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一百六十五章 进城

第一百六十五章进城

云娘虽然是个马大哈,但是幸好她有个细心的奶嬷嬷。

再得知云娘想要跟林氏一家“回京城”之后,乔嬷嬷就已经开始收拾行李了。收拾了两个马车,云娘的东西就差不多了。

得知林氏庄子这边出事儿,乔嬷嬷怕迟则生变,于是云娘来的时候就把第二辆专门装行李的马车也赶过来。

因此,这云宅的人都不必再回一趟宅子了。

云娘并没有跟乔嬷嬷说实话,以至于这个为她操心的老嬷嬷,还不知道她奶大的小主子,竟然妄图以进三十岁的“高龄”闯荡江湖!

老老实实找个好人嫁了不行吗?

知道乔嬷嬷爱唠叨,云娘更是不可能说实话了。

回京城是不可能的!

却不知道此刻放飞自我的云娘,日后遭受了将近一个月的白眼。

林家的车队,再加上云娘的两辆车,一起出发赶往县城。

有了马匹的存在,何家、杨家、连同跟着杨家的闫凤春一家也轻松多了。

孩子上了云娘的第二辆马车,剩下的大人,就算不敢骑马,也可以把行礼放在马背上。

其实,那些马要是放在平时,不可能这么老实的。

但这不是有棕影踏云和傻骡子的存在嘛,这都不是事儿。

傻骡子满场跑一圈,就算不能让所有的马认他当大哥,也能卖他一个面子。

于是,满场没跑的马,都乖乖的驮着行礼跟着队伍走。

林氏把这三家顾上了,其他的人就不管了。

她可没那么贱,会在意一群临到危险随时会捅自己一刀的人。

渐渐地,那些人也追不上这马车的速度了。

可是,经过昨天晚上的战斗,他们即使心中不满,也是敢怒不敢言。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匆匆行驶三个半时辰,终于到了河阳县城。

城中走动的百姓并不多,铺子紧闭,城门口好多士兵把守,城内还有衙役巡逻。

可见,傅大人确实做了周密的准备,可惜,消息来的太晚,意外来的太快。他顾得了县城的百姓,而县城以下的百姓,却遭受了灾难。

林氏一行人到了河阳县就直奔县衙,找傅大人。

他们倒也没觉得自己人多给人家添麻烦,粮食自己带着,还带来了那么多匈奴人的刀具和马匹。在这个战略物资严格把控,极其不容易弄到手的年代,傅大人就偷着乐去吧!

果然,傅大人看到众人带来的东西,一张脸笑的格外灿烂。

“呵呵,来都来吧,咋还带礼物呢?”

这样危机的时刻还能开玩笑,看来傅大人是真的很高兴啊!

林氏看不得他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淡淡道:“大人这般客气,倒是我们外道了,那行吧,等走了的时候,我们再带走。”

“咳咳,我不过嘴上说说,这礼物哪能送出来又收回去的啊!”

话落,也不待其他人的反应,赶紧让人把那一车的刀具拉走,不给林氏反悔的机会。

傅双清和傅双云这对兄妹得知好朋友来了,兴奋的不得了。

当即颠儿颠儿地跑出来,要叫着小伙伴儿去玩。

“念儿,你总算来找我们了,我们这些天被爹爹和娘亲关在家里,都出不了门,都要憋死了。”

楚念柒:你爹不让你们出门是为了你们的小命儿着想啊!

少年不识愁滋味。

两个小萝卜头还不知道外面的世道要乱,更没发现,今天是腊月三十。

就算作客,也没有挑着这个日子来作客的。

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呢?

有人陪他们玩儿就成。

楚念柒还把杨小芳与何雪带上了,傅双云多了两个玩伴,高兴不已。

至于其他人,楚念柒才不管呢!

本来她跟她们也不是很熟的,怎么能介绍给朋友呢?

虽然有林氏带着,可是对一辈子走过最远的地方是镇子的乡下人来说,进了县令的家,简直跟做梦一样,一个个拘束的紧。

但就是在这样紧张刺激的环境下,杨家二房媳妇儿刘氏都不忘了争嘴。

看着楚念柒只把杨小芳与何雪带走,她是满心的愤怒。

本来,从庄子出来,跟着林家人就剩下杨家、何家和与杨家有姻亲的闫家了。

所有的女孩子加起来也就是杨家两房与何家一个。

女孩子一共四个,她要么别带,要么都带走,偏偏带走一半留一半。留下的还都是她的闺女,这不是明晃晃地告诉众人,她不喜欢自家闺女嘛!

还别说,楚念柒就是故意的。

楚念柒:别以为我不知道在庄子的时候你拦着杨二郎不让他干活,还背后骂我娘!

其他大人都紧张坏了,倒是没注意这些细节。

云娘与傅大人有些交情,此时毫不客气道:“傅大人,我们上门了,今儿的饭食就都归你管了哈。你护不住县下那些百姓,主动找上门的咋也能护上一二吧?”

这小小的挖苦也是让傅青云心酸不已。

身为父母官,却不能保护治下子民,实在惭愧。

但他其实真算得上一个好官。

只是被不靠谱的上司拖累了,并且在严重的天灾人祸夹击下,苦苦求生。

能做到这样,就是云娘再想挑刺,也说不得他一句不好。

从昨天晚上,匈奴人闯边南侵,到整个辽州府最大的政治统领知府大人弃城而逃,有战讯不报,连丢数个城镇的情况下。他迅速联系辽北军营,统筹城内衙役,招收民兵巡逻,安抚百姓……等等一切,已经算是临危不惧,扭转乾坤了。

如果没有他毅然决然的顶着,还通知几个临县县令,恐怕辽州府沦陷的可不止这么一点点。

此时讽刺挖苦,不过是因为好姐妹刚刚遭受重创,有些心气儿不顺罢了。

傅青云心里苦,但是他不说。

坦然的接受了云娘的挖苦讽刺,还好好的把众人迎了进去。

今日是腊月三十,是要贴对联的日子。

然而匈奴人的南侵,冲淡了过年的喜庆,谁也没心思去庆祝。

一众人从昨天晚上开始逃亡,到了现在才终于歇下一口气,早饭也没吃,此时正是饿了。

袁清韵赶紧吩咐厨房预备膳食,早上先垫一口,中午再大吃一顿。

这三家的人真真是惶恐不已,惶恐之余还带着点荣幸得意,这可是在县令大人家里吃饭啊!

要是放在往常年景,能吹一辈子的牛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