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五百一十八章 确认过眼神,是没好好读书的人

第五百一十八章确认过眼神,是没好好读书的人

虽然他人已不在江湖,但江湖上都是他的传说。

就京城这八卦之地,哪天要是没有一个议论宁王的,那都不是时尚。

谁让他这个人,人生经历太传奇了呢!

他简直就像是从话本子里走出来的痴情贵公子,满足了大夏万千少女的梦。

简直是梦想照进现实!

而林氏,就是她们的圆梦人,也是她们的碎梦机。

随着宁王和林氏的婚礼日子日渐推进,大夏京城街头巷尾,百姓们议论的更是越来越多。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推波助澜,越来越多人觉得林氏配不上宁王。

她一个二婚头子,带娃嫁给初婚王爷,怎么看,都是王爷吃亏啊!

无奈,那是人家王爷心头好,这事儿又是板上钉钉的,众人也无法置喙什么。

但这不代表他们就消停了。

都说集体的智慧是巨大的,这群平时不识几个大字,连认名字都费劲的穷苦大众们,挖苦起人来,那真是一口一个刀子,刀刀入骨。

以巧妙的讽刺,表达心中的酸气,其结果是辛辣刺人的。

宁王收到暗卫收集来的消息,气得心肝儿颤。

这些人闲的吧,怎么老是议论他跟夕儿?

难道贬低他们,就能让他们的生活幸福吗?

他不知道,还真是!

有些人,就是靠贬低别人获得幸福感的。

虽然这些行为对宁王他们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但是膈应人啊!

膈应就对了,他们的目标就是膈应人。

宁王这就不乐意了,呵,要说膈应人,他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比他强的。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他一朝回京做人了,京城里的人却不做人了。

不就是膈应人嘛,他是专业的!

宁王一怒之下,叫来暗卫,把各个操作安排下去。

暗卫拿着手中的任务纸条,一脸复杂。

他明明只该是个无情的杀人机器,但自从到了宁王身边后,他再也不是从前的他了。

他这一天天的,都干了什么事儿啊!

不是偷着跟夏大人暗中比较,给楚小姑娘送饭(虽然从来没成功过)。就是翻越那些商业竞争对手的院墙,往他们床上撒痒痒粉(虽然每次都被夏大人的人截胡了)。

如今,他还要去街头巷尾,跟那些大爷大妈们传闲话。

而且,传的还是他主子的闲话。

这可真是……..刺激!

没过两天,等那些人再议论宁王的时候,身边人总会冒出一句。

“二婚怎么了,宁王也是二婚,他在乡下还亲自做招赘的上门女婿呢!人家娶的乐意,你们在这儿跳个什么劲儿啊?”

有人惊讶:“什么?宁王竟然自己在乡下当上门女婿了?”

那人回答:“可不是嘛,宁王这回本来也是想做丞相府的上门女婿的。但相爷明礼,怎能让一代王爷做上门女婿呢?好说歹说,才让宁王放弃了这个想法。不然,这林家早就成了宁王自己家了。”

有男人感慨:“唉哟我去,这宁王可真是个狠人,我就没见过这么追媳妇儿的。这天下女人都死绝了不成,怎么就追着林家嫡女一个人后面呢?”

马上就有女人反驳:“切,你们这些臭男人怎么知道那些痴情贵公子的想法?人家那才叫情深似海,情深不寿。为她痴、为她狂、为她哐哐撞大墙!”

男人再回怼:“呵,你们这些傻女人也是痴心妄想!好男人都是别人家的,你们啊,也就过过嘴瘾!快回去睡觉吧,梦里什么都有!”

“滚……..”

对话已歪楼,但是却把林氏的名声又挽回了。

宁王晚上偷跑进林氏的院子,抱着她撒娇求奖赏。

“你看,别人都说我为你痴、为你狂、为你哐哐撞大墙,你都不疼疼我这么好的小可爱吗?”

林氏对宁王的画风已经免疫了,她不能过多要求一个寻妻十四年,内心已经变态的男人。

林氏面无表情:“嗯,你想我怎么疼你?没把偷入香闺的你赶出去,还不够好吗?”

宁王眨巴着小狗眼,喏喏道:“好,就是,再多疼我一点儿就好了。”

“我怎么疼你,都不拦不住你为我痴、为我狂、为我哐哐撞大墙啊!”林氏说起这个,还有些好笑。

这些话都是谁想出来的,这么有才?

宁王不怀好意,搂着林氏的细腰,顺势扑到。

“我不想撞大墙,我只想撞你。”

一室旖旎,春光无限。

第二日,皇上在御书房看到了暗卫收集回来的情报,气得想把宁王打一顿。

他怎么就摊上了这样的倒霉弟弟?

他是把他媳妇儿的名声挽救了,那夏侯家的名声呢?

他可真是为了媳妇儿,无所不用其极!黑起自己来毫不手软!

自己的脸不要也就算了,连祖宗的脸他都要扒!

真是!气死他了!

想到那是儿子的岳母,皇上心累的放下了情报。

唉,算了,算了,夏侯家的名声丢就丢吧,反正也没多少了。

好的皇帝,不就是兢兢业业做实事,茶余饭后遭吐槽嘛!

皇帝平复好了自己的心情,又开始兢兢业业做好皇帝了。

他得赶紧把这些奏折批完,然后回去陪他媳妇儿。

这几日,太妃已经搬出宫去宁王府居住了。

宫里少了一个聊得来的人,皇后的深宫更寂寞了。

但皇后的寂寞与普通宫妃的寂寞不同,皇后是无聊,皇上陪着解闷还嫌烦。

其他宫妃,那是真寂寞。盼着求着,皇上也不去的那种寂寞。

一想到寂寞的皇后,皇上批起奏折来,更起劲儿了。

九月十五日,京城一处新铺子开张了。

取名简单粗暴――甜点屋,谁都知道这是卖什么的。

知情的人家也都知道,这铺子原来是吏部尚书家的杂货铺。

结果,中秋宫宴上,输给山里出来的小泥腿子了。

这小泥腿子收了铺子,毫不手软,也不惶恐。

大刀阔斧一阵装修,店铺新面貌一下子就出来了。

还因为,这甜点屋卖一种海外来的吃食――巧克力,而成为又一刷爆营业额,引领京城新风尚的店铺。

楚念柒做完了巧克力后,还给福王送去了一食盒。

当他知道,这是他送的种子种出来的果实后,整个人都兴奋了。

他赶紧拿着这新鲜吃食给他两个儿子显摆:“看吧,什么叫慧眼识珠、秀外慧中、鱼目混珠?就是本王啊!”

福王两个儿子对视一眼,相顾无言:“…….”确认过眼神,父亲是没好好读书的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