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二百一十九章 邋遢老头

第二百一十九章邋遢老头

看到邋遢老头的反应,张大夫有些激动。

“神医,是我啊,木头疙瘩!”

“啊,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笨的像猪,倔的像驴的那个榆木疙瘩!”

“对对对,就是我!”

众人:“……”

呵呵,你们开心就好。

那邋遢老头干掉了两个大馒头,才站起来跟张大夫好好说话。

行走之间,非常肆意潇洒,一点儿都没有沦为乞丐的自觉。

“神医,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不是在江南吗?”

“啊,过来找样东西,可惜被贼人所害,现在吃不饱穿不暖,可怜死我了。”神医邋遢老头说着还落下了两滴鳄鱼的眼泪。

众人:“……”

这个老头好爱演啊!

这两个看起来相差并不是很多的老家伙相互寒暄着,众人也在他们的话语中得知。

早些年,在张大夫还游历四方、行医救人的时候,遇到了这位神医大人。

神医大人当时也是落,如同现在一般,吃不饱穿不暖。于是,张大夫拿自己赚的钱养着神医大人,供他吃供他喝。

然后神医大人投桃报李,指点了他一段时间的医术。

就是这一段时间的医术,让他一生都受益匪浅。

等这两位老人寒暄完了,林氏客气地邀请这位神医上路,一行人朝着下一个镇子行去。

没人注意到,那位邋遢的神医老头在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承山。

而他看的方向,恰似昨晚楚念柒二人奔赴的方向。

等到了平滦镇,林氏等人并没有去住客栈。

而是去牙行租了一个三进大的中等院子,租了一个月。

午饭是路上解决的,这会子傍晚了,直接派人去酒楼里叫了饭菜过来,并没有费事儿去做。

昨晚没能好好休息,有了住宿的地方,大家收拾一下,吃完饭就赶紧休息了。

当夜幕降临,星子垂落之时。

一个敏捷的身影从院子里飞出离开,朝着承山方向而去。

正在空间里修炼的夏千俞和楚念柒二人,一下子就感受到了。

在空间里,他们的五感更加敏锐。

“那个人,身份不简单。”夏千俞淡淡开口。

“只要不给我们带来麻烦,不管是什么身份,都与我们无关。”楚念柒无所谓道。

左手撸着小白虎,右手吃着夏千俞做的双莓糕,小生活惬意的很。

小白虎的面前也摆着一个大盘子,大盘子里是好几块糕点。

小白虎吃的津津有味儿,也忍了楚念柒并不温柔的抚摸。

云兽阿绵恨恨地看着这个新来的吃货,恨它刚一来,就抢了自己的宠爱。

抬头看了一眼吃得欢快的楚念柒,不由得心下叹气。

唉,女人,都是善变的。

大白虎在养伤,小黑蛇在修炼,而小红蛇,在吃灵鸡蛋,又把自己吃成了一个糖葫芦。

“既然是张大夫认识的人,应该不会是那幕后之人又使的招数。”夏千俞分析道。

“嗯,我感觉也不是。这个老头儿虽然邋里邋遢的,但是眉眼还是很清正的。”楚念柒吃完了双莓糕,接过夏千俞给她洗的葡萄。

葡萄颗颗饱满,泫紫欲滴,酸酸甜甜的,吃上一颗,头脑都清醒不少。

“唉,你说那个老头有没有可能是昨天晚上没有出现的药王谷的人啊?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药王谷也太惨了吧!”

实惨本惨王神医,此时站在一个大坑前,简直要暴走。

“不是,谁这么缺德啊?摘了果子不算,还他娘的挖树?”

王老头绕着那个坑转了好几圈,气的大吼三声,才算是把心中的郁气排解掉一些。

贪婪,太贪婪了。

王老头坐在地上,真是悲痛到极点,留下了悔恨的眼泪。

为什么就不能早点儿来?为什么就不能早点儿动身?

非要跟医仙阁那帮孙子对上,这下好了吧!

不仅没有分上一口肉,连他娘的一口汤都没了,连锅带碗都被人家连窝端了。

他猜,能干出这么缺德事儿,八成是那医仙阁的人。

哎呀,看来自己之前是不是退让的太多了,导致这群人这么肆无忌惮?

王老头坐在深坑的边上胡思乱想了半夜,才回到平滦镇的住宅。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还是一副恹恹的无精打采的样子。

圣果树被人挖走,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不过,要吃饭的时候,他比谁吃的都多,和邢阿宝齐平。

“行啊,臭小子,你饭量挺大啊!”

邢阿宝:“……”呵呵,你也不差!

梳洗一番之后的王神医,顺眼多了。

张大夫屡屡围在他身边,想要与他探讨医术。

王神医被烦的不行,带着一群小娃娃出来逛街。

王神医做医学研究得吃好喝好玩好,才有心情治病救人。不跟张大夫似的,完全是个技术宅,不爱出门。

林氏等人没那个精力,打算休息一两天再去逛街。

而孩子们还是活力满满,想要再出去疯玩儿一通。

听说他们要出去玩儿,柳青禾也想要跟着。

“小姐,我,我也可以跟着你们去吗?”柳青禾弱弱开口,眼中泛着泪光。

楚念柒默然,她不知道为什么柳青禾一开口就要哭的样子,好像她欺负了她一样。

而且,她已经说过了,不要叫她小姐,她又不是她家的丫鬟。

“你想去就去吧,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管不着。”

看着楚念柒无辜又莫名其妙的样子,柳青禾瞬间就攥紧了自己的手帕,心里恨得要命。

就是这样,她无论怎么办柔弱办可怜,都感觉融入不了她们。

她站在大东山脚下等着她们的时候,以为就算楚念柒和夏千俞二人对她冷漠一些,其他人总会宽慰她。

可是没想到,根本就没有。

那林氏简直比楚念柒还要冷漠,那双如清潭般的眼睛,仿佛一下子就看透了她的内心,直教人不敢直视。

她们倒是也没有苛待她,大家吃什么都是一样的。

可是,面对她这样的弱者,她们不应该是富有恻隐之心,怜悯她的吗?

她们对她实在太冷漠了,从小被娇宠长大的她,受不了被人冷落,被人无视。

所以,她便降低自己的姿态,以丫鬟之姿待在楚念柒的身边,期盼得到她的信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