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三百八十章 阴差阳错的姻缘

第三百八十章阴差阳错的姻缘

楚子富一看好多人都来了,内心大乱。

这种情况,对蒋姑娘的名声太不利了。

“你们,你们别乱说,我们,我们之间没有什么的,我们……”

楚子富本就是个老实人,这个时候一紧张,更是嘴笨拙舌,哪能解释得通。更何况,蒋海燕就在他怀里啊,此时崩溃的根本站不起来。

楚子富急的额头冒汗,但是也没有把怀里的人儿推出去。

此时,徐翠兰和那些看热闹的人已经来到了二人身边。

徐翠兰对着支支吾吾说不出话的楚子富道:“一看你就不像是个好人,定是你跟这个妮子在这里苟且,被我儿发现了,才想要杀我儿灭口。”

楚子富急了,这样的罪名,他可担不起。

“你,你,你别血口喷人!”

蒋海燕虽然衣衫不整,但是哪里都没露,所以还算好的。

倒是乔铁蛋,他的衣服也被他自己扯开了,有些凌乱。

而楚子富,却是衣衫最整齐的一个人。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哪里都不缺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

在场的这些人,本就是没有被林家作坊招入的,有些人还好,等待着下次的机会,有些人直接就怀恨在心了。正好,碰上这次的事情,那就闹呗。

程氏的嫂子不屑道:“呵,真是不要脸,这光天化日之下,就干出这事儿来。大冬天的也不嫌冷,真是不要脸皮了。”

说着,还用不屑的眼神刮着楚子富和蒋海燕。

蒋海燕依然靠在楚子富的怀里,不敢抬头见人。

有人听不下去了,也是想给林家卖个好,于是反驳道:“你也别一杆子打死人,这事说不定是咋回事儿呢!那小伙子我见过,是林家的亲戚,挺老实的一个人。”

程氏的大嫂更不爽了:“怎么,林家的亲戚就都是好的?谁家没有几家穷亲戚啊?再说了,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内里到底是不是个好的?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你没看咱们这么多人都来了,那小贱蹄子还躲在人家怀里不出来?”

泥人还有三分血性,听到程氏大嫂这样说,楚子富也来了火气。

“这位大婶,你也讲点儿口德,给你家子孙后代积攒点儿福气。”

程氏大嫂:“你个小瘪三儿,你说谁不讲口德呢?”

蒋海燕此时终于缓过神来,看着程氏大嫂,也就是她的亲舅母道:“舅母,就算你着急毁我名声,也替你家姑娘想想。若是日后救人的人都被这样污蔑,你家姑娘遇到这种事情,恐怕也没人愿意管了。”

程氏大嫂大怒:“你个小贱蹄子,你诅咒谁呢?”

蒋海燕此时却褪去了之前的软弱与卑怯,她知道,这种事情自己若是不说出来,没人会救的了自己,恐怕那些人的吐沫都能把她淹死了。

“没有诅咒,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现在这种情况,只要长眼睛的都能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分明是乔铁蛋他对我意图不轨,楚大哥救了我。偏偏在你嘴里,却变成了那般龌龊。”

正在搂着乔铁蛋,不停痛苦喊着“铁蛋啊,铁蛋”的徐翠兰,听到这话瞬间大怒。

“你个小蹄子,自己不检点,被我儿发现了,还想往我儿身上泼脏水?”

虽然乔铁蛋人品很烂,但是徐翠兰也不允许别人坏了她儿子的名声。

蒋海燕此时恨极了这对母子:“往你儿子身上泼脏水?他都已经污的不能再污了,还怪别人说实话?”

说到此时,蒋海燕恨得上前就踹了乔铁蛋两脚。

乔铁蛋正好被她这两脚踹醒,刚睁眼就看见蒋海燕,也没注意到旁人。一时不察,然后本性就暴露了出来。

“小贱人,你还敢踹我,看小爷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说着,就要站起来,这时才发现周围站了很多人,每个人看他的眼神都是分外复杂。

他低头一看,他娘就瘫坐在他身边,刚刚搂着他在怀里,此时看他的眼神有心虚、有恼怒、还有尴尬。

乔铁蛋也聪明,知道今天这件事,绝对不能是自己的错,当下赶紧描补。

“你们两个不知廉耻的东西,今天被我发现了,就想对我下毒手?真是丧尽天良、不要脸皮!”

蒋海燕气得浑身都是哆嗦的,简直是被眼前这对母子的厚颜无耻惊到了。

楚子富在蒋海燕站起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恢复冷静了,此时看到蒋海燕面对乔铁蛋浑身打颤,担心她是心里有阴影,赶紧上前道:“你别装了,你前后两句话的表情语气都不对,拿我们当傻子不成?说谎之前,先把自己的衣服整理一下。”

听到楚子富的话,大家都看着乔铁蛋,可不是嘛,这上衣松松垮垮的,跟衣衫整齐的楚子富站在一起,一看就知道哪个是猥琐的。

大家纷纷都向着楚子富说道:“就是啊,也别把我们当傻子,我们自己有眼睛看的。”

“我们又不是那些缺心少肺、黑心烂肝的,故意颠倒黑白,污人名声,这事实到底是个什么样儿,我们眼里心里都门清儿。”

“这徐翠兰和她儿子可真不是个东西,住到人家家里,还对人家闺女这般行事,真是狼心狗肺。”

“你知道什么啊?听说,这乔铁蛋是杨大牛的亲儿子,蒋海燕不过是继女,这继女当然没有亲儿子重要了。”

“听说?你是听谁说的?徐翠兰吧,她那话有几分真?人家杨大牛也没全信啊,这些天不是一直找大夫询问,怎么查是否亲生嘛!”

“嘿,你别说,这乔铁蛋跟杨大牛长的可不像,倒是像徐翠兰。”

“有没有可能,她是故意骗杨大牛的啊?”

“那可没准儿啊,徐翠兰啥干不出来?当年看上她表哥,就故意跳下水让她表哥救,以此黏上她表哥,使得人家大牛和秀英的婚约都作废了。抢人家未婚夫不算,过几年受不了了又跟着货郎私奔了,这种人啥干不出来?”

“也是,没准儿就是看人家杨大牛家现在日子过好了,所以带着假儿子回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