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三百零一章 林沈之争(二)

第三百零一章林沈之争(二)

齐若薇好歹也是十三岁的姑娘了,若是家里着急的,都已经订了亲了。她一个快要订亲的大姑娘,把一个小她七岁的小屁孩儿整哭了,饶是她性子再骄纵,脸面上也有些挂不住了。

“你,你,你哭什么哭?”

林瑾萱蹲下身子哄林憬昀:“阿昀乖,不哭,不在坏人面前哭,让他们看笑话。他们既然欺负小姑姑,咱们就站起来,欺负回去,给小姑姑出气。”

林憬言也收了嬉皮笑脸道:“不错,是男子汉就闭嘴别哭,把力气都放在给小姑姑讨回公道上。”

林憬亦虽然没说话,但是他那冷冽的目光看着齐若薇,直把齐若薇看的心虚气短,后背都冒了冷汗。

林憬昀抽噎着,握着小拳头用力点头道:“嗯!”

把林憬昀哄好了,林瑾萱才站起来,目光直直地看向齐若薇,冷声道:“我家小姑就算遭了歹人算计,也不是你可以嘲笑讥讽的。齐尚书府好家风,好教养,专爱撕人伤疤。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歹毒心肠?到底是如何的家学渊源,才能教导出这么杰出的姑娘?我会回去禀告祖父,让他向贵府讨教一番。”

“对了,齐小姐刚刚的话,不仅讽刺了我们府上,还暗含诅咒。要知道,京城中子嗣不丰的人家可不止我们林家。就是不知道,被那些大人知道了齐小姐的无知之言,会作何感想,哼。”林瑾萱冷哼一声,带着弟弟们转身进了包厢。

这一通挖苦讽刺的话砸下来,把齐若薇的红脸都砸白了。

她在家并不受父亲宠爱,要是让她爹知道,她在外面又惹了祸,肯定会说她,她是真的害怕她爹的冷脸。

况且,前几日,她才被她爹训斥过。

若是她又被林丞相府找上门,一通禁足跪佛堂抄书是免不了的。

齐若薇想想就害怕,刚要开口再说点儿什么,林瑾萱已经没影了。

只是在包厢门快关上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林憬亦回头看着齐若薇,不咸不淡地补了一句:“沈太傅的教学果然名不虚传。”

齐若薇气地想上前理论,无奈人家已经进包厢了,她满腹的话,也无处说。

她憋着一股气,无处撒,免不得嘟囔抱怨:“真是的,不过是吵嘴几句而已,还找大人告状,真是没品!还什么京中有名的才女呢!我看就是徒有其表,浪得虚名!”

“够了。”

齐若薇错愕地看向发出低喝声的少年:“表哥?你吼我?”

沈惊飞心下厌烦,面上还得耐着性子给她解释:“林丞相家不是一般的世家,他们一直把当年林家嫡女失踪的事情当成头等大事,你还往枪口上撞。这件事,若是真的被林丞相借机发作,谁也讨不了好。”

“可是,是那个林憬言先讽刺我们府上有庶子庶女的,还说什么宠妾灭妻,我爹才没有宠妾灭妻。”

“既然没有,你又跟他说那些干什么?他的原话是说姑父宠妾灭妻吗?再说,你们两个说的话,兴致根本不一样。他那话无伤大雅,你这话要是追究起来,事儿大了。”

当今圣上盛宠贵妃,皇后势弱,所以很多大户人家即使宠妾灭妻,也不怕拿到台面上说。

上行下效,有样学样,甚至把这当成一种风流时尚。

但这跟齐若薇说的断了香火的事能相提并论吗?

林家虽然子嗣不丰,但是人家嫡脉还算昌盛啊,根本没有庶子存在。

可是京中不泛小妾纳了一大堆,却只有一个嫡子的府邸。

有的还好,庶子死了,还有些庶女撑着门面,勉强热闹下府邸,有些甚至偌大的府邸,只有嫡脉一个儿子。

就指着这个儿子继承家业和香火呢!平日里,两三辈的人就宠着这么一个独苗苗,疼的跟眼珠子似的。

她倒好,一句话就想人家灭了。

这根本就是犯了人家的忌讳了!

今日这话传出去,讲些道理的人家还好,遇上蛮不讲理的人,独子出了一点意外都能安到她身上。

真是的,若是牵扯到太傅府,恐怕他都要遭祖父的责骂。

府里那些庶子等紧紧的盯着他,今天这件事真是无妄之灾,全是由这个不知分寸的表妹引起的。

沈惊飞那个恨啊,可是姑父是户部尚书,他就算再不喜这个表妹,也得看姑父的面子,照顾着她。

唉,愁死了!

接下来,这两个包厢的人,心情都很不好的等待外面的考生出场。

等了小半天,在正午时分,这些备受瞩目的学子们,终于考完试出来了。

一连九天下来,好多人都坚持不住了。半道就有人体力不支,被抬出来。

等到这第九天的时候,最先出来的人在外面看到自己的家人后,立刻就提着步子走过去,家人搀着往回走。

什么都不用问,等人休息好了再说。

还有人恍恍惚惚的出来,刚迈出门口就仰头栽了下去。

最后出来的,都是被抬出来的。

那是拿命坚持下来的,到了最后一刻放下了笔,才能安心晕倒。

林家人一看考场已开,也赶紧下楼了。

他们本来就是来等林憬淮的,哪能还让他自己来找他们呢?

林瑾萱带着弟弟们出去接自家大堂哥,沈惊飞一行人却是不需要接人的。

他们就是来凑个热闹,顺便等待沈太傅的那些借住在太傅府的学生,接他们回沈家。

这些人都会是日后的人脉,对他日后入官场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沈惊飞虽然骨子里高傲,却还是摆出平易近人的姿态。凡事姿态都做足了,你想要的,自然会来找你。

正是他这套装模作样的本事,使得沈惊飞在沈太傅的学生中声望很高,都觉得他是一个平易近人,端方有礼的君子。

虽然刚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弄的大家都会败兴,但是沈惊飞和沈若茜都是装模作样中的高手,很快就把氛围带好了。

原本他们等着那些学子,吃着茶聊聊天,挺好的氛围,然后一股异样儿的臭味儿袭来。

沈惊飞瞬间闭紧了鼻子,皱着眉头。

沈若茜用尽全力才维持住贵女的风范,拿着手绢堵着鼻子。

齐鹏飞年纪小,没有那么多的顾忌,捂着鼻子大喊:“天啊,怎么这么臭啊?谁放屁了?”

他环视了一圈儿,看几个下人都否认后,就把目光移到他的兄弟姐妹身上。思量片刻,他选择了一个最可能放屁的人。

“大姐,是不是你放屁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