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五百八十一章 周松

第五百八十一章周松

不能在大方向为好朋友提供帮助,楚念柒也只能多准备一些流放路上需要用到的东西,以备不时之需。

甚至,还给好友准备了好多银票,留作路上打点。

温家人出发这一天,楚念柒来城外送别。同来的还有周暖,云家姐妹等人。

温情是个很爽朗大度的人,她分得清好赖。不会因为一时的失意落寞就自尊心爆棚,受不了别人的一点儿帮助。

相反,她认得清现实,也通透清醒,知道什么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抛开桎梏她的亲情,她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姑娘。

因此,当楚念柒递给她一个小包袱时,她很坦然的接了过去。

楚念柒大松一口气:“你能想通最好了,我还怕你不接受呢!”

温情爽朗一笑:“怎么会,我可是分得清好赖的。”

楚念柒递过来的包袱不大,但也不小。

温情接过来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周围人直勾勾的目光。

毕竟,她们这块也挺扎眼的。

城门口来送别的人,竟然只有送她这个小姑娘的人最多。

世态炎凉,也是够讽刺的。

这个时候,她都不知道要不要感慨一下自己的好人缘了。

或者,感慨一下自己的好眼光?

交的姐妹都很棒?

其他人家倒是也有来送的,但是没人敢这么光明正大的送这么多东西。

那边二皇子妃的娘家孙家也被流放,这大概是大夏历史上出入京城最快的世家了。

刚来京城还不到一年呢,真是经历了大风大浪。

波澜起伏,波涛壮阔。

孙家家主那叫一个后悔啊,早知道最后不仅没有从龙之功可以领,还连累的自家倒霉流放,孙家家主说什么也不要进京。

但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

二皇子妃孙氏没能跟二皇子和离保命,以皇家罪妇的身份,进了宗庙念经。

他们孙家,初入京城,又不怎么会做人。

一朝得势,嚣张跋扈。

所以他们被流放,真是没什么人来送行。

看着温家那边那么多人来送,一时间,心绪难平。

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那边,期待上天有好生之德,也派一两个好心人来送送。

这边的小姐妹们可不知道其他人的渴望,一个个的都抢着给温情送温暖。

楚念柒:“包袱里有一块玉佩,你好好收着,到了边疆,遇上有同样符号的铺子,就可以拿着玉佩去寻求帮助。我给你装了三千两的银票,一百多两的碎银子,足够你们花销了。还有那些瓶瓶罐罐,都是我给你们配的药。冻伤膏、风寒丸、解毒丸……几乎都有,你要好好收着。不要害怕手里的东西被抢,那些官差,我也让千俞哥哥打点好了。”

温眉旁边泪眼汪汪地看着温情:“四姐,以后在边关,你要记着把脾气收一收,遇事别那么冲动,熬过这五年就好了。我在京城,等着你回来。”

本来还挂着笑颜的温情,听到这话,心头也不免温暖,鼻子一酸,眼眶便热了。

眼见时辰不早,马上就要出发。

周暖也不管这二人姐妹依依惜别之情了,拽着温情的手就把她拉到一边。

“温四,我有话跟你说。”

温情纳闷,这是有啥悄悄话啊,不能当着人面说。

这么想着,就见周暖她哥,周松从一边走了过来。

不是她故意要注意他,而是他一个有些膀大腰圆、肩宽体胖的壮汉子,脸憋的通红,扭扭捏捏地朝她走来,她实在是想不注意都不行啊!

其实,人家周松哪有温情心里想的那样啊,不过是肤色黑了一些,身体高壮了一些。这在人堆里或许打眼,但在武将世家却是很常见的。

单拎出来,周松也是一表人才、英武不凡的好少年呢!

可没有词汇匮乏的温情心中形容的那鬼样子。

温情眼睁睁地看着周松站到她跟前,直接把旁边急赤白脸的周暖衬托的小鸡仔一般。

大概是对强大之人本能畏惧服从的人之常情,温情体内的求生欲发作,一句“少侠”脱口而出,瞬间把周暖雷的不行。

这俩人,真是一个比一个迟钝。

指望着他俩自然发酵,真是比指望着仙人掌开花还难。

周暖管不了那么多了,心急道:“少侠个屁少侠,你当我哥是跑江湖的啊!你直接叫松哥好了。”

温情顺着周暖的话头,愣愣道:“松哥。”

她自己觉得没什么,反正她跟周暖是同窗,周松又比她大,叫一声“哥”真是太正常不过了。

然而,她话音刚落,就看见对面的大块头突然脸更红了,连脖子都是红的。

不知道为什么,温情就突然想到了一种场景。

仿佛是大当家的领着小弟去打劫,结果到了地方,大当家突然扯着小弟的袖子,道一句:“咱们去打劫,是不是不太适合?”

这么想着,温情突然笑出了声。

周松刚刚听到少女清甜的嗓音唤他“松哥”,就瞬间觉得浑身酥麻,心头温软。

刚鼓足勇气抬头要说话,又瞬间被少女的笑颜击中,一时间又愣在了原地。

旁边围观了全程的周暖:“……”

怎么感觉空气中瞬间有一股恋爱的酸臭味儿?

无论心里怎么吐槽,也得硬着头皮帮自己的憨憨大哥。

“哥,你再发会儿呆,温情姐就到边疆了。”

周松尴尬回神,又暗自吸了一口气,才把手中的一支墨玉镯子塞到温情怀里。

温情奇怪:“这,这是?”

周松瓮声瓮气道:“我,我心悦你,你,你别怕,我会等你。等你,等你回来,若是愿意,愿意嫁我,我便娶你。”

一席话说的不够连贯,但是意思都说明白了。

正是因为明白了,温情才更疑惑。

她这样的身份,流放过的罪臣之女,即便几年后回来,还有侯府的身份,但实际上什么样,世家圈子都知道。

别说她五年之后,已经十九了,又是老姑娘。就是单单这一层流放过的身份,基本上她的婚路也就定了。

京城稍微有点儿底蕴的世家,她都没资格嫁。

周家底蕴虽不厚,但却是实打实的新贵人家。

这样的人家,就算是踮踮脚,娶正儿八经的侯府嫡女,也不是够不上的。

但把婚姻的承诺给她,无疑是给她缥缈迷茫的前路,点燃了一盏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