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三百六十五章 皇上知晓

第三百六十五章皇上知晓

但是看到他这个样子,皇上其实也不确定他到底还正不正常。有心想请个太医来诊治一番,但是又怕伤了他的自尊心,再二次刺激到他。

本来出了这样的事,他作为兄长是该狠狠惩罚他一顿的。要不然等他百年之后,这小子要是没死,岂不是会在他周年的时候到他坟头唱歌跳舞。

那是绝对不能忍的!

可是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还痴心妄想着成亲,皇上心里也有了一丝悲哀。

唉,虽然皇后到现在都对他爱答不理的,好歹人还在他跟前,他日日都能见到。有时候皇后心情好,还允许他爬上凤榻,亲亲抱抱。

可是宁王……唉,太惨了,十三年啊,这都十四年了吧,爱人远在天涯,不知所踪。

可怜啊可怜!

想到这里,他又不想揍弟弟了,只想摸摸他的狗头安慰安慰。

宁王看着皇上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怎么感觉,看他好像再看神经病一样?

宁王不由得大喊:“皇兄,我是真成亲了,把父皇的牌位请过去,就是为了请他做见证的。”

皇上依然不为所动,眼中明晃晃闪着“你看我信你吗?”

宁王急了:“皇兄,你怎么不信我呢?我真的成亲了,就三天前,我发誓。”

皇上看宁王神情激动,怕他发疯,赶紧安抚。

“好好好,你成亲了,你成亲了,那,你在哪里成的亲?”

宁王:“在城郊外的五杨村。”

皇上心想,还有名有地的,不过,这个村子怎么有点儿耳熟。

不过他没想太多,接着嘴上安抚:“哦,你和谁成亲的?新娘叫什么,哪家的?”

宁王这个时候有些羞涩,还有些甜蜜:“是夕儿,皇兄也知道,林丞相家的嫡女,林夕儿。这么多年,我终于等到她了。”

皇上:“……”完了,弟弟真的疯了。

他赶紧使了个眼色给高公公,让他去请太医来。

高公公其实也有些担心,宁王殿下的事他也是一清二楚的,这么多年,宁王殿下太苦了。

而且,宁王殿下跟当今的感情深厚,宁王殿下要是疯了,皇上得多伤心啊!

思及此,他往外走的步伐又快了许多。

宁王还有些疑惑:“皇兄,你让高公公出去干嘛了?”

皇上看到依旧跪在地上神情有些懵然的弟弟,只觉得他神情懵懂状若小儿,这可不是疯傻了嘛!

一时间,心中大恸,眼眶都有些红了。

赶紧安抚道:“没事没事,你赶紧起来坐下。”

“哎,多谢皇兄。”

宁王起来了,就有些兴致勃勃地跟皇上说他成亲的事情。

他本来没打算告诉皇上,没找到时机是一方面,还有就是他舍不得离开林夕儿一会儿。

这回要不是来还牌位被皇上抓到了,他还不会说。

不过,既然被抓了,肯定一时半会回不去了,那就趁这个机会赶紧告诉了皇兄。

省得还得另找时间,耽误他和夕儿待着。

他们错过了那么十多年的时间,这就得争分夺秒的黏在一起,才能跟别的夫妻相处时间一样啊。

想到这里,宁王的心头一片滚烫。

夫妻啊,他和夕儿终于是夫妻了。

“皇兄,你是不知道,这一次,臣弟是在乡下成的亲。”

皇上:“……”还这一次,好像你成了不少次亲一样。

宁王:“乡下办的婚礼跟皇室不一样,但是也是别有一番趣味。那些人可有意思了……”

皇上脸上笑嘻嘻,心里慌得一匹。就算他是真龙天子,冷不丁跟前坐着一个疯了的人跟你说没有发生的事儿也是渗人啊!

说的跟真的似的,只是这太医到底啥时候来啊?

宁王絮絮叨叨的,皇上都没认真听,只是有些敷衍的应和,就像安抚一个傻子。

宁王渐渐有些不满,皇兄这是咋地了,难道是政事繁忙,无心听他炫耀幸福?

这么一想,宁王有些心虚,毕竟,皇兄为江山社稷操劳,他身为臣子又是弟弟,躲在一边幸福的冒泡,实在说不过去。

这么想着,高公公就带着太医进来了。

宁王纳闷:“诶?高公公你怎么把孙太医请来了,皇兄……”“你不舒服吗?”几个还没说出口,就听见那个方才他满心愧疚心疼的皇兄道:“太医,快来,给宁王看看,他疯了。”

宁王:“……”你才疯了,你全家都疯了。

“皇兄,你干什么啊?臣弟才没疯。”

皇上:“好好好,你没疯。”转头又对太医道:“还愣着做什么,快给他看看。”

宁王耐着性子让孙太医一阵扒拉,片刻,孙太医却有些脸色尴尬道:“微臣并没有查出宁王殿下有疯傻之症,倒是……”

皇上急了:“倒是什么,快说。”

孙太医闭了眼睛,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倒是有些肾虚之症,吃些壮阳补肾的药就好了,切记房事不宜过多。”

皇上:“……”

高公公:“…….”

宁王:“……”所以,你们大张旗鼓找了个太医来,就是为了羞辱我?

还是皇上率先反应过来,他震惊的看着宁王。

“你不是不碰女人吗?你不是要为林氏守着吗?怎么,你想通了?”

宁王:“…..”所以,他刚刚说的那些话皇兄都当成放屁了吗?

“皇兄,我……”

他使了个眼色,皇帝便挥了挥手,让高公公把孙太医带了下去。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他可不信,他的弟弟是个表里不一的。

在外面卖深情人设,结果背地里跟别的女人狠狠发泄。

宁王都要无语了:“我成亲了呀,跟林丞相府的嫡女,林夕儿,在五杨村,三天前。把父皇牌位偷走,就是为了让他做个见证啊!”

皇上震惊:“所以,你说的都是真的?”

宁王:“…….”好像打死这个哥哥怎么办?

“当然是真的,刑部清吏司夏俞可以为我作证。”

皇上直接喷了,“你说谁?”

宁王:“夏俞啊,我娶的就是他岳母。”

皇上:“……”为什么每个字他都能听懂,连在一起,他就有些不懂了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