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三百三十三章 走入京城视线

第三百三十三章走入京城视线

要说珍馐阁的出现,还能让人压抑住心中的贪念,可是丽人阁的横空出世,可就是真是让人心思浮动了。

都说财帛动人心,这丽人阁的出现,也确实让很多世家心动。

无论在哪一个时代,女人的消费能力都是不可小觑的。

更何况,香皂这样的物件,本就是人们生活中日日用得到的东西。既有平价香皂,也有高端精品皂,囊括了各类人群,可以窥见它的市场有多大。

平民也许不会花很多银子去珍馐阁吃上一顿饭,但是一年到头,却可能会花两百文买上一块香皂,全家人都能用。

几年前轰动京城的香皂再次出现,还是以这样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方式,伴随着更多的产品出现,怎能不引起大人物的注意呢?

丽人阁开张的第五天,京城许多世家的的后院,都不平静了。

这产品卖的再火,还得用到自己身上好用,才更有说服力。

买得起这种产品的自是当家主母和嫡女,妾室哪有资格随意逛街呢?

楚念柒弄得这些化妆品,都加了稀释过后的灵泉水,那保养皮肤自然是好。

用了一天,就有效果,几天下去,一直操持庶务的嫡妻,容光焕发,不似从前。好多老爷回到家里,看到妻子仿佛年轻了样子,都颇有兴致。

一时间,好多大人家后院的妾室们,都有些危机感。

但这个时候,丽人阁的存在,还不被她们这些困于后院的妾室知晓。

齐府的书房,齐展鸣看着在屋中央站着的齐博凡,脸上依然是面无表情,可是说出的话,却让齐博凡满头流汗。

“那个叫作楚梁的进士,之前不是和你关系很好吗?为何此次进京科考,却没联系你?”

齐博凡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道:“可能是前两年他回到老家,这期间也不曾书信往来,倒是疏忽了。”

齐展鸣端起一杯茶来,喝了一口,淡淡道:“嗯,不是说,那香皂方子是他的妾室相处来的吗?以前没找到,现在人家都自己冒出头来了,还不去查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齐博凡:“是。”

等齐博凡走了,齐展鸣书房屏风后走出来一个人,坐到椅子上,有些轻蔑道:“你这族弟,聪明有之,可惜朝堂经验不足,竟然被一个乡下泥腿子出身的学子糊弄了。”

齐展鸣想到之前看到的消息,神色一厉。

这个楚梁,倒是个有心计的。没想到,还留了那么一手。

……

于家村,楚家老宅。

楚吴氏对着院子里的李氏和苏氏斥骂:“人家家里的女人都出去挣钱去,就咱们家,娶了这两个没用的东西。除了会下几个蛋,真是一点儿用没有。我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就娶了这两个扫把星啊!”

她骂着别人,却和梁小珍坐在门槛上嗑瓜子。

梁小珍还时不时地给她递上一杯茶水,解解渴。

其他人都习以为常了,这样的骂,自从林园建起来的时候,就没停过。

李氏还好,反正她本身就是滚刀肉一样的性格。

倒是苏容慧,精神上可算是受了折磨。

楚吴氏每每拿她跟林氏做对比,简直就是往她的心上扎刀。偏偏旁边还有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梁小珍,还时不时在楚吴氏的身边拱火,这楚家老宅的日子可真是热闹。

如今,没了二房人干活,家里的活计,几乎没人抢着干。

都是楚吴氏打一巴掌,吼一嗓子,才有人动弹动弹。

楚子富三兄弟和吴铁柱倒是勤快的,可是楚子富三人却不再像从前那样爱管家里的事。

虽然三人每日都去打柴卖钱,但是私下里都会留下一部分。

至于吴铁柱,他赚来的钱更是都被梁小珍把持着。

以前,有楚满囤一起干活,楚满仓倒是没觉得有多累,现在地里的活都指着他一个人,他更不乐意去做了。

楚兰儿还是一如既往的闷在房里绣东西,但可能是因为年龄到了还没有说亲的缘故,整日闷闷沉沉的,很是阴郁。

至于苏容慧,她能保证自己的儿子不给这个家拖后腿就不错了,怎么还会给这个家增添进项呢?

而她的儿女们,除了楚子平跟着楚子富打柴干活,剩下的楚子文太过奸猾,楚子文太过憨傻愚蠢,楚玉儿太过骄纵,没一个成气候的。

几乎全家人的担子,都放在了楚梁的身上。

以前家里人供他读书,现在倒是他回报家里的时候。

只是可惜,他最该回报的二房,已经分家走了。

整个家里,生活最滋润的大概就是楚吴氏和梁小珍了。

哦,还有梁小珍的儿子吴小牛,已经挤开楚家嫡孙,正式成为楚吴氏最喜欢的男娃了。

两人时常边嗑瓜子,边逗弄吴小牛。

每当这个时候,李氏都会不愿意。

她的小儿子长的又乖巧又懂事,偏偏老太太不放在心上,去宠着那个姓吴的崽子,真是气人。

这个时候,李氏也不忍了。

当即就回嘴道:“呵,楚家确实是进了丧门星,不然也不会一家子现在跟个散沙似的。不说那林氏跟小叔和离,就是二叔一家都跟诊分家。”

这话,真是把好几个人都方方面面的讽刺到了。

造成这两件事儿的,首当其冲就是楚吴氏啊,其次,苏容慧和梁小珍的功劳不相上下。

李氏这么一说,楚吴氏直接愣了,反应过来就拖了鞋要去打她。

“好啊,你个贼婆娘,你这是在指桑骂槐说我呢?我打死你个不孝的东西!”

李氏才不像人家那种儿媳妇,婆母打的时候不敢动不敢躲的。

楚吴氏要打她,就得看自己的本事了。

楚梁带着齐博凡登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鸡飞狗跳的场景。

要不是齐博凡再三要求一定要来,他是真不愿意带人来自己这个家。

以前只是觉得自己家贫,如今再看来,真真是哪里都是错漏,哪里都是难堪。

原本以为考上进士,一切就万事大吉了。

但要想往上升官,谁还会嫌弃人脉少呢?

此时,上赶着来找他的齐博凡对他来说无疑是重要的。

不然,他也不会有求必应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