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一级人妖毛片

第四百九十二章 我家种大葱的

第四百九十二章我家种大葱的

一切都说好了,准备就绪,沈贵妃又一副统筹全场的姿态道:“都说丞相家会教孩子,相府出身的公子小姐一个个都是有名的才子才女。就是不知道,楚姑娘一会儿会不会让我们大开眼界呢?”

沈贵妃一席话,就把全场的目光聚在这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身上。

郭太妃撸猫的手一顿,皇上握着皇后的手一紧,同时在心里腹诽。

“这是要来搞我小孙女了?”

“这是要来搞我未来儿媳妇了?”

这次宫宴,因为怕被皇后认出夏千俞的身份,所以,他根本没参加。

或者说,没在明面上参加。

但皇上知道,那个兔崽子,怕小媳妇儿第一次参加宫宴受欺负,肯定是在一边看着的。

他可得表现好一点儿,不然没护好这未来儿媳妇,儿子跟他作妖怎么办?

于是,威严皇帝再次上线:“贵妃,你又不是不知道楚小姑娘才刚回林家不久,要真想大开眼界,该好好看林家其他的孩子才是。”

沈贵妃温婉笑笑:“回皇上,臣妾这不是以为林家文风甚浓,这段时间的熏陶怎么也给京中添个小才女了。”

皇上斜她一眼,意味不明道:“若是才子才女这么容易就能培养出来,京中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老臣为自家子孙读书而头疼了。”

皇上话落,无数大臣们纷纷叫苦抱怨。

“可不是嘛,微臣家里那个小犊子,怎么抽都不认学,一提读书就头疼。想我老高祖宗几代,也是个读书人啊!”

“你可拉倒吧,你家杀猪起来的,你还叫嚣祖宗几代是个读书人?”

“咋地,想当年,老子的爹也是看过账本的,算的贼溜呢!”

“……”

几个大臣为了捧皇上的龙脚,也是不要脸了,自揭自家短,一点儿都不含糊。

沈贵妃脸色僵硬,她今天真是太惨了。

前有皇上差别对待,后有皇上明嘲暗讽。

皇上明着说其他大臣家教孩子读书难,暗地里不就是讽刺她们沈家嘛。

太傅府出来的公子小姐,也没把书读到哪里去,还在这儿要求人家丞相府的姑娘?

沈贵妃离皇上近,那眼中的意味真是看的明明白白的。

在看看旁边跟皇上坐在一起,浮现同款表情的皇后。

沈贵妃那叫一个恨啊!

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选择对上楚念柒,她也不可能因为皇上的讽刺就停下。

她现在是万万想不到皇上是在维护楚念柒,只以为是皇后看不惯她的行为,皇上就帮着皇后对付她呢!

“呵呵,皇上说笑了,臣妾只是看着楚姑娘钟灵毓秀的小人儿,怎么也该是个聪明的主儿。”

楚念柒眉毛一挑,嗯,你说对了。

郭太妃的撸猫的手欢快了一点儿,嗯,虽然你脑子不好,但你这句话说得不错。

两次提到楚念柒,她再不说话,就是不知礼数了。

但也不能把主动权交到别人手上,郭太妃撸着猫惬意道:“念儿,你想参加吗?不参加也没事儿,郭祖母库房里有好多小玩意儿,都随你挑着玩儿去。”

郭太妃的意思很明显,虽然对方抛来了战书,但咱们可以不用搭理。

此等凡夫俗子,也配让本宫家的小崽崽配合?

但楚念柒不是逃避的人,跟沈家的交锋,她避免不了,也不想避开。

乖巧道:“太妃娘娘,我虽然没读多少书,对于诗词也是略知一二。但这次玩飞花令的那么多公子小姐,我想玩儿一玩儿。”

郭太妃好脾气道:“好,你想玩儿就玩儿,输赢都不用在意。”

“嗯。”

沈太妃拿着手帕按了按嘴角,娇娇笑道:“郭姐姐这是知道楚姑娘会输,所以才提前安慰的吗?”

郭太妃撸着猫不在意道:“本宫是知道有人会嘴欠拿输赢说事儿,才提前提了个醒。”

沈太妃:“…….”这个贱人,说话真是越来越不顾场合了。

众人:“…….”哇哦~千古一见,两位太妃当众扯头花,刺激!

这边消停了,飞花令也开始了。

楚念柒这么一看,参加的人还不少。不仅是为了那些御赐的宝贝,这还是个当众出风头的机会。

不一定,你的表现就入了上面人或未来姻亲家的眼呢!

大太监取来诗题玉筒,由皇上抽诗题。

第一个诗题确定――“月”,也就是说接下来这些公子小姐们要吟诵的诗句里,一定要带“月”字。

飞花令从荣恩侯府世子开始,“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接下来是沈惊飞:“春去秋来不相待,水中月色长不改。”

然后是沈若茜:“松排山面千重翠,月点波心一颗珠。”

接着户部尚书府齐若薇、安平侯府沈茹雪、文远侯府徐芸芝、敬国公府温柔、温眉、丞相府林憬淮、林瑾萱、长乐侯府罗少阳、罗玉珠、吏部尚书府乔芊月……一系列的世家公子小姐下来最后,才到楚念柒。

其实这项飞花令真的不难,也没规定那切题的字该在哪个位置,只是让你吟出一句诗罢了。

但难就难在,人数太多了。

一人一句,传到你这里,几十首诗没有了。

诗句储备少的,第一轮就没坚持住,直接下去了,羞得满脸通红。

安稳坐在自己座位上的周暖兴致勃勃地对云萝道:“看我多机智,直接就没上去,不然现在丢脸的就是我了。”

云萝斜她一眼,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

“什么?”

“输不丢人,怕才丢人。”

“嗯?我输还是怕,都不丢人。我只是知道自己必输,懒得上去费事罢了。”

云萝:“……”打扰了。

“诶?可说,我一个家里种大葱的不去也就罢了,你可是礼部尚书家的小姐啊,怎么不上去杀一杀他们的风头?”

云萝差点儿喷了,每一次听到周暖自我调侃是种大葱的,她都不可抑制的想到她祖父的光荣退兵事迹,以及在书院里糊弄了一众同窗和夫子的事情。

那件事后,总有人挖苦她,把大葱当名花。

后来,她破罐子破摔,直接把家里种大葱当成了招牌,还调侃那些挖苦她的贵女家里缺不缺葱,可以从她家买。

直接气的那些贵女不说话了。

效果杠杠的。

没想到,这么严肃的场合她又来?

“不去了,我觉得在底下看罗家兄妹丢脸挺好玩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