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五百二十二章 夏侯家的怒火

第五百二十二章夏侯家的怒火

老安王还想着,这要是给他搭个戏台子,戏园子里的装修这弄成这样,那可太有唱戏的氛围了。

这么想着,连袖子里隐藏的兰花指都更痒了一些呢!

幻想正当美好之时,突然,就被老代王这么一抓:“安王兄,怎么办啊?他们打起来了。”

老安王被人打断幻想很不开心,一看还是自己那个不靠谱的堂弟。

随即,老安王没好气道:“打就打吧,男娃子不打不成才!”

老代王:“…….”好家伙,赶兴你孙子平时习武,一脚踹人一个屁股墩儿。

但忽而又转头发现,偌大的餐桌上,只剩下他的孙子,还在那里不动如山、安之若素、稳如泰山的……啃酱肘子。

突然,他心中那股担心的气儿就散了。

行吧,打就打吧,反正他孙子又没挨打。

老代王摸摸下巴的胡子,突然间有些欣慰。其实,他孙子也不是一无是处嘛!看吧,多稳重!跟那些毛猴子比,他孙子大概就是那种大器晚成、大智若愚、大巧若拙的人!

才这么想着,一个被打出战圈儿的小子一下子就撞在了老代王的孙子身上。

那酱肘子,啪叽,就摔在了地上。

老代王发誓,他似乎听到了他孙子心碎的声音。

那脸上的悲痛,如有实质,一片片碎裂,仿佛随着那只掉在地上的酱肘子,都化成了碎片。

然后,他就听见他孙子大喝一声:“我的酱肘子――”

再然后,就是他孙子和那个始作俑者之间的战争了。

老代王围观全程,真心就俩字儿,心累。

福王已经喝的烂醉不知事儿了,真不知道,又不是他成亲,他高兴个什么劲儿?新郎官都没有他能灌,没人灌他,他自己灌自己。几百辈子没喝过酒吗?

呵,就这样,还想跟他家王妃准备要小郡主?

呸,他一会儿就去告状!

老安王已经下了桌,开始四处走走,看人家宁王府的装修了。

老代王跟他做了一辈子的兄弟,他什么想法,一个眼神,他就能猜的大概。

又想修建戏园子?

呸,他回去就给安王嫂打小报告!

还想修园子?让你连做新戏服的钱都没有!

老代王一边心里碎碎念,一边端着茶杯躲到院子角落里看戏。

哎呀,年纪大了,折腾不起了,就把舞台奉献给年轻人吧!

哎呦,那小子看着个子小小的,手劲儿却挺大啊,这一拳头揍下去,直接出了一个乌眼青啊!

哎呦,那个小子可真笨啊,被人推了个趔趄,撅着屁股拱半天都没起来。

哟呵,那两个小子抓在一起,头发都散了,好像两只呛毛的公鸡哟!

……..

老代王在这边看的好不快活,还有心情评价一番。

今日的宁王府,大概就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喜宴。

它集结了超前的浪漫和周到的服务,使其成为京城几百年来最盛大风光的喜宴,那它似乎也势必要迎来无与伦比、感天动地的混乱。

老代王大概是死也没想过,他一天能看到两场吵架。

看完一群小的打架,又来一群老的打架,赶场子也没有这么赶的。

是的,不仅小阿昀他们这么一撮人打群架。

那边,前来道贺的宁远伯爷也在跟孔茗辰吵嘴架。

当然,清隽俊秀儒雅的少年君子,是不可能跟人吵嘴架的。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喝醉了的中年发福汉子,拉着孔茗辰的手,说他不孝。

宁远伯爷的庶长子孔明宇也在一边,似乎痛心疾首的数落着孔茗辰的不是,责怪他这么多年都不回家看看亲爹尽尽孝。

里外里,挤兑他是个白眼狼。

这宁远伯府的事,稍微上了一点儿年纪,跟宁远伯爷同一辈的人,谁不知道那点儿事儿啊?

何况,今天来宁王府参加喜宴的,除了那些世家勋贵、高官士族,最多的,就是夏侯家的人了。

如今现存于京的夏侯家人,几乎都是经过几代筛选而来的奇葩了。

他们或许没有特别大的野心,也或许有着特殊的爱好,但他们一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护短。

他们或许跟当今皇上的关系没有那么亲密,也或许平时不那么长联系。但是在宁王和福王这样的润滑剂下,关系都日渐缓和。

在宗正老安王日复一日的思想引导下,润物细无声的渗透下,都以维护夏侯氏的江山为己任。

虽然,这个己任一般时候都是扔到犄角旮旯想不起来的。

但,眼前这个瘪三儿,自以为承了个伯爵就自以为是的狗东西。

当年,为了一个商户女辜负他们夏侯氏的县主,还把她扔在后院磋磨致死。生下世子都不好好养着,要不是留在宁王府,现在这个世子之位坐着的是谁还不一定呢!

现在,他竟然还有脸跑到这里来叫嚣不孝?

或许,这些男人一般都不把后院的女人争端当回事儿,总以为左不过就是女人之间争风吃醋那些小事儿。但没想到,他们堂堂夏侯氏的县主,竟然就这么陨落在后院。

等他们反映过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

他们别提有多后悔了,想当年,柔嘉县主也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可爱呢!也是一众堂兄弟看着长大,没想到,就毁在这么个人渣的手里。

好呀,今儿兄弟们就替死去的老康王叔教训教训这个人渣女婿。

也好让他看看,什么叫夏侯家的怒火!

于是,就在宁远伯爷还叫嚣着,指着孔茗辰鼻子骂的时候,夏侯家的一个个叔伯兄弟们,全都撸起了袖子。

大家都被楚念柒拿出来的酒水迷了舌头,一个个贪杯了几杯。

就是这么几杯,真真是刺激了人们的大脑。

于是,那就撸起袖子就是干啊。

一个个的,走路还都打摆子,摇头晃脑呢!

扯起宁远伯胡子头发来,倒是一把好手。

那是比薅羊毛还要狠的精神,薅住就不松开。

一手抓着他身上的毛发,或者衣袖,另一只手就开始往他身上挥拳头。

有些在宁远伯身上找不到位置的,渐渐的对他的庶长子孔明宇伸出了罪恶之手。

老代王都看懵了:“……..”原来,大人之间的战争,也是这么简单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