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三百七十八章 重新归来的前妻

第三百七十八章重新归来的前妻

可杨大牛不同,他要脸,觉得家丑不可外扬。

而且,他被徐翠兰那句话惊到了。

“什么?什么叫我的儿子?”

他不是只有金花一个女儿吗?怎么还会有个儿子?

徐翠兰眸子闪了闪,把身后的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拽了出来。

“快,铁蛋儿,叫爹。”

那乔铁蛋眼里都是厌恶,不耐烦道:“我不叫,那不是我爹。”

徐翠兰:“你这孩子,你咋不听话呢?”

杨大牛都惊了,他怔怔地看着乔铁蛋,似乎想在他的脸上找到和自己的相似之处。

无奈,乔铁蛋长得更像徐翠兰,他没觉得他像自己。

最重要的是,他不相信徐翠兰的人品,不太相信这个儿子是自己的。

“你说这个孩子是我的,那他多大了?”

徐翠兰炸了:“怎么?你是不相信我吗?这孩子当然是你的,都十五了,我也是走了之后才发现的。”

徐翠兰是在杨金花十岁走的,如今却是刚过十六个年头,孩子十五岁也是有可能。

但是这个孩子说是十五岁,还是有些嫩了。

可理智上再不认可徐翠兰的人品,他也不能忽略内心的那一点儿激动。

他没有儿子,虽然蒋海山是个好的,但是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有后呢?

这个时候,他难免后悔,女儿年少时太惯着她,顺了她的意没有跟程氏生下孩子。

想到程氏,他心中难免心虚愧疚,当年两个的婚约,因为徐翠兰的出现毁了,如今两个人的平静生活又被打乱了。

“你想怎么样?”杨大牛叹了一口气,问道。

徐翠兰眸子一亮,她知道,杨大牛最不耐烦跟别人掰扯,只要惹他烦,他就会退让。

于是,抬起下巴,高傲道:“这些年我养你儿子可是花了不少钱。我听说你现在能赚不少银子,先拿一百两出来,就当弥补我这些年独自一人抚养儿子的吧!”

杨大牛都惊了,不仅是他,就是外面看热闹的人,也被这徐翠兰厚颜无耻、大言不惭的一面惊呆了。

这徐翠兰,是长了两层脸皮吧?

杨大牛反应过来,大声反驳道:“没有,我没有那么多银子。”

徐翠兰:“现在没有也没事儿,我就在这里住下,什么时候够一百两了我再走。”

呵,这是沾上了。

程氏就是这个时候进院子的,她其实有些不敢想,杨大牛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所以,她就出现了。

杨大牛烦心之际,正好看见程氏,更加心虚。

他总觉得,跟徐翠兰有关的事情,他就在程氏面前矮了一截。

“秀英,你回来了!”杨大牛轻声道。

徐翠兰回头,一看那个被自己抢了未婚妻的女人,此时穿着一身半旧不新的细棉布衣服,头发梳的整齐。

虽然她的打扮不怎么好,但是却没有她想象的落魄。果然,她闺女说的不错,这个贱人手里肯定有银子。

当下,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道:“哟,这抢别人男人的寡妇回来了?”

蒋海山生气,上前一步道:“你嘴巴最好放干净一点儿,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徐翠兰一开始被蒋海山身上的气势吓到了,反应过来之后,对蒋海山破口大骂:“好啊,你个兔崽子,敢对我不客气个试试。老娘在这里住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蒋海山面无表情:“你也说了是你住的时候,但是这里已经不属于你很多年。所以,别一副人过日子狗当家的样,跑来这里多管闲事。”

徐翠兰:“你,你骂谁是狗?”

徐翠兰的儿子听见自己老娘被骂,少年人血性上前,“你敢骂我娘,我打死你。”

说着,毕竟壮硕的身子就朝着蒋海山而去。

蒋海山怎么说也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怎么会被一个半大的少年郎拿住。

身子一侧,就把乔铁蛋摔了一个趔趄。

徐翠兰:“铁蛋,铁蛋,你没事儿吧?啊,流血了,你个杀千刀的兔崽子啊!你把我儿子打伤了,你给我赔银子!”

杨大牛真是头都要炸了,他实在受不了徐翠兰的闹。

“你闭嘴,你要闹就出去闹,大年初一的就来找晦气。”

徐翠兰心里也不爽,好歹也是自己曾经喜欢过的男人,且还是自己的表哥,两人还有一个亲闺女,他怎么能对自己这么狠心呢?

果然,他心里还是更在意那个狐狸精。

“表哥!你就对我这么狠心吗?铁蛋他可是你的亲儿子啊,你怎么能因为别人的儿子这么狠心对待自己的亲儿子?”

程氏对眼前的闹剧显然也是很累了,她眼睛直直地看着杨大牛,缓缓道:“你说吧,到底怎么办?”

杨大牛心里也苦,可是既然有可能是自己的儿子,他不想放过这一丁点儿的可能。

“秀英,我,我,就让铁蛋先住下吧!”

徐翠兰道:“不行,我跟我儿子不能分开。”

杨大牛:“不行,你一个女人,住进我家算怎么回事儿?”

徐翠兰:“这也是我家,我在自己家住怎么了?”

杨大牛想着,他改天出去找个大夫,看看能不能看不出来乔铁蛋是不是自己的亲儿子。

于是,便妥协道:“好吧,你可以暂住几天,但是,你不准作妖。”

徐翠兰立刻高兴起来,她就知道,她一闹,杨大牛肯定会妥协的。男人嘛,哪个不希望自己有后啊?

程氏终于忍不住道:“好,那就让她这个家住吧,我出去。”

“不行,秀英,你不能走。”

杨大牛赶紧拉住程氏,着急道。

程氏看着他,满脸失望,这个放弃了自己两次的男人,自己终于对他也是死心了。

念着最后的那一点儿恩情,自己给他留个清静吧!

“你放心,你的东西,我都不要。以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我带着我的两个孩子出去住。”

杨大牛彻底慌了,“秀英,你能去哪里?你别闹好不好!”

“我没有闹,你已经辜负我两次了,我怎么可能还会对你抱有幻想?”

杨大牛慌得手都哆嗦了,他嘴笨拙舌,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就拉着程氏就往屋里走,仿佛这样,程氏就走不了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