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二百六十章 帝后

第二百六十章帝后

两年的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若是用来做事儿,自是不够。但用来思念人,可以说是很漫长了。

大夏的这两年,也算是风调雨顺。

把之前北方雪灾饥荒产生的灾难,弥补了一些。

可是到了今年,竟然隐隐又有干旱之势。

民间竟然有传说,说是皇上的真龙之子不在京都坐镇,流落民间,致使天道不忍。降落灾难给人间,是为示警。

这个流言本是在一小部分地界传播,后来不知怎么就流传到了京城地界。

就连皇上都知道了,还在朝堂上询问钦天监的意思。

钦天监如何回答,百姓不得而知。

但是几年前,太子被歹人拐走一案,又被提了出来。

百姓们竟然自发组织起一场,寻找太子的民间公益活动。

雷的楚念柒差点儿怀疑是不是又有人穿越了啊?

古代人也这么热情的吗?

但是结果到底如何大家都不得而知。

紫禁城,凤栖宫。

皇上又把众人赶走,独留他自己一个面对皇后。

今日,皇后对他倒不是无视了。

“今日朝堂之事,不知皇上有何打算?”

大夏虽然也有后宫不得干政的律令,但是傅皇后向来不当回事儿。

她也不是要干政,她才懒得管那些,她要管的是她的儿子。

皇帝放下了皇后的碗筷,抬头对她道:“你放心,朕会给你一个交代。”

傅皇后冷笑一声:“呵,交代?我等你的交代等了五年了,你给了我什么交代?我的澈儿不还是杳无音信?”傅皇后声嘶力竭,眼泪顺着脸庞流下。

“你当我不急吗?那也是我的儿子啊!”

她没注意皇帝的自称变化,也没注意他语气中的悲痛颤抖。

她沉浸在自己的悲痛里,再也看不到他。

就像一只刺猬,竖起浑身的刺,扎伤了别人,也刺痛了自己。

“你的儿子?你有那么多的儿子,而我,只有他一个。”傅皇后喃喃道。

夏侯照听到他的话,心都要碎了。

他慢慢走上前,企图要拥抱她。

“阿莞,你不要这样,你别这样,我们,我们,你知道的,只要愿意,我们还可以,还可以有……”

“闭嘴!”傅皇后恨恨地看着他,“你是怎么说出口的?你还有脸说给我交代?你愿意要儿子,就让你后宫那群女人给你生去,反正也没少生,少来这里恶心我。”

“傅音莞!”

“怎么了?说到你心坎儿里去了?夏侯照,你但凡还有一点儿当父亲的心,但凡还对澈儿有一点儿愧疚良知,你就放我走。我自己的儿子,我自己去找。”说到这里,傅皇后的声音已经开始软化了。

她太想自己的儿子了,她太想走了。

夏侯照本还在生气的胸口,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

“阿莞,那我呢?你去找儿子,那我呢?”

这是他第一次露出受伤委屈的表情,绝望地看着她。

这五年来,从太子被掳走,他们二人再也没好好的说过一次话。

起初是她精神状态不好,后来随着他和其他女人的孩子一个接一个的生,她就厌恶他,再也不肯和他说话。

这一次,是在前朝又听到了太子的音讯,她忍不住了,才和他说话。

以往,他要么和她吵,要么无赖和她闹,但每一次,都端着皇帝的架子,好歹有一股顶天立地的样儿。

这是第一次,露出这样脆弱的样子。

可惜,傅音莞对他再也没了当初的心疼。

“你还有那么多女人,还有那么孩子,少我一个不少。你能接受澈儿失踪,亦可以接受我不在。”

“不可以,我接受不了!”夏侯照怒吼一声,掀翻了两人之间的桌子。

他急切地喘气,看着傅音莞恨恨地说:“我接受不了!谁都可以不在,你不行。那些孩子,那些女人,我可以给你解释。你不能走,你不能离开我。”

“呵,你真自私!”傅音莞嘲讽地看着他。

夏侯照此时什么都顾不得了,他疯了一样扑过去,紧紧抱着傅音莞,急切地跟她解释。

“那些女人,我一个都没爱过。我都是挑了家世不显的女人,幸过一次,怀上孩子就不再碰他们了。澈儿是我最属意的储君,我这些年也在派人找。可是我不能不给江山留后路,澈儿万一回不来,江山不能后继无人。我只是让她们生下孩子而已,我没再碰过她们了,没有,没有。”

“呵,沈贵妃的三公主也是你精挑细选后的结果吗?”傅音莞讽刺道。

听到傅音莞的质问,夏侯照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感觉心里活过来一点儿。她愿意问,至少还是有一点在意他的。

“不是,那天,那天我们吵架,我,我喝多了。她去了养心殿,我,我把她当成你了。我怀疑,她肯定给我下招儿了。后来,我就下令不准人进养心殿了。我记得我暗中送了堕胎药过去,可是她宫里也算是缜密,竟然生了下来。既然怀上了,我也不能真对自己的孩子下手。没办法,只能生了,幸好是个公主。”

夏侯照低低地给她解释,傅音莞却一点儿想听的欲望都没有了。

这五年的时光,已经把她的心磋磨老了。

“那你能放过我吗?”

夏侯照刚热乎过一点儿的心,似乎又被扔进了冰窖。

“傅音莞,你为什么,为什么就看不到我呢?”夏侯照咬牙切齿地说。

他已经跟她解释过了,为什么不能理解他?

难道他们的儿子,他不着急不心疼吗?

他就算碰那些女人,也是两年后,实在找不到澈儿了,他不得不为江山考虑才碰的。

可那些女人生完孩子,他再没碰过她们。

她为什么还不能理解他呢?

他有时候好恨啊!

恨傅音莞狠心,他恨她那么爱儿子,爱的胜过他。恨她为了儿子,可以毫不迟疑的离开他。

可是冷静下来,他又恨不起来她。

是他的失职,让那贼人钻了空子,把他们的儿子掳走。

这是他的过失,他怨不得别人。

所以,他这些年来,背地里加派大量的人手找人。

明面上安抚朝臣,平衡前朝后宫。

抽空子,他还要安抚他的心尖上的人。

他真的很累,很疲惫,可是,她不心疼他了。

他心好疼,好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