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五百三十一章 销魂的臭袜子

第五百三十一章销魂的臭袜子

皇上让宁王好好说话,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后,皇上的脸色也冷了。

他看着沈梦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沈家真是太嚣张了,沈贵妃的事情才刚过,不说好好猫着,竟然还敢出来蹦跶。私闯王府,给王爷王妃下毒,这样胆大妄为的事情,做起来竟然跟喝水一样自然。

沈太傅是怎么教的女儿?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的胆大包天?

他们兄弟可算是倒了霉,被这两姐妹缠上。

“沈氏,宁王说的,你可认?”皇上冷声问道。

沈梦遭受连番打击,精神也有些错乱了。

她没能破坏掉宁王和林氏的婚礼,这二人终究是成了亲,洞了房。

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太大了。

她或许能扛住宁王不爱她的打击,但是她受不了他们二人双宿双栖,恩爱白头。

此时,她坐在大殿中央的地板上,一点也没有对皇上的敬畏之心。缓缓抬头,看着宁王恶狠狠道:“你不爱我,你不爱我,你眼里只有那个贱人。呵,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们二人永远不会白头,永远不会有后!”

凄厉狠毒的话语回响在大殿中,话中的恶意如有实质,让在场的其他人都不禁脚底发凉,更别提听到这种诅咒的当事人宁王了。

沈太傅正好赶在大殿门口,听到这话,直接腿都软了。

这个女儿,怎么就这样蠢!

说出了这样的话,即便她没干什么,皇上也不会饶过她。

他是听到外面的消息,急匆匆入宫的,就想赶紧在事态还没更严重的时候阻止一下。没想到,沈梦这话一出,保不保得住她的命都不说了,能不连累沈家就不错了。

大家都以为宁王会暴怒,连皇上都做好了宁王暴跳如雷的准备,谁想到——

“你说不会白头,那我们正好一直青春永驻;你说不会有后,呵,我们闺女都十一岁了,连女婿都有了,过几年我们就该抱外孙女了。倒是你,还能不能见到你儿子闺女,就是个未知数了。哦,不对,你连见到明天的太阳都够呛,更别提活生生的人了。哈哈哈…….”

沈梦满脸的悲厉顿时一裂:“…….”这不是她爱的宁王殿下!

其他人:“…….”这个宁王有毒吧!

沈梦听他曲解,还想再详细具体的诅咒一番。

但宁王才不让她张嘴,眼疾手快地把宁远伯的一只袜子扒下来,塞进了沈梦的嘴里。

“你快闭嘴吧,你这个毒妇!”

被塞了满嘴的沈梦:“…….”我@#¥%……&*

被脱了袜子的宁远伯:“…….”

宁远伯在被带来的途中,鞋子已经掉了一只,但宁王根本没管他的仪容仪表。

脸都肿了,还在乎那一只两只的鞋吗?

此时,便中了招。

谁也没想过,宁王竟然还有这种骚操作。

满殿沉默,一片死寂。

空气中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味道,宁远伯夫人默默看了一眼宁远伯那只被脱了袜子的脚,悄咪咪远离了一寸、两寸、三寸……

沈太傅那只抬起来要进殿门的脚,也不知道是该继续迈进去,还是该放下。

某些气体在空气中的传播速度,还是相当快的。

皇上很快皱眉凝神,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

宁远伯夫人已经离开了一家三口之地,独成一派。

孔明宇即便脸都肿了,还能看出些微尴尬之色。

宁王大叫一声,“靠,你的脚也太臭了吧!不会有毒吧!”

宁远伯好委屈,他不过就是汗脚而已,昨天晚上又是被那样蹂躏一番,还被关在柴房里。

他没有功夫也没有条件搞个人卫生啊!

脚臭不是病,臭起来真要命。

皇上已经没有心情审案子了,这究竟是个什么事儿啊?

大早上被叫醒,还来闻脚臭?

“来人,把他拖出去。”

宁远伯经过沈太傅的身边,路过一股销魂的味道,沈太傅不小心吸了一口,只觉得本就慌乱的心神,现在更混乱了。

皇上懒得问这些人,直接派了金麟卫去调查。

宁王呈上来的证据,其实已经算是人证物证俱全了。再派人去查,不过是走正常的程序罢了。

沈太傅上来一番自责,愧疚,悔过自身,然后切入正题,给自家女儿求情。

养心殿大门开着,所以,沈太傅过来的时候,皇上就看到了。

当然,他也知道沈太傅是听到沈梦的那些话了。

“太傅,你的女儿刚刚说的话,你已经听到了,这是宁王提供的证据。无论如何,你的女儿都不是无罪的。太傅以后还是好好管教一下家中子弟吧,别再走这个姑姑的后尘。”

沈太傅的心沉了沉,皇上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不会因为宁王现在没事,就会开恩。

沈梦的命,他是要定了。

沈家若是非要保沈梦,那付出的代价,可想而知。

起码这个太傅之位,怕是不保了。

接连出了两个胆大妄为的女儿,他这个官位,早就摇摇欲坠。

但是二皇子现在还没被立为太子,他不能退下。

沈梦这个女儿,他怕是保不住了。

罢了,之前山贼事件出来,她已经为家族蒙羞。如今,又出了这样的祸事,怕是再不能为家族发光发热了。

齐展鸣也不可能真的再心无芥蒂的接受她,这条线,恐怕得换一个女儿搭上了。

若是她的死,能让他保住齐展鸣这条线,也算死得其所了吧!

沈太傅心中心思电转间,已经做好了决定。

思及此,沈太傅还有些愧疚,好歹是自己的血脉。

他转头看了一眼沈梦,仿佛看这么一眼,就能消除对女儿的愧疚似的。

然而沈梦……..

沈梦此时已经晕晕乎乎的,她被口中那臭袜子的味道熏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可惜,宁王那个混账,竟然让人用手帕把她的嘴围上了。

这样,别人闻到的味道就少了,这销魂的味道全被她自己消受了。

沈太傅原本还想拦着宁王的这项骚操作,然而宁王一句,“塞臭袜子能比得过她给自己投毒吗?”就把他的嘴给堵上了。

虽然沈太傅真的很想大吼一声,士可杀不可辱!

但是,万一宁王真的给沈梦换成毒呢?

就算不要了她的命,也得遭更大罪吧!

那还不如这臭袜子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