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二百七十章 启程进京

第二百七十章启程进京

绿英留在秦州府了,那么绿云肯定就得跟在林氏的身边了。

而红豆和红珠这两个小丫鬟,也得留下一个,跟在绿英身边学习。红豆活泼,红珠温柔。把红珠留下,正好互补,让绿英教教她的泼辣,绿云教教红豆稳重。

楚子安肯定是要跟着林氏的,妹妹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而李拴子这一次,竟然也要跟李大爷分开,决定跟林氏等人一同上京。

就剩邢阿宝一个孩子,肯定是不可能自己一个人独留在秦州府的。

于是,这几个孩子就一致要同去京城。

方山因为还要与辽州府高大刀一行人联系,便先留在秦州府。

出乎意料的,云娘竟然也选择先留下来。

把乔嬷嬷急的,差点儿按头让云娘跟着林氏走。

最终,无法改变云娘心意的乔嬷嬷只能垂头丧气地看着林氏的马车逐渐远离。

夏千俞走的时候,把棕影骑走了。

林氏几人这次进京,就坐了两个马车。

由踏云和傻骡子拉车,但是大牛小牛和大羊小羊,却无论如何都要跟着。

外面都是闹饥荒的,也不知道它们怎么有勇气跟着的。

就不怕被人家抓走吃了?

可是担忧也没办法,这四头家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撞南墙不回头。

啊,呸,应该是忠心可嘉,她会保护它们的。

廖先生和王神医是跟着走的,张大夫被王神医留了下来。

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纯粹是觉得多了一个他占座。

张大夫被他打击的已经习惯了,于是面无波澜的留在了秦州府。

至于廖先生,他还得展开他的本职工作,给孩子们上课呢!

虽然他两年前美其名曰要回家,却在秦州府美滋滋舒舒服服地待了两年。但是这不代表人家不想家,得知林氏要进京了,他可是强烈要求带上他。

于是两辆马车,前面一辆,拉着廖先生、王神医、楚子安、邢阿宝和李拴子,外带一些几人的衣物。后面一辆,拉着林氏、楚念柒、金银细软和一些粮食。

林一林二分别赶着马车,林三和林四骑马护卫,并且还得看着后面背着被褥的牛羊。

这一行人,造型夸张怪异,却不妨碍他们自己乐在其中。

秦州府在京城的西北方向,南北纵向发展。同乐县位于秦州府的北方地域,若是从同乐县出发到京城之地,不用急着赶路,大概需要六七天。

因此,众人也没有带多少的粮食。

一路往南而去,他们看到了许多逃荒的流民。

已是八月中旬,在原住地没有任何收成的他们如果再不南逃,恐怕过不去这个冬天。

为了生存,人的潜力都是无限大的。

但身处逆境,对人性的考验也是巨大的。

一路上,不说看尽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倒也算是感触颇深。

行路的第二天,众人走到了秦州府的中腹之地,一个叫作仰山县的地方。

因为流民剧增,匪盗也横行,人们大多走官路,更加安全。

但也因为这安全隐患问题,住宿的地方更加昂贵,一个小镇里的客栈价格比府城的价钱还要高。

但是为了安全,自然还是得咬牙住下。

这点儿钱对于楚念柒和林氏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但是被宰,心里还是有些心疼。

休息一晚,几人再度启程的时候,遇到了另外一行人。

这群人,也是与他们一样住客栈的。

看起来像是富商之家,男人有些矮胖,女人倒是风韵犹存,两个人身边跟着两个高矮不一但同样胖墩墩的少年,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有些胖乎乎的小姑娘。

男人看起来像是四十岁了,女人大概是不到三十,两个男孩儿一个十来岁,一个七八岁,至于那个小姑娘,大概也就五六岁。

这几个人都穿的金光闪闪的,一看就是有钱人。一看也是一家子,穿衣风格非常相近。

他们身边还跟着若干奴仆,出行场面还挺浩大,一看就是有钱人的样子。

但是走近了,才听到那个男人嘀嘀咕咕地念叨:“这太贵了,住一晚太贵了。一间普通的房间,花了我多少银子啊?早知道就不带这么多人了,唉,都怪他们后院的马鹏不够大。”

他身旁的女人翻了一个白眼:“你够了啊,别墨迹了。不带这么多人出来,出行有保证吗?要是我受了一点儿伤,你能担当的起吗?”

“是是是,夫人说的是。”

矮胖男人立刻对着他的美艳夫人陪笑脸,但转过身又是一副肉疼的样子。

楚念柒看他的换脸看的很有意思,以前见过人前人后恶毒的两面脸。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人前甜人后苦的两面脸,且那个男人,肥胖的五官挤在一起,莫名有些喜感,有意思极了。

男人女人在前面走着,后面跟着的仆人有的面无表情,有的翻了一个白眼,似是不屑。

可见,这男人的做法很不得人心。

等那些人走远了,楚念柒听到了客栈掌柜的同款叨咕。

“这男人太抠了,也太抠了。身上穿金戴银,那么有钱,竟然让自家下人住马棚。要不是马棚不够大,恐怕下人都得睡马棚。唉,这年头,真是啥人都有啊!跟一个好主子太难了。”

楚念柒:“……”真是认识到了,这种抠的程度,佩服。

等他们再上路的时候,又在中午时候,在一个路口遇见。

八月本该秋高气爽,可是如今还很炎热,尤其是这中午时分,太阳烈的不行。

路口就那一片小树林,路人那么多,便显得有些拥挤。

走的是相同的路,楚念柒他们与那矮胖男人是前后脚到达这个地方。

刚到,就听见那矮胖男人的下人对着正在小树林里歇脚的流民道:“你们赶紧滚开!赶紧给我家老爷夫人让地方。一群肮脏的贱民,还想占阴凉歇脚,也不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好命!”

前面两句是喊的,后面一句是叨咕的,可是他的声音也没压制着,让前面的流民听了个正着。

再反观那个矮胖男人和他的夫人,都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就连他们的儿子和那个小姑娘,明明都是还有些懵懂的年纪,却也是一副正常的表情。

甚至,那个小姑娘看见那些流民,还满脸厌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