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三百三十章 黏糊的宁王

第三百三十章黏糊的宁王

自从知道宁王这些年一直在找自己,还没有娶妻,甚至为了这个都不惜求圣旨跟老太妃对抗的时候,林氏就已经相信他对自己的感情了。

“这样看来,当年林春寒在我面前说沈梦是你心上人的事,也是故意的了。真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还勾搭上了。”林氏讥讽道。

可笑,她这么多年,竟然恨错了人。

她那个平时不言不语仿若透明人的庶姐,还真是挺有本事啊!

“什么心上人啊,你才是我的心上人。什么沈梦啊,我看她是做梦人还差不多。”宁王立马表忠心,绝不给人胡思乱想的机会。

自从他知道他在秦州府跟林氏错过后,简直是痛恨不已啊!

思索命运无常的时候,也在想,是不是因为林氏这些年恨着自己,老天爷才不给他机会的。

感情是双向奔赴的嘛,他一直单箭头,那边还老是有盾牌,那缘分能足吗?

一想到他无缘无故给人家背了十多年的黑锅,被林氏怨恨的事情,宁王就恨不得把沈家给连窝端了。

不过,眼下还有另一件事更要紧。

他得趁着林氏还没回府,两个人得把事儿给定了。

自从误会解除了,林氏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对宁王颇多包容。

“夕儿,我这里还痛,你喂喂我好不好啊?”宁王掐着嗓子说话,虽然不至于娘炮,可实在有些撩人。

饶是定力十足的林夕儿,都有些扛不住啊!

“你,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林氏抽着额角皱眉道。

宁王马上泫然欲泣:“我好可怜啊,找了心爱的女人十四年,刚一见面就被扎,到现在,都抬不起胳膊。吃口饭都费劲,我好可怜啊!我心好痛!”

林氏:“……”吃吃吃,你想吃啥,都安排上!

“夕儿,我,我的身体好虚弱啊,这几天可能要麻烦你了。”

林氏看了一眼红光满面,精神奕奕的宁王,她看过去的时候,他那两只亮闪闪的眼睛还冲着她眨呀眨的。

见他这样,她也不好提醒他,他不是被刀子捅了,而是被簪子扎了。

林氏突然想起,女儿以前提到过的两个词――白莲花、绿茶婊。

不知为何,林氏觉得现在的宁王就有些莲里莲气的。

宁王看林氏的眼神有些古怪,心中警铃大响。

难道是自己的魅力下降了吗?

是头发没梳齐吗?

还是脸上有东西?

不会是这两天大喜大悲,脸上出现皱纹了吧?

哎呀,夕儿会不会嫌弃他老啊?

这些年,眼看着跟他同龄的老伙计们,一个个秃顶长皱纹,或者大肚子突出,他吓得十分注重保养。

就怕夕儿回来时候嫌弃,因为外貌而不要自己。

这下怎么办?

他好想照镜子啊!

宁王心里乱七八糟想的一大通,面上还故作乖巧地对着林氏眨呀眨。

林氏叹了一口气,好了,鉴定完毕,不仅莲里莲气的,还茶里茶气的。

就在林氏想走,宁王使尽了手段留的过程中,楚念柒回来了。

之前她想,宁王快醒了,他二人也算是命运捉弄,生生错过了这么多年。且两人之间,还净是误会,不如趁机机会,给他们一个解释清楚的机会。

这个时候,她若是还在,就有些多余了。

有时候,她也在感慨。

宁王那么好的一个男人,却要生生寻爱这么多年。

她娘那么好的一个女人,却也错过了这么多年,还遇上她爹那样的一个渣男。

唉,明明是两个有情人,却偏偏造化弄人。横插进去一个楚梁,最后又整出来她这么一个多余的女儿。

也不知道,宁王知道她的存在,会不会介意,会不会影响他对娘的爱。

忐忑不安了好一阵儿,才在夏千俞的催促下,进夕园。

刚进屋,就听见宁王低沉的撒娇声:“夕儿,这个茶水好烫,你给我吹吹好不好?”

楚念柒:“……?”

夏千俞:“……”早知道这个狗子不安分,当初就不该帮他。

两人沉默了一瞬,夏千俞伸手掀帘子让楚念柒进去了。

有人进来了,宁王的老脸再次从地上捡了起来。

可是看到楚念柒的瞬间,他眼睛一下子亮了。

迅速从床上下来,直接把楚念柒抱了起来,那速度,一点儿也没有他刚刚口中的虚弱状态。

他咧着大嘴,抱着楚念柒来到林氏面前,张口就来个。

“这是咱们女儿吧?这么多年没见,都长这么大了,这些年你一个人带孩子,辛苦了。”说完,脸上还适时地露出心疼的表情。

林氏:“……?”

楚念柒:“……??”

夏千俞:“……???”

三个人直接被宁王这一波骚操作惊呆了,楚念柒诧异地看着林氏,眼中满满的疑惑。

咋地?原来我亲爹另有其人!

林氏也是满头懵逼线,如果他不是确定自己只有过楚梁一个男人,她都快信了宁王这一番骚操作了。

最震惊的当属夏千俞,这个狗子真是压抑了这么多年,有机会狗了就不隐藏自己的本性了。

他竟然一不留神就让人在他身边抱走了他的小未婚妻?

他直接上前,把人从宁王怀里抢出来,自己抱着。

他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已经长的人高马大。

楚念柒才十岁,又比同龄人长的娇小,抱在他怀里,就是抱孩子的姿势,一点儿都不违和。

宁王一点儿也没有被冒犯的不满,反而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佩,递给楚念柒。

脸上满是狼外婆一般的笑,诱哄道:“念儿,快,快叫爹。”

楚念柒实在是被宁王脸上那不似作伪的父爱感染道,大脑不受控制的,下意识道:“爹?”

嗯???

话说出口,楚念柒就懵了,夏千俞懵了,林氏也懵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只有宁王,高兴地像个孩子一样,过去一把搂住林氏道:“夕儿,咱们什么时候把婚礼办了,咱们闺女得上族谱啊!”

林氏斜了他一眼:“……”哦,你还知道咱们没成亲啊!

方才不是父女重逢的戏码,演的很真吗?

看着宁王颇有些奸计得逞的味道,大家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嚯,这个宁王,竟然是个外憨内奸的!

简直是为了和林氏成亲,“不择手段”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