,说是那三个孩子带去的饭食,无一不是大米白面,还顿顿有肉,回回不下三个菜。唉,也不知道我啥时候能过上那样的日子。”

“你不知道啊,我也不知道,我就盼着这老天啥时候下点儿雨。再这么旱下去,河都快干了。”

“谁说不是呢?这么热的天,根本没法子下田,昨儿大刘家的不就是中暑了吗?舍不得钱看大夫,现在还在炕上躺着呢!”

那头发稀松的妇人听到她们说话,抬起一双吊眼梢的眼睛,问道:“姐妹们知道那供三个孩子上学的是谁家吗?我刚刚琢磨了半天,也没想出这附近几个村子谁有这家底儿啊!”

“嗨,你这就不知道了吧,你忘了之前河下村有个与秀才郎和离的妇人,就是她家。”

“这个妇人我也听说过,可是我记得她不就一个丫头吗,怎么还有三个上学的孩子啊?”

看到吊眼梢妇人的迷惑,那说话的妇人对自己了解这些八卦有些得意。

“那三个孩子都不是她亲生的,听说两个是从外面捡来的,还有一个是她那秀才夫君死了的媳妇的儿子。之前一直是她养着,和离的时候,那孩子也继续跟着她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