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四百三十四章 怀疑

第四百三十四章怀疑

楚玉儿今天回家很是兴奋,一副听到了大八卦的样子。

“爹,娘,你们知不知道,我今日在书院听到了什么?真是太令人震惊了!”

楚梁二人心里都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接着就听到楚玉儿道:“我们书院的学生,好多都在传丞相府的事情。据说,相府嫡女十几年前被山贼掳走了,如今又回来了,还带着个女儿。最可恶的是,她一个寡妇,还带着孩子,竟然想嫁给宁王爷,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厚脸皮,真是太不要脸了。听说,这件事已经在京城传遍了,简直是丞相府的耻辱……”

楚玉儿巴拉巴拉说了一堆,结果没等来父母的回应,顿觉无趣。

“哎呀,爹,娘,你们怎么都没兴趣啊?我可是听我的同窗说了,这可是京中特大级别的八卦了。”

苏容慧温婉一笑:“你是一个姑娘家,别学那些长舌妇的做派,你以后可是要嫁入世家高门的,时刻谨记自己的言行。”

楚梁:“对对对,你娘说的不错,以后万万不能这样了。”

楚玉儿不乐意,噘嘴道:“哼,什么嘛,人家只是在你们面前才这样说的。”

这个家里唯一留下的男丁楚子进温声细语道:“姐姐,你说吧,我听。”

楚玉儿瞬间开心起来,这个弟弟还是不错的。

虽然是个病秧子,还拖累她们。但他脑子不错,很会读书,如今一直吃着楚莲儿送来的那些药,想必以后也会有个好前程呢!

那就都是自己的助力,她倒是不介意现在对他好一点儿。

不像乡下待着的那三个兄弟,什么啊,真是上不得台面的土包子,这辈子都不会有出息。

楚玉儿带着满意的笑容,拉着弟弟培养感情去了。

她不知道的是,流言在下午时分,已经完全变了个风向。

这街头巷尾但凡有一堆人议论丞相府的,就会有人解惑。说那相府嫡女与宁王爷是天生一对,是天上的牛郎织女下凡历劫,所以才经历了重重磨难而后相伴白首。

宁王殿下痴恋那林家嫡女十几年,痴情感动上天,才让他们得以团聚。

这简直是天赐的爱情啊!

要是有人说什么相府嫡女不洁了,配不上宁王殿下的话。

那些人就会说,人家相府嫡女生出来的女儿冰雪聪明、蕙质兰心,那日进斗金的丽人阁化妆品,方子都是人家想出来的。

还有那一品茶楼的香茶,也是人家研究出来的炒茶之法。

这么个可爱又聪明的小姑娘,还把童养夫养成了状元郎。

娶了相府嫡女,不仅得了个媳妇儿,还外带个聪明的闺女、考上状元的女婿,买一送二,太划算了。

那些人听着听着,可不是咋地,这痴恋多年的心上人一回来,啥都有了,简直人生赢家啊!

本就是一些被舆论影响的升斗小民,上流圈子谁敢那么肆无忌惮的说啊。

这些本就是听个热闹的百姓们,也没有那么强的贞操观念。大夏也是鼓励寡妇再嫁的,和离也不是不允许。

所以,对于相府嫡女带着孩子嫁给宁王爷的事,也不觉得有多不可原谅。

没了别有用心之人的挑唆,再被这些“爱心人士”纠正,那对宁王殿下和相府嫡女的爱情,是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这对有情人真是太可怜了,幸好,终成眷属了。

等到第二日,这样的流言甚嚣尘上的时候,沈梦才发现,当即气得在屋里又摔了一堆的瓷器摆件。

“这个贱人,怎么永远那么好命?失踪十几年还不死,回来就勾搭男人,贱人,贱人!”

屋门紧紧关着,丫鬟在门口守着,听到屋里的动静,神色一点儿波动都没有。显然,这样的场景很常见了。

御书房内,宁王跪在大殿中央,请求皇上赐婚。

“朕之前不是已经给你赐婚了嘛,你怎么又要?你还想让朕给同一对人赐两次婚不成?”这一定比把小姨子赐婚给姐夫为妾更奇葩!

皇帝都醉了,最近这到底都是什么事儿啊?

他的圣旨,是要干严肃认真的事情的。都是这些不靠谱的奇葩,成了他明君路上的绊脚石。

宁王苦着脸道:“皇兄,你就给臣弟一道赐婚圣旨吧,你是不知道,这丞相府的老少爷们儿,可太难缠了。我都拜过堂洞过房的媳妇儿,他们都能不承认。还想把我的婚事给搞黄,我要是不憋个大招儿给他们,他们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

皇上幸灾乐祸:“哼,活该,谁让你成亲的时候谁也不告诉的。不仅不告诉,还竟作妖,竟然把先皇的牌位给偷去。”

一说到这个,宁王可委屈了。

“就是说啊,真过分,先皇的牌位的都不管用了,林丞相那个……臭岳父,我看改天让先皇给他托梦,他就痛快点头了。”

皇上:“……..”

“皇兄啊,你可一定要帮我,我娘家人可就剩你能顶用了。”

皇上:“…….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你一个大男人,哪里来的娘家?”

宁王也是一脸震惊地看着皇上,仿佛他怎么竟然能这样说话一般。

“皇兄,你难道忘了,我是招赘上门的,当然是娘家了。”

皇上:“…….”我以为你在开玩笑,你却当真了。

“我在五杨村就是招赘的,这到了林家,肯定也是招赘啊,要不是有这个身份,我还打不进丞相府内部呢!我可真是明智!”

皇上:“……..”好想打爆这个弟弟的狗头怎么办?

皇上简直要气死:“你在乡下私自办个婚礼我也就不说了,招赘就招赘,怎么如今到了京城,也给我整那一套?你堂堂一个王爷,成了丞相的上门女婿,你可真是出息,你是不是想让夏侯氏的祖宗掀了棺材板,跳出来打爆你的狗头?”

宁王也可难过了,直接耍赖道:“反正我不管,我就要媳妇儿,我等了十几年来等来的媳妇儿,你必须帮我!我,我,呜呜呜,我太苦了,娶到手的媳妇儿都有人拦着不让我们白头偕老,我可太难了!”

皇上:“…….”就,突然就骂不下去了。

弟弟被欺负成这样,也是时候,他这个当哥哥的出头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