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五百一十七章 惩罚

第五百一十七章惩罚

“从今天起,去小佛堂抄写佛经,每日三遍,给老身去去你身上的奸懒馋滑。”

“咳咳……咳咳…….”

温娇嗓子被齁,又大哭一场,嗓子已经难受的说不出话来了。

范姨娘气得要死,她突然抬起头来看着老夫人道:“老夫人,那四小姐呢?她心狠手辣,残害庶姐,总不能是没错的吧!”

老夫人死死地看着她,直把她看的头皮发麻。

“四小姐性子冲动,对待恶人恶事,实在不该自己上阵,有失贵女体面。从今儿起,跟着高嬷嬷学一个月的规矩。”

“姨娘范氏,攀扯嫡女,目无尊卑,禁足三个月,不准任何人探视。”

话落,老夫人带着众人走了。

范姨娘死死地盯着老夫人的背影,心里怨毒至极。

这个死老婆子,她嫁进国公府这么多年,就从来没看自己顺眼过!

“啊——”

一阵刺痛把她唤醒,她看着疼痛的地方。

手指被刚刚过去的二房夫人庞氏直接踩了过去,立马红色微肿的像香肠。

“你——”

庞氏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下贱骨头下贱丕,真是教不出好玩意儿来。这只是个小小的教训,再敢招惹我女儿,你男人也保不了你!”

两人本是一个男人,但庞氏却说出这样的话,可见她对温二老爷已经死心到什么地步。

温情握了一下她的手,母亲俩对视一眼,离开了。

只剩下满身狼狈,还有伤痛在身的范姨娘母女。一个齁的哑了嗓,一个被肿了手。

范姨娘不甘心冷笑:“呵,保不保得住,不是你说的算的。”

以她多年对那个男人的了解,他一定会来保自己的,而且,只要自己略微耍点儿手段,他肯定会维护自己和女儿的。

因为,他心里知道,那是他欠她的。

晚上,温二老爷办公回来,就被温老夫人请进了院子。

老夫人把白天的事情说了一遍,没带任何感情添加。

末了,只加了一句话。

“你若是想让我这个母亲颜面扫地,让所有人知道,在你这个儿子心中,我这个母亲还没有一个姨娘重要,你自管去看她。以后,你们二房的事情,也不要来找我了。”

温二老爷大惊,他惶恐跪下,赶紧给母亲赔罪。

“母亲,你这是折煞儿子了。范氏是儿子心爱的女人,儿子以前对她不住,与她私定终身,却没能给她正妻之位。私心里对她有愧疚,平日里才多纵容她和娇娇几分。此番娇娇犯下错事,她也行为有失,幸得母亲教训,儿子感激不尽。”

温老夫人看着到了现在,言语中还对范氏母女颇多亲近维护的儿子,心下只觉得一阵疲惫。

女人,最了解女人。

温老夫人也是经历过宅斗的,她那一双眸子,到了如今,说是火眼金睛也不为过。

老二一直得势还好,若是日后国公府分家,老二失势了,那个女人,可真不一定是个能共苦的主儿。到那时候,二房怕是有的闹了。

倒是老二媳妇儿,那样一个通透练达的人,真是可惜了。

温老夫人看了一眼跪在地上,一脸惶恐担忧的儿子。

叹一口气道:“你对不起的,哪是我啊!”

“儿啊,听娘一句劝,你好好想想吧,看看你这些年,都怎么亏待你的嫡女的!连个下人姨娘都能对她无礼,可见你对她们娘俩的忽视怠慢到了什么程度。”

这似乎又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温老夫人虽不管儿子房里事,但是却总劝他好好待庞氏。

其实,他当年也是想跟庞氏好好过的,可是庞氏太倔了,根本不给他机会。

再加上,与他先私定终身的是范氏,他已经辜负她了,只能多偏宠她一些,作为补偿。所以,也只能委屈庞氏了。身为妻子,不就是应该大度吗?

温二老爷如是想着,脸上的神色也带出来几分,熟不知,看到他脸色变化的母亲,脸上有多失望。

温老夫人挥了挥手人,让他退下了。

范姨娘和温娇的惩罚不变,这是温老夫人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忤逆母亲的面子。

晚上,温二老爷抱着修复的心思,来到了他和妻子的正院。

这里,他已经很久没来了。

一时间,竟然有情怯的感觉。

他心脏砰砰跳的往屋里走,却被庞氏的丫鬟拦下了,说是夫人早就歇息了。

温二老爷恼怒,欲要推门而入,结果,没推开。

门在里面插上了。

他也不好意思做出大叫让人开门的举止,只好甩袖去了书房。

熟不知,他走后,庞氏的丫鬟呸一口:“哼,范姨娘被禁足了,来找我们夫人了,呸,我们夫人才不稀罕!”

温二老爷:这可真是个美妙的误会。

范姨娘被禁足在院子里,丝毫不慌。

她等了一天一夜,等着那个男人把自己救出去。

结果,却等来了惩罚不变,温二老爷进正院被拒之门外的消息。

她气得摔了茶杯,这个男人,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自己稍不注意勾着,他就情不自禁跑到那边去了。

…….

还不知因为一份儿巧克力给温家带去了一场风波的楚念柒,忙得如火如荼。

巧克力要教人制作,铺子要翻新,她和周暖几人合开的蹴鞠场也要监督监工,青山书院的课要上,书院下面那一条街的铺子也要关注进程……..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她娘的婚礼,马上就要到了。

楚念柒很郁闷,这个婚礼,她到底要不要请同窗们来参加呢?

不提上一嘴吧,好像你没把人家当回事儿。

这明明就是一个大喜事儿,你为啥提都不提?

但提上一嘴吧,你说怎么说?

“嗨,九月十八,我娘成亲了,大家有钱捧个钱场,有人捧的人场,没钱没人,带张嘴去,凑个热场。”

这话不说在古代,就是在现代,也挺奇怪的吧?

这话直接翻译过来不就是,我妈给我找了个后爹,大家一起去婚礼上乐呵乐呵。

唉,身份在此,不管咋说,都是奇葩。

楚念柒郁闷极了。

不仅她郁闷,宁王也在郁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